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軟實力之父」奈伊:與中國崛起相比,我更擔心川普的崛起

精華簡文

「軟實力之父」奈伊:與中國崛起相比,我更擔心川普的崛起

圖片來源:GettyImages提供

瀏覽數

2459

「軟實力之父」奈伊:與中國崛起相比,我更擔心川普的崛起

天下雜誌631期

川普上任後,重硬輕軟,大幅增加國防預算。「軟實力之父」、80歲的哈佛大學教授奈伊,如何看待川普執政下的美國?全球權力關係會因而轉移嗎?

今年六月,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傑出教授奈伊(Joseph Nye)宣布從教職退休,往後將專心從事研究。

1980年代末期,奈伊首度提出「軟實力」概念,主張國家除了軍事、經濟等硬實力,還應該發展「透過吸引或說服,讓其他國家願意配合,進而達到目標的能力」。

這套「軟硬併用」的主張,廣受各國重視,他也成為美國外交政策與國際關係領域最有影響力的學者之一,被譽為「軟實力之父」。

川普上台後,重硬輕軟,大幅增加國防預算,卻將國務院經費大砍三分之一。「川普政府犯了大錯,」奈伊深感失望。

退休前夕,80歲的奈伊受邀前往英國、歐陸演講,剖析川普執政對美國外交政策,以及1945年以來由美國主導的自由國際秩序,會帶來什麼衝擊。

以下是六月中旬,他在瑞士日內瓦高等國際關係研究院的演說重點整理:

今天演說的題目,「美國的自由秩序正在走向終結?」沒人知道真正的答案,我願意打個賭,答案應是否定的,但我不會賭上自己的房子。(全場大笑)

這個問題其實也不難回答,凡事都有終結,所以,從1945年來由美國主導的自由秩序也會告終,重點是什麼時候。

有人說,全世界正面臨前所未見的嚴重失序。這不是真的,季辛吉在他的新書裡說了,人類從未建立過真正的世界秩序。

還有人說,過去70年,世人都生活在美國霸權之下。這也不是真的,美國頂多是半個霸權,它所主導的世界秩序並未包括中國、印度和前蘇聯,而他們佔了世界的一半以上。

我認為,對於這個主題,比較準確的疑問應該是:我們是否走到了一個轉折點,讓大家在十年後回顧時,會說這就是美國由盛轉衰的開始?

國際關係的「權力轉移」理論,探討當一國崛起、另一國逐漸衰弱時,會導致什麼後果。大家最常談到的,是著名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新興強權的崛起,引起現有強權的警惕,決定發動戰爭;也可以說,崛起的大國因為表現得太強,嚇到了現有大國。

另外還有一種權力轉移,正好相反,是崛起的大國做得太少,我稱之為「金德柏格陷阱」(Kindleberger Trap)。

中國會掉入哪一種陷阱

面對中國崛起,要問的是:中國會不會掉入「修昔底德陷阱」,讓美國因為怕被取代而引爆戰爭?還是,中國會掉入「金德柏格陷阱」,在國力大幅提升後,仍抱著搭便車的態度,不肯在國際社會扮演「負責任的利害攸關者」?

除了國際體系的權力消長,美國還要面對國內的政治變化,尤其是民粹和民族主義抬頭,會不會影響它與其他國家的合作。川普高舉「美國第一」無可厚非,沒有任何領導人會說自己的國家是第二。關鍵是你如何定義第一?獨自的第一,或是兼顧他人的第一;只看短期的第一,或是眼光放遠的第一?

也因此,比起對中國崛起的擔心,我更擔心川普的崛起。

幾年前,我寫過一本書《美國世紀的終結?》,試圖回答美國是否衰落的問題。

衰落有兩種,絕對衰落和相對衰落,我不認為美國出現了像當年羅馬那樣的絕對衰落,它在人口結構、科技實力、大學教育等方面仍舊領先。

那麼,美國是否出現了相對衰落,就像17世紀的荷蘭,雖然很繁榮,卻因為英國崛起而顯得相對式微?如果是這樣的話,有哪個國家能取代美國的地位?歐洲、俄羅斯和印度都有可能,然而,真正有潛力取代美國的,只有中國。

但我認為,中國不會超越美國。目前中國的經濟規模約12兆美元,美國則接近20兆美元,有些人說,如果用購買力平價來算,中國早已超越美國,問題是,你無法用購買力平價來進口噴射機引擎或石油,仍得按照匯率來買。

中國經濟將持續成長,預估2030年的規模就會超越美國,但人均所得仍然只有美國的四分之一。軍力方面,儘管中國不斷增加軍事預算,仍然只及美國的四分之一。

美國軟實力第 1,中國第 28

再來比較軟實力。中國近年來努力想展現它的軟實力,可是有困難,例如,它無法充分釋出公民社會的人才潛力;另外,與鄰國的領土糾紛,讓中國被視為一種威脅。因此,英國的波特蘭公關公司「軟實力30強」調查報告中,2016年度排行,美國名列第1,中國則排名第28。

這些比較顯示,我們或許不必那麼擔心修昔底德陷阱會發生,因為,如果中國短期內仍無法超越美國,美國就有時間好好管理與中國的關係,不必因對方壯大而向恐懼屈服。

另方面,我們是否能避免金德柏格陷阱?中國會不會成為負責任的利害攸關者?

我認為是有機會的。中國其實並不打算推翻當前的國際秩序,而是想從中獲益,增加自己的影響力。所以習近平才會在今年的世界經濟論壇表示,中國支持開放的國際貿易體系。而且,川普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習近平卻沒有。

這不表示美中在每件事都可以合作,中國在南海領土問題上,拒絕接受國際法庭仲裁,就是一例。但我們仍有機會讓中國擔起更多責任。

回來看川普的問題。未來會有愈來愈多的跨國議題出現,包括氣候變化、金融穩定、網路安全、恐怖主義等,沒有任何國家有能力自行搞定。即使是最強的美國,也需要他國的合作。有很多議題不能靠武力解決,必須藉由軟實力、同盟和合作來達成。中國或許可以合作,現在的問題是,川普呢?

很多人把2016年的美國大選解讀為民粹浪潮沖跨了國際秩序,我要提醒大家,不必過度解讀。川普並沒有得到多數美國人民支持,他的得票率只有46%。而他上任以來的措施,幾乎都在迎合死忠支持者,這些人大約只佔美國四分之一的人口。

川普這種只想緊抱少數基本盤、無意團結多數人民的做法,讓有些觀察家推測,他可能不會有下一任。如果真是這樣,再加上目前的多數民意都支持美國加入巴黎氣候協定、支持美國應該有積極的外交政策,那麼,現有的國際秩序,就有可能得以持續。

川普只做一任 vs.連任

但我們不知道的是,讓一個這麼怪異、難以預測的人當總統,他會做出什麼事。假如川普只做一任,我這把賭注應該會贏,川普造成的這些傷害,將會像美國前財長桑默斯所說的,是一種暫時的「脫軌」:美國在一個怪咖總統主政下,經歷了很奇特的四年。

但另方面,萬一發生某件非常嚴重、足以翻轉民意的事情,例如類似911的重大恐怖攻擊,當國家發生這種危機,民眾通常都會支持總統。假如川普因此獲得連任,那麼,最可能的結果,將不會是中國開始主導國際秩序,而是會造成世界的「無序」,也就是陷入什麼都做不了的混亂。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