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羅興亞人,聯合國認證最受壓迫的少數族群

精華簡文

羅興亞人,聯合國認證最受壓迫的少數族群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60048

羅興亞人,聯合國認證最受壓迫的少數族群

Web Only

緬甸境內的羅興亞人,在最新一波衝突中,奔走逃亡。難民一無所有,只剩一條命。他們的困境,已受聯合國認證為「世界上最受壓迫的少數族群」。為什麼緬甸那麼痛恨羅興亞人?

史上最年輕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馬拉拉(Malala Yousafzai)今天呼籲另一位和平獎得獎者、緬甸領導人翁山蘇姬,公開譴責針對緬甸羅興亞人的「悲劇性可恥」暴行。

彷彿是新世代和平獎得獎人,對前輩的質疑,20歲馬拉拉抨擊翁山蘇姬對羅興亞人的處境默不作聲。

緬甸軍方的行動,迫使數萬難民受困孟加拉邊境,就連基本的食物和醫療用品都沒有。

為什麼變成難民?為什麼要逃?

根據國際組織人權觀察公佈的衛星照片,這些人民受緬甸軍方和當地好戰分子的衝突波及,整個村莊遭大火夷為焦土。

聯合國表示,自8月25日以來,已有7萬3000名羅興亞人越境逃難。

馬拉拉寫道,過去幾年來,自己持續譴責羅興亞人所受「悲慘且可恥」的對待,至今「我仍在等待同獲諾貝爾獎的翁山蘇姬和我採取一樣的行動」。

羅興亞人在以佛教為主的緬甸社會中,屬於穆斯林少數族群。在緬甸眼中,羅興亞人是孟加拉人,孟加拉人則視他們為緬甸人。形同人球的羅興亞人,於是被聯合國認證為「地球上最受迫害的一群人」。

馬拉拉衷心希望羅興亞人的苦難得以告終,也盼望緬甸政府可以賦予羅興亞人平等公民地位。

她寫道:「如果他們的家不是緬甸,那麼那個他們世世代代安身的地方又是什麼地方。那裡不是家,哪裡才是?羅興亞人應該被賦予緬甸公民身分,那是他們呱呱墜地的地方。」

「其他國家,包含我的祖國巴基斯坦,應該循孟加拉的例子,給予羅興亞人糧食、棲身之所以及接受教育的管道」,馬拉拉寫道。

羅興亞難民:緬甸政府只恨我們

一年內,緬甸若開邦(Rakhine)2度遭受軍事鎮壓,引發羅興亞人越界逃往孟加拉。

羅興亞難民Hamida Begum告訴CNN:「他們毆打我們,朝我們開槍,把我們的同胞活活砍死。」(Begum敬語是對某些穆斯林女性的敬語。)

Hamida Begum繼續說道:「許多人被殺害,許多婦女遭性侵。」

她說,「過去我們一天可以飽餐兩次,但戰爭發生後,我們失去一切,除了生命之外,我們一無所有。」

另一難民Mohammad Harun說,緬甸有許多族裔,「但政府就只恨我們羅興亞人,就算我們世世代代住在緬甸境內,也不願給我們公民權」。

為什麼緬甸政府要恨羅興亞人?

羅興亞人的困境,荒謬的成為無解的問題,聯合國將他們視為「世界上最受壓迫的少數族群」。

全球目前約有130萬羅興亞人,其中絕大部分住在緬甸境內與印度和孟加拉接壤的若開邦,但當地羅興亞人依然無法享有最基本的國家照顧。

WorldViews曾在2014年的報導指出,約14萬羅興亞人因種族和教派衝突流離失所,在搖搖欲墜的帳篷中勉強度日。

2014年年底,聯合國呼籲緬甸政府賦予羅興亞人公民權,卻引發緬甸反對團體的狂暴回應。2015年,緬甸街頭掀起反羅興亞人的遊行,數百名佛教徒上街訴求政府不要讓持有臨時身分證(白卡)的羅興亞人參與憲法公投。

以佛教徒為主的抗議人士認為這些白卡持有人,特別是羅興亞人,都是非法移民,不能參與投票。結果緬甸政府隨後真的宣佈,臨時身份證白卡於3個月後失效,且沒有任何配套措施。

《華盛頓郵報》報導,緬甸的國家主義佛教僧侶,對賦權羅興亞人格外在意。特定團體在煽動對羅興亞人的惡意上,著力甚深,這些團體喜歡將羅興亞人標誌為「孟加拉的非法移民」,而非「緬甸的少數族裔」。

《時代》(TIME)國際版2013年七月號,甚至以帶領緬甸反穆斯林運動的僧人維拉圖(Ashin Wirathu)為封面人物,標題就是「恐怖佛教臉孔」(The Face of Buddhist Terror)。

維拉圖自封「緬甸賓拉登」並多次發表極端演說,呼籲對穆斯林發動強硬行動。2014年,他也在另一佛教大國斯里蘭卡對懷抱國家主義的僧侶發表演說,警告「有心人士會發動對抗佛教僧侶的聖戰行動」。

社會觀察家和學者指出,其實,大多數時候,反而是維拉圖和他的追隨者在挑動針對緬甸穆斯林的暴行,不僅羅興亞人,其他穆斯林也受害。

對於剛剛走出軍事獨裁的緬甸來說,這是令人憂心的發展,而更令人沮喪的,依然是民主和人權鬥士翁山蘇姬的沉默。

資料來源:CNN、The New York Times、Washington Post

【返回深度專題】羅興亞屠殺,沉默將讓翁山蘇姬付更大代價 ?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