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能源轉型全賭「氣」 台灣準備好了?

精華簡文

能源轉型全賭「氣」 台灣準備好了?

台灣最大的天然氣電廠大潭還要加大規模,增建機組。今年,7-1、7-2號機組已經投入測試。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994

能源轉型全賭「氣」 台灣準備好了?

天下雜誌631期

燃氣發電是否跟得上2025年的轉型目標,全看桃園觀塘第三接收站蓋不蓋得成。短期內有藻礁生態爭議,長期來看,還要面對天然氣供應受制於國際情勢與氣候變化——它的敏感與脆弱,台灣招架得住嗎?

8月24日,815大停電後10天。行政院13人組成的調查小組,來到桃園大潭天然氣發電廠旁的中油計量站,第二次實地調查大停電原因。

另一頭,電廠人員則忙著清理日前測試受損的7-1號機組,目標是趕上週末由法國送來的新零件測試。

大潭是台灣最大的天然氣發電廠,目前有6部機組。在未來能源規劃中,2025年台灣將擺脫燒煤為主的發電,天然氣貢獻一半的發電來源,這是台灣擺脫又熱又髒又缺電的危機,不能出錯的王牌。

為因應目標、滿足北部更多的用電需求,大潭6部機組規劃提高用氣量、還要增建7到9、10號機組。根據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規劃,新機組預計在2022年陸續開始運轉。

轉型成功的關鍵,卻是在4點多公里外的觀塘工業區。

中油規劃在這建造第三座液化天然氣接收站。若順利完工,每年可供應600萬噸液化天然氣。相當於2025年整體用氣需求的近四分之一,舉足輕重。但若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落地有困難,意謂著能源轉型出現大缺口。

第三接收站原來預計在今年8月動工,這幾個月卻深陷「破壞藻礁」的環保爭議。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昭倫(中)從5月開始帶學生、地方環保人士一同探勘觀塘,發現豐富、珍貴的生態。(王建棟攝)

傍晚6點,落日餘暉灑得天色一片淡紫,像含蓄的水墨畫,觀塘工業區海水正快速退潮。

近處,一片片深綠、堅硬的藻礁則在退潮後看得特別清晰。藻礁孔隙間,露出暗紅甲殼的酋婦蟹就要開始夜間活動;偶爾,則在深綠藻礁群中驚見另一種紅褐色身影,那是被列為一級保育類、台灣特有種的「柴山多杯孔珊瑚」。

「牠最近感冒,有些白白的,」一路追蹤這珊瑚的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昭倫說。

陳昭倫五月開始隨著地方環保人士到觀塘現場勘查,發現這塊區域充滿多樣潮間帶生物,包括一級保育類的珊瑚,更是海洋生物遷徙的中繼站。

政府和部份學者的想法卻不同。行政院與中油的探查,認為藻礁不是桃園獨有,觀塘並非生態熱區,許多生物棲地更已被泥沙覆蓋,且中油已規劃補償措施,將在其他地點進行藻礁移地復育——雙方僵持不下。

重新找地  至少要八到十年

其實,當初評估第三接收站時還有其他地點選擇,如台中港、台北港等。政府之所以堅持在觀塘,開發時程是一大考量。

之前觀塘工業區為東鼎公司所有,並在1999年通過環境影響評估——當時還沒有藻礁爭議。前年中油買下破產的東鼎,不需重做環評,只需再進行環境差異評估。

經濟部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執行長楊鏡堂指出,要從2022年開始供應大潭新機組的需求,其他替代站址,從規劃、可行性評估、環評、文資法、海管法審查等,以及實際施工,至少要8到10年,更不論可能同樣面對環保、抗爭,而使第三接收站遙遙無期。

「我們都很焦急。第三接收站沒建好,沒辦法把碳減下來,(能源)轉型也轉不過去,」他說,目前只有觀塘方案能夠滿足2022年時程的需求。

環保與開發爭議如何解,是短期發展天然氣的最大考驗。

「現在這個時間點來看,我們必須在能源轉型、國家最大利益,跟環境保護中取平衡點。這不是0跟1的問題,要想辦法兼顧,」經濟部常務次長、新任中油代理董事長楊偉甫也說。

「斷氣」風險如影隨形

短期,天然氣接收站爭議難解;長期,台灣要仰賴天然氣為主要能源供應,也有現實風險。

目前大部份依賴天然氣發電、或是天然氣發電比例成長中的國家,許多是自家產氣,不需要依賴輸入,例如,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還有頁岩氣革命成功、天然氣產量大增的美國。

台灣天然氣絕大部份仰賴進口。根據2017年世界天然氣報告,台灣天然氣進口量高達世界第五——這還是在目前天然氣貢獻發電佔比僅三成二的狀況下。

未來,如果台灣天然氣要用得更多、更依賴進口,就不能忽略可能「斷氣」的風險。

風險可能來自國際情勢。例如,德國曾在2011年決定停用核電、大力發展再生能源和天然氣,但後來烏克蘭危機爆發,俄羅斯以天然氣供應要脅歐盟各國,德國卻選擇支持烏克蘭,也因此必須重新評估大量依賴俄羅斯天然氣的決定,改將天然氣定位為緊急缺電時才使用的電力來源,而不是常備電力。

目前,德國天然氣發電佔比僅近10%。許多不產氣的國家都和德國一樣,將天然氣作為緊急供電時的電力。

風險也可能來自於貿易。例如,311地震後,日本停用核電,短期間大量進口天然氣,也用了許多貴而效率差的機組,結果造成大量貿易逆差。2014年,日本重啟核電,並將貢獻一度高達四成的天然氣降到兩成五。

台灣仰賴海運進口天然氣,一旦海象、運輸、儲存設備等發生問題,都可能帶來供應危機。

對此,楊偉甫指出,從來源、運輸過程,到上岸地點、天然氣儲存地點、電廠建設地點都要分散,以減輕風險。例如,採購使用長約、廣設接收站、興建儲槽等,「目前安全存量是14天。」

經濟部能源局副局長李君禮則指出,原來中油向單一國家購買的天然氣就規定不能超過一定比例,分散購氣來源;且台灣和日本、韓國有協調機制,遇到緊急狀況,可以互通有無。

「目前看起來到2025年,(天然氣)配套是完整的,」李君禮認為。

第三接收站能否如期完工、由國外到國內各種「運氣」的配套能否確切落實,將是台灣能源轉型的重大關鍵。(責任編輯:李郁欣)

【延伸閱讀】

【815後續追蹤Ⅰ】能源轉型慢半拍——台灣如何面對又髒又熱又病的十年?

【815後續追蹤Ⅱ】政府沒說的事:高火力、高健康風險時代來了

【數據看天下】台灣供電年年吃緊 2024年最危急

第二張發電王牌 離岸風電的三大難關

2025轉型關卡:保生態,還是保能源?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這樣說

離岸風電搶進、衝突不斷 彰化漁會:漁民有機會轉型,但都要時間談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