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緬甸德蕾莎」辛西雅醫師 在泰緬邊境改變世界

精華簡文

「緬甸德蕾莎」辛西雅醫師 在泰緬邊境改變世界

梅道診所創辦人辛西雅醫師。 圖片來源:邱劍英攝

瀏覽數

2206

「緬甸德蕾莎」辛西雅醫師 在泰緬邊境改變世界

Web Only

當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的人權鬥士光環,隨著執政後逐漸褪色,同獲諾獎提名,緬甸另一位國際馳名的女性——被譽為「緬甸德蕾莎」的辛西雅醫生,29年來堅守在局勢複雜的泰緬邊境行醫,即使緬甸民主化了也不離不棄。

58歲的辛西雅醫師,穿著黑底紅色克倫族傳統圖騰的沙龍,夾腳涼鞋,典型緬甸女性打扮,現身台北。

和記者2年前在泰北美索的梅道診所舊院區採訪時的凝重不同,辛西雅的行程緊湊依舊,但暫離了醫院每日的生死掙扎,她的慈藹更加綻放,令人浮現她為人所知的稱號,緬甸的德蕾莎。

為了籌募梅道診所新院區龐大的營運經費,辛西雅醫生來到台灣,為關心緬甸局勢的台灣朋友講述邊境的故事。「我感到最大的世代差異是,我們這輩人有強烈的政治信仰,但現在很多來學醫的緬甸年輕人,確實不大關心政治,」辛西雅有點自嘲,也帶著對世事的透徹,「但在美索,政治知識的學習是必須的。」

在邊城美索,行醫29年

1988年,29歲的辛西雅,剛結束仰光大學醫學系的學業,她在醫院實習時,每天看著緬甸人民在貧窮與疾病中掙扎。直到8月8日,她在電視上看到軍政府下令射殺上街訴求民主的市民與學生,震驚之餘,她決定跟著流亡者和難民,來到泰緬邊境行醫。

辛西雅和許多緬甸學生一樣,帶著對軍政府的憤怒和對緬甸的愛,來到泰北的美索小鎮,想辦法在叢林生存,用各種方式奉獻。有人加入武裝部隊,有人興辦媒體向國際發聲,她則和志同道合者創立梅道診所,從事醫療救護的人道援助。

瘧疾、痢疾、地雷導致傷殘、營養不良、醫療資源短缺……,辛西雅在1999年獲亞洲諾貝爾和平獎之稱的「麥格塞塞獎」而引起國際注意前,都在美索默默地和這些邊境日常奮戰,無暇關注外界。

「得獎時,我得用英文演講,接著又有許多外國媒體採訪,逼得我非得精進英文和念書不可,」辛西雅露出淡泊的笑容。她意識到,光環可為苦難的人們爭取更多資源,唯有逼自己走進陌生的國際社群。20年過去,從一個醫師到500人醫療機構的主持者,辛西雅走得比自己想像得遠。

梅道診所。(廖雲章攝)

落地生根的邊境人

然而徹底改變辛西雅的,其實是美索。

1988年後緬甸流亡者聚集,美索逐漸成為革命重鎮,吸引關注緬甸問題的國際社群,發展出活躍的公民社會。原本沒想過會久留的辛西雅也發現,梅道診所在美索能發揮的價值,是回到仰光也無法辦到的。她落地生根,成了真正的「邊境人」。

「作為邊境,美索是很獨特的,多元文化、多元族群、流動的人口、難民議題、身分認同問題……」辛西雅談到美索時,眼睛有種光亮。曾經,這個「小緬甸」活躍著異議者、克倫難民、克倫武裝及非法移工,美索的複雜性是迷人的,而辛西雅少數族裔的身分,也讓她對邊陲的活力特別敏感。

「在美索,我們不只是看到醫療照顧和難民議題,還有東協及區域的連結,也能串聯泰緬兩地的公民社會,」她說。

10年前,辛西雅開始萌生為梅道尋找永久之地的念頭。得到國際資金的挹注,歷經波折,直到一年半前,新院區終於啟用,幾乎和緬甸新生的民主同時誕生。

梅道診所從最初的克難,到現在已是擁有150個病床、500多個工作人員的醫療機構,每年接生700、800個新生兒,就診人數高達15萬人。除了醫療中心外,梅道還與許多知名國際組織及學術機構合作,從醫療到興學,建立泰緬醫療轉介管道。

緬甸兒童醫療基金會協助梅道診所無法容納的兒童醫療。(廖雲章攝)

與緬甸民主的共同挑戰

然而,新落成的梅道診所,也和緬甸的民主一樣面臨挑戰。

2010年脫下軍裝的登盛文官政府,展開一系列政治與經濟改革,國際援助資金開始轉往緬甸國內推動民主化,梅道診所和許多位於美索的NGO一樣,在緬甸新的政治格局下,面對資金短缺的問題。

梅道每年營運成本要300萬美元,雖然有六成來自美國、加拿大政府的支持,剩餘四成的資金壓力依舊龐大,但辛西雅的神情還是從容。

「緬甸的民主還不成熟,需要時間慢慢進步,」和國際社會對翁山政府的急躁批判不同,辛西雅只是繼續前進。現在的梅道,擁有7人的專業募款團隊,他們也將多年的經驗分享給其他的少數民族區域。

「我們需要的是醫療政策,而不是醫療計劃,」辛西雅相信,「系統」建置才是這個百廢待舉的國家最需要的。她決定留在美索實踐,因為,「這些都是回到仰光做不到的,」她說。(責任編輯:黃韵庭)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