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德國,大選電視辯論的真正輸家

精華簡文

德國,大選電視辯論的真正輸家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728

德國,大選電視辯論的真正輸家

經濟學人

即將在9月24日舉行的德國大選,在日前舉行了電視辯論,這也是唯一一場,對於這次大選,穩操勝算的梅克爾始終冷處理,可惜對手舒爾茲沒有把握機會,好好在辯論上挑戰梅克爾的各項政策,不過《經濟學人》分析真正的輸家,不是他。

問題或許在於形式。德國主要電視台提議加入棚內觀眾,並將4位主持人分為兩班,以活化德國的電視辯論。但梅克爾拒絕此提案,也拒絕進行超過一次以上的辯論。

無論原因為何,德國大選這次唯一一次的電視辯論實在「平淡無奇」。

大多數人原本預期,陷入掙扎、社會民主黨總理挑戰者舒爾茲(Martin Schulz),會儘一切可能,將焦點放上梅克爾過往的表現,以及她對未來的計畫。他沒有辦到這點,而且似乎猶豫又緊張。

兩人在一系列主題上有所交鋒,包括難民、土耳其、財富不均、德國汽車產業的現況等。

這場辯論確實有些值得一提的時刻;舒爾茲批評政府處理政治庇護申請的速度過慢,並指責梅克爾在社會正義上的表現:「德國是個富足的國家,但那並不代表所有的德國人都很富足。」

德國是否有容納伊斯蘭的空間?

針對這個次等歐洲政治人物必定會含糊其詞的問題,梅克爾提出了明確又正面回應。

她似乎也宣告了歐盟對土耳其入盟的新立場,她說道,「事實就是,土耳其不該成為歐盟會員國。」辯論末段、兩人在安全和自由的天平上做出選擇之時,交鋒的品質也有所提升。

然而,如果辯論的目標是揭露兩位候選人之間的差異,並針對關乎德國未來的重大議題、呈現理念上的交鋒,這場辯論並沒有成功。
主持人的提問通常迂迴又不明確。

由於有4位主持人,也讓主持人幾乎無法嚴肅質問政治人物的答案。舉例而言,提問為婚姻是否為一男一女的結合,梅克爾卻可以隨意漫談,不回答問題;問到川普,她卻選擇談土耳其。沒有人介入、請她回答提問。

辯論中並沒有談到教育,大部分的問題亦與德國的未來、或是德國在歐盟及世界上的角色無關。

事實上,辯論內容大多是過往的回顧,允許兩人花費時間,針對已經實行的道路收費政策(而且兩人的政黨皆屬推出此政策的聯合政府),發表稍有對比的評論。

這場毫無煙硝味的辯論,必定對梅克爾較為有利;對舒爾茲來說,這是改變選舉走向和敘事的重要機會,但他沒有好好把握。

然而,辯論的真正贏家,也許是比較小的政黨:親商的自由民主黨、社會派的左翼黨、綠黨,以及民族派的德國另類選擇黨。

辯論的真正輸家則是德國。

德國的狀況確實很好,但它的未來也有著重大疑問,例如能源供給、商業模式、歐元區、國防責任、基礎建設,以及德國在移民時代的結構和認同等。辯論持續了90分鐘,卻沒有好好討論這些問題,甚至完全沒有提及部分問題。德國錯失了良機。

(本文由「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