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守護台灣病人逾半世紀 卡通靈:這是我和天主的約定

精華簡文

守護台灣病人逾半世紀 卡通靈:這是我和天主的約定

卡通靈已經年近八十,每天還是會到病房查看狀況。 圖片來源:羅東聖母醫院提供

瀏覽數

2265

守護台灣病人逾半世紀 卡通靈:這是我和天主的約定

Web Only

卡通靈,這個特別又可愛的名字,屬於一個為台灣奉獻超過半世紀的義大利籍修士。獲得今年「醫療奉獻獎」的他,在羅東聖母醫院,已無怨無悔奉獻了54年,只因為這是他與天主一輩子的約定。

從義大利到台灣,9968公里,因為信仰,他飄洋過海來到羅東聖母醫院,轉眼已經54年,大半人生,只為了服務病人。

今年由立法院厚生會舉辦的「醫療奉獻獎」,九位個人獎得主中有個引人注目的名字「卡通靈」,特別又帶點可愛,一看就讓人記住。其實,卡通靈是位義大利籍修士,本名Cattaneo Davide Angelo,「卡通靈」是直接翻譯過來的。他18歲加入當地的天主教靈醫會,24歲決定隨教會來到台灣羅東聖母醫院擔任護士。

這一個看似輕易做下的決定,卡通靈想用一輩子的時間來實踐。

卡通靈24歲來到台灣羅東聖母醫院服務,從年輕到老,50多年歲月都在醫院奉獻。(羅東聖母醫院提供)

卡通靈今年快80歲了,醫院裡上上下下沒有人不知道這位修士。他自學中文,也懂一些日文跟台語,除了明顯的外國臉孔,已經渾然是個台灣人。每個人提到卡通靈,眼裡看起來除了尊敬,還有一點敬畏,因為他的不苟言笑是無人不知的。話少、不願意接受採訪、對實習生一貫嚴格,簡單來說,是個外冷內熱的人。

聽到我們想要採訪卡通靈,從護理師、公關室、社工到客服部所有人都直搖頭說不可能。「卡修士知道一定會大大生氣的!」、「不可能的,他不會見你的!」他們一臉可惜卻又篤定地說。因為覺得自己只是做該做的事,卡通靈拒絕所有採訪,他不要被宣揚,只要照顧好眼前的病人。有趣的是,卡通靈愈不願意受訪,身旁的每一個人就愈焦急,紛紛自告奮勇分享他的好,深怕低調的他沒能被看見。

像採訪這類與照顧病人無關的事情,卡通靈總是興致缺缺。週末時聖母醫院偶有出遊活動,出席名單裡從不曾有他;每天不是在病房照顧病人,就是在自己的宿舍。在走廊上遇到醫院同仁,從不會與人多攀談兩句;離開醫院去其他地方玩,甚至回義大利,更是極少有的事。

幾乎沒有人從卡通靈口中知道他為了病人做過什麼事,可是身旁的大家,都看到了他所付出的一切。(延伸閱讀:為陌生土地的陌生人擦藥

陪台灣從荒涼走到繁華,眼中只有病人

從最荒涼的年代走到今天,羅東聖母醫院周圍已經蓋滿房屋,成為熱鬧的市區。但半個世紀以來,卡通靈一直沒變,眼裡只有聖母醫院的病人,沒有別的。

民國40年代,宜蘭縣還是個偏遠又難抵達、一片荒涼的地區。天主教靈醫會看到這裡的資源缺乏,選擇在羅東建起一個小小醫院,當時周圍的居民多是原住民,看病沒有錢,醫院也只是寫寫借據,過幾年就全數燒毀。

民國51年,23歲的卡通靈在義大利拿到護士資格,隔年就飛往台灣,加入了靈醫會在這裡的大家庭。他在外科病房負責護理工作,處理來來去去的傷患,每天還走五、六公里、將近一個小時左右的山路,到丸山療養院去關心病人。住在附近的護理師李汝洹說,小時候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常常看到一個外國人,在崎嶇難走的山路中往丸山療養院前進。來回兩小時,卡通靈走了整整兩年。

人手不足的時候,卡通靈甚至會去幫忙開救護車。跟他一起開救護車的司機許榮輝因此跟卡通靈成為了好朋友,他們開車去搶救病人,也在深夜裡送臨終的病人回家。

「我曾經問他為什麼要這樣為病人付出?」許榮輝說,「一生服務病人是我和天主打的合約,所以我會一輩子遵守。」卡通靈如此回答,而這個合約從卡通靈24歲那天生效,迄今還沒過期。

帥氣又嚴肅,低調的溫柔

一群民國60年代,在聖母醫院擔任護理實習生的學生沈瑞瑾等人回憶,他們眼中的卡通靈,帥氣卻嚴肅。超過180公分的身材、深刻又分明的輪廓,不管任何時候都乾乾淨淨,一絲不苟的外表,風靡了當時院內才17、18歲的小實習生。

儘管如此,卡通靈的嚴厲還是讓他們戰戰兢兢。每次他來到病房,就是實習生噩夢的開始,他總會要求實習生跟在身邊學習,但卻不是用講解的,而是讓實習生在一旁全程「看」他服務病人,並且跟上狀況。

卡通靈常常手一伸,實習生就得知道要遞什麼藥膏或是工具,所以每一秒都要很專心,可偏偏他換藥很仔細,往往一個病人得花上一個多小時,但他又話少,換藥過程中沒一點聲音。安靜的空氣加上沒事做,年紀小的實習生撐不住常常神遊,這時卡通靈就會狠狠地瞪一眼,那個可怕的感覺,足以讓人頭皮發麻。

但愈害怕就愈容易出錯,三十多年前跟著卡通靈的護理師李皓瑄回憶,「我當時光是站在卡修士旁邊就已經全身發抖,結果就真的不小心把一罐很貴的藥膏給整罐打翻。」卡通靈生氣極了,說了一句,「以後要小心一點!知道嗎?」現場空氣立刻凍結。隔天,他提著一袋冰淇淋到護理站,說要給昨天嚇到的護理師,這是屬於卡通靈的體貼。

卡通靈的溫柔,一直很低調。

沿著聖母醫院的迴廊,有一個小中庭,陽光下青綠的草皮與為病人設計的無障礙空間,成了許多人停留的地方,可以暫時忘記病房裡的生死搏鬥。中庭有個顯眼的聖母像,一旁就是卡通靈的思鄉樹。它們分別29歲、26歲了。他在台灣五十多年,回去義大利卻只有三、四次。因為放不下這裡的病人,即使在台灣也很少離開醫院遠行,只好種下兩棵玉蘭花,把對家人的思念種成醫院的風景。在卡通靈待在台灣的歲月裡,玉蘭花靜靜地像家人般陪在一旁。

聖母醫院中庭旁的兩棵玉蘭花,是屬於卡通靈的「思鄉樹」。(陳潔攝)

親身實踐「視病猶親」

真正的家人在義大利,可在醫院的每一個人,都是他的家人。「視病猶親」這個成語,好像就是為了卡通靈而生。

民國70年代在聖母醫院擔任實習護理師的楊春蘭回憶,幾十年前有個病患的屁股上有個非常大、見骨長蛆的褥瘡,卡通靈完全沒有遲疑,細心換藥包紮,並為病患翻身換床單,那是連親人都難以面對的可怕傷口,但卡通靈面不改色,總能溫柔以待。

一代又一代的病人,因為卡通靈而得到更好的照顧。(羅東聖母醫院提供)

還有一次,一個小實習生脖子上長了肉瘤,卡通靈為她每天敷藥,有一天用手一擠,所有的膿都往卡通靈臉上噴去,沒想到他仍等換完藥才去清理,還安慰小實習生不用擔心,傷口很快就會好。看在小實習生眼裡,就像是爸爸一樣,沒有一點私心和抱怨。

卡通靈除了做好護理工作之外,更重視讓病人盡可能地感到舒適、減少他們的痛苦。醫院曾經緊急送來一個跌進糞坑的孩子,護理師立刻幫忙沖水,遠遠就聽到卡通靈用著急的聲音從遠處大喊:「用溫水!」在他的眼裡,讓孩子得到更多一秒的溫暖比什麼都還重要。

從照顧、換藥、生活需要,一直到病人臨終的那一刻,卡通靈全部都要管。他告訴每一位護理師,任何一個病人過世都要立刻通知他,他要親自送病人走完最後一程。醫院的社工師李麗秋想起幾十年前剛來醫院,還搞不清楚狀況,有一次就被卡通靈吆喝著幫忙,沒想到就是推著大體進太平間。「那時候半夜醫院都沒有燈,嚇死了!」

可是卡通靈沒有忌諱、不曾害怕。不管推著車送大體進太平間、抱著大體上下救護車,還是半夜開車送死者回家,對他來說都是稀鬆平常的事。

一代又一代來來去去數不清的病人,他們因為卡通靈而得到更好的照顧,有的順利出院,有的就此善終;還有數以百計的護理實習生,進入護理領域的第一步,就是跟著卡通靈學習,對護理工作因此有了最真實的想像。

或許是因為年紀較長,現在的卡通靈跟過去比起來,似乎柔軟了許多。一起共事的護理師們,不少都從十幾歲的少女,變成了媽媽,對卡通靈的稱呼也從卡修士、卡伯伯一直到卡阿公。現在他看到護理人員的小朋友,都會逗他們玩,展露慈祥的一面。

卡通靈數十年來帶領數以百計的護理實習生,教導護理實作、態度及價值觀。(羅東聖母醫院提供)

從20歲到80歲,永遠照耀大家的那道光

五十多年的歲月,讓卡通靈從一個20多歲的小伙子,成為了將滿80歲的老先生。這些年他經歷醫院其他的修士、神父過世、自己的身體也開始需要操心,腰椎開刀得用鐵架固定,心臟也有些小毛病,但他還是沒有退休,每天三個交班時段都會出現,就為了跟護理長確認病房裡是否有狀況。

有一年冬天,天氣好冷,有個護理師站在窗邊曬太陽,隨口說了一句:「明明就有太陽,怎麼還是這麼冷?」,卡通靈聽到就回了一句:「你要等它慢慢升起來照到每一個人,才會覺得溫暖啊!」

這個義大利修士,人生大半輩子只有羅東聖母醫院這小小之地,心思只在每天進出來去的病人身上,他的無怨無悔圓滿了好多家庭與生命。對許多人來說,卡通靈就是那道可以照耀著大家的陽光,永遠能帶來溫暖。(責任編輯:洪家寧)

卡通靈(Cattaneo Davide Angelo)

現任/天主教靈醫會羅東聖母醫院內科病房主管
出生/1939年,生於義大利
經歷/24歲(1963年)來到台灣羅東聖母醫院服務,至今已54年。榮獲2017年醫療奉獻獎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