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文言文比例回歸專業,國文怎麼教才是重點

精華簡文

文言文比例回歸專業,國文怎麼教才是重點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4850

文言文比例回歸專業,國文怎麼教才是重點

Web Only

文白論戰,僵持不下的結果,是維持課綱草案的規劃。教育部9月10日召開第七次「高級中等以下學校課程審議會審議大會」,由部長潘文忠親自主持,歷經馬拉松式討論,47位課審大會委員才在晚間八點決定維持108課綱研修小組的原本規劃,也就是從現行課綱文言文比例45-65%調降為45-55%,為延續三週的白話文與文言文之爭畫下句點。

國教署署長邱乾國指出,9小時馬拉松審議後,四個修正動議:「刪除全部文言文比例」、「除中華文化基本教材之外,三年課程平均要到40到50%」、「除中華文化基本教材之外,三年課程平均30到40%」以及普高分組會議「文言文比例以30%為上限」都有提出,但超過三小時討論後,四個議案表決都沒有過半數,因此維持課綱草案規劃。

此外,課審會也決議刪除中華文化基本教材的選材範圍,讓中華文化基本教材不只限於論語、孟子、大學和中庸。

過去兩到三週,有中研院院士邀集文壇大家與跨界專業人士發動連署,超過五萬人反對大幅調降文言文比例,強調課綱修訂應回歸教育專業。

另一邊是台灣本土作家鍾肇政等人領頭,堅持調降文言文比例,以增加台灣文學內容,強化台灣主體性。也有家長團體跳出來訴求將教材分成A、B兩版。學生社團也在前一天連署,強調文言文比例下修,才有更多空間可以加入探討族群、階級和性別議題等文學。

意義:討論回歸教育專業

這次維持研修小組的草案,對連署的學者們而言回到了教育專業。國語文領綱研修小組成員蔡曉楓解釋,研修小組當初選擇文言文比例調降到45%到55%,是經過兩年討論,對全台高中老師回收8500份問卷調查教學需求,加上因應降低的四個學分數與授課時數,搭配基本不同文類的選擇與流變,才決定降低。

事實上,攤開過去幾次課綱修訂,可以發現從部編本開始,文言文的篇數與比例,逐年降低。

選文篇數部編本70篇,99課綱下修到40篇;101課30篇到現在108課綱的20篇。在研修小組訂定的課綱中,文言文比例也從99課綱的55到65%;101課綱的45到65%,108課綱為45%到55%,而部編本時期,文言文比例超過七成。

東華大學華文系系主任須文蔚認為,這意味著政府有意識地希望減少文言文比例,減輕學生負擔。

走訪教育現場,其實文言文爭議,真正的問題不是去中國化,其實是對台灣面對考試引導教學的焦慮。「這是集體的焦慮,」泰山高中國文老師許家瑞,為文白爭議下了這樣的註解。

反感來自於考試引導教學

教學現場的學生,同樣承受如此焦慮。

高中生幾乎人手一本的搶救國文大作戰,參考書、考古題像是各種焦慮紛陳,各種文章挖空等著被填滿,「看到文言文只想趕快背下來,考完都忘光,要趕快記下一科的東西,」台中新民高中學生陳怡岑想到每次段考要考默寫,都很崩潰。

泰山高中三年級,自然組學生朱桓顯則對文白比例不太在乎,對他而言,學會閱讀文言文是升學考試必經的過程,同時也能培養基本識讀能力。「到了高三,看古文就莫名其妙看懂,以前學的東西有用到,」朱桓顯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地說,原本國中學文言文很痛苦,但到了高中卻學會推敲文言文的文意。

學校裡,有依循教材逐步培養識讀能力的學生,也有對默背避之唯恐不及的學生。共同記憶是,考試要考所以要背,一切的教材與文章,就是因為會考。

編纂中華文化基本教材、臺北市中等學校課程與教學協作中心主任劉桂光,直言台灣的國語文教育因為服膺考試,偏重詞性與註釋,對文本只有表淺理解,缺乏統整、批判、後設與跨領域思考。

這樣的病灶,根本解方不是吵文白比例或加入台灣文學,「這是教學的問題,無關文體或選文,每篇文章都有培養批判思辨能力的價值,」劉桂光認為。

攤開新課綱領綱,學習內容學習內容分為「文字篇章」、「文本表述」、「文化內涵」,在學習表現上強調聆聽、口語表達、標音符號與運用、識字與寫字、閱讀及寫作。而文化內涵則希望學生可以從文本學習相關的制度、文類知識與思想流變等內涵。

國語文領綱研修小組成員蔡曉楓,新課綱注重培養學生批判思考,以及運用語文表達想法,希望建立學生自學與基本識讀能力。

「文言文和白話文是文體的形式,不管是主張降低或調高比例,如果只是為了灌輸學生特定價值觀而教學,不是為了思辨與批判能力,如果不是為了讓學生認識多元文類而存在,那不管文言文與白話文多寡,這樣的教育都很危險,」蔡曉楓的語氣急促而焦慮。

領綱也建議白話文選取材台灣文學,以臺灣新文學作家(含原住民族)為主,因此蔡曉楓認為文白比例跟重不重視台灣文學,不能混為一談。因為「文言文」和「白話文」都可以有台灣跟中國經典。

新課綱上路後,各校開設選修與加深加廣課程,在選文上也希望結合性別平等、環境、人權、原住民與生命教育等議題,「新課綱更強調的是論理與論據,」蔡曉楓說。須文蔚也曾在高中國文學科中心帶著現場老師做跨領域課程的研發,從國光石化現場,思考經濟發展與環保的矛盾,學著讓國語文教學融入各種不同議題,也用劇場或數位科技演示不同的教學方式。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