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科思創執行長唐佩德:解決電子垃圾,從公布材料開始

精華簡文

科思創執行長唐佩德:解決電子垃圾,從公布材料開始

圖為科思創執行長唐佩德(Patrick Thomas)。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831

科思創執行長唐佩德:解決電子垃圾,從公布材料開始

Web Only

智慧型裝置日新月異,消費者新奇感消退時間愈來愈短,每年換一支手機已經不稀奇。但你可曾想過,全球每年產生5千萬多噸的電子廢棄物,該怎麼解決?除了透過末端的回收與城市採礦,德國化工巨頭科思創認為根本之道是要從源頭解決。第一步是:向來對材料保密到家的電子業,應該更透明。

聯合國大學與日本環境部合作的的永續回收計劃在2015年的一項研究計劃,調查了亞洲12個國家的電子垃圾處理狀況,發現從2010年到2015年,東亞與東南亞的電子垃圾大增63%、多達1230萬噸,約相當於埃及吉薩金字塔的2.4倍重。台灣每人每年製造19.13公斤電子廢棄物,僅次於香港的21.7公斤與新加坡的19.95公斤。

第21屆世界資訊科技大會(WCIT 2017),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科技盛典在睽違17年後,再度在台北舉辦,也是近10年來首度在亞洲舉行。首度來台的科思創執行長唐佩德(Patrick Thomas)、陽光動力號的飛行冒險家皮卡德(Bertrand Piccard) ,與經濟部次長楊偉甫對談台灣對循環經濟的願景。

專門研發聚合物的德國化工巨頭科思創(Covestro,前身為拜耳材料科技,2015年獨立上市)今年宣告成功從生物質提煉出苯胺,取代來自化石原料的製程,更能減碳。

但這和資訊科技有什麼關係?

無所不在的聚合物,電子產品都有它

「我們用的每樣電子產品,都脫離不了聚合物,」唐佩德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時表示,科思創每年對電子業的銷售額超過2億歐元。

他指著專訪室牆上的電視說,「這台電視邊框用的是聚碳酸酯(PC),我手上這台手機閃光燈的耐熱透明蓋,也是只有我們做的出來,還有中央處理器、智慧裝置外殼與保護套等,都離不開聚合物。」

資訊科技和化工產業的關係緊密,但唐佩德認為,還可以再靠近一點。

「作為化工公司,科思創和汽車、家具等產業都有很多合作,尤其汽車業花了很多力氣思考整個供應鏈生態系如何達到最佳循環使用,這個思惟應該要帶進習慣保密的科技業裡,」唐佩德說。

電子業在材料方面有多麼保密到家?

「科思創經常與科技業研發團隊共同開發小零件,我們常從頭到尾都不知道背後客戶是誰,或零件要用在怎樣的設備上,」他說。

相較之下,汽車業則是從搖籃到墳墓,都和材料供應商密切合作。唐佩德說,根據歐盟法法規,每輛車報廢被拆開後,可以清楚看到每個零件上都有材料號碼,讓車輛在生命最終階段可以很容易被回收,減少廢棄物。

也就是說,在循環經濟領域,電子業還有很大可以努力的空間。

沒有廢物,只有被放錯地方的資源

在家具領域,「家具商也一直跟我們研究,怎麼組裝可以把廢料減到最少、容易被回收,」唐佩德說。但電子產品使用的材料多是為了輕量、美觀等等行銷的原因,因為擔心智慧財產權問題,往往對使用的材料三緘其口,也就難以回收甚至循環利用。

「我們應該重新思考『廢物』這個概念:世界上沒有真正的廢物,只有被放錯地方的資源,」唐佩德強調。最好的例子是,儘管溫室氣體有很大部份是二氧化碳,但它並不是邪惡的,人們可以思考怎麼把碳拿來做更好運用,而不是把碳妖魔化。

例如科思創就經過多年研發,開發出以二氧化碳取代聚氨酯(PU)的技術,去年開始量產有20%泡綿成分是由二氧化碳取代的床墊。

有什麼好處?除了減碳、床墊更軟更舒適,還更能幫助獲利。「因為二氧化碳是免費的原料,是別人不用的。像我們在德國的工廠,用的就是火力電廠排放出的二氧化碳,」唐佩德在記者會上指出。

這個例子印證了:廢物只是放錯地方的資源。

唐佩德指出,在荷蘭有幾家新創公司,提出把手機各功能分模組,讓用戶自己組裝、容易回收的概念機,三星據傳也正在考慮此一構想。蘋果則開始鼓勵客戶把舊的手機帶到店裡換購新手機,在銷售同時也鼓勵回收,

「我們看到愈來愈清楚的產業變化,是朝循環經濟的方向走,」唐佩德很有信心,會有愈來愈多電子業者,樂於跟材料科學業者合作,幫世界減少廢棄物。(責任編輯:賴品潔)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