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巴塞隆納恐攻,代表ISIS威脅轉進南歐了嗎?

精華簡文

巴塞隆納恐攻,代表ISIS威脅轉進南歐了嗎?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648

巴塞隆納恐攻,代表ISIS威脅轉進南歐了嗎?

Web Only

西班牙警方證實,17日發生的巴塞隆納恐怖攻擊開車主嫌,已經遭到擊斃,他遭到警方圍捕時高喊「真主至上」,之前警方還無法確認主嫌是不是已經逃到了法國,在恐攻發生後,建立了800多個檢查哨,反恐人力增加了三倍,當ISIS恐怖行動在南歐發生,恐怖攻擊的威脅,發生了什麼新的變化?

目前認定,西班牙恐攻是由摩洛哥籍人士領導的恐怖團體發動。當局全力追捕其成員之際,注意力也移往直布羅陀海峽對岸的歸國聖戰份子;情報單位擔心,他們可能會是位於歐洲大門口的重大威脅。

摩洛哥ISIS恐怖份子,讓威脅來到了歐洲的大門口

據信,可能有多達1,000名聖戰份子,自伊斯蘭國的戰場偷渡回摩洛哥和突尼西亞;其中約有300名回到了摩洛哥,而發動加泰隆尼亞恐攻的12名恐怖份子中,即有6名來自摩洛哥。

ISIS外部活動的前領導成員表示,外籍ISIS戰士中,包括失去公民權而逃離歐洲的人,以及過著犯罪生活、對自身在歐洲的狀態不滿的人,其中又以法國為最。

ISIS掌控的地區不斷縮小之際,他相信,部分外籍戰士會帶著他們的不滿回到出生國,並利用地近西班牙之便,發動攻擊或進一步滲透至歐洲大陸內部。

在ISIS實力處於高峰之際,據信可能有多達1,600名摩洛哥人前往伊拉克和敘利亞,以人口比例而言,他們也是最大的外國族群之一。其中,約半數已然死亡。

各界過去一向擔心,北非是極端份子的孕育之地;如今,北非愈來愈被視為歐洲攻擊的發射台,以報復ISIS失去的土地和人員。

這位前ISIS領導成員,在2015年下旬放棄了他的角色;他表示,他曾經訓練6位離開法國、背景不佳、在ISIS的統治下尋求使命感的摩洛哥人。他也曾與直接自北非國家來到ISIS的人合作,他們全都在抵達之前就已經激進化。

他在訪談中表示,「來自法國的人對生活不滿。有個人告訴我,他曾經販毒,另一個人則是小偷。他們在追尋某樣事物,也深信法國並不是他們的家。」

自北非加入ISIS的男性和男孩之中,很多人認定,社會中的階級掙扎代表社會並不歡迎他們。據信,以人口比例而言,突尼西亞戰士是ISIS外籍戰士中最大的族群,男性和男孩的總數可能多達1,800人,其中,許多人在2014年後段的科巴尼進攻中擔任自殺炸彈客,或是在今年夏天負責防守摩蘇爾。

前ISIS領導成員表示,聖戰份子「抱怨自己受到歧視,認為自己沒有獲得、也永遠不會獲得公平待遇。我和其中一個人成了非常好的朋友。我離開之時,他留了下來。他進入了ISIS的更深處。談話中並沒有提到西班牙,但法國常常出現。」

ISIS成員開始回國

ISIS領袖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宣稱的哈里法烏托邦,讓路給殘暴、無盡的戰爭和損傷等現實之際,ISIS的摩洛哥成員也開始與家人聯繫,尋找回國的方法。

據信有數百人跨越了土耳其邊境;大多數人回到了家鄉,但最多有30人遭到土耳其當局拘留。部分摩洛哥人在伊拉克戰鬥,但大多數都被送到了北方的敘利亞戰場,主要的對手為美國支持的庫德族團體;在此,ISIS有數千人死於無功而返的連串進攻,其中大多數為外籍人士。

前領導成員表示,「我們會送數百人去死,他們也全都會死。我會問某個人怎麼了,得到的答案總是,他離開沒多久之後就被殺了。有個超過100人的土耳其單位去和庫德族作戰,只有3個人回來。摩洛哥人見到了所有人都看見的情況,他們也不想留下來;只有強硬派會留下來。」

摩洛哥首都拉巴特的官員表示,他們非常理解曾經離開參與作戰、但已然返回國內的公民。估計已有90名自伊拉克和敘利亞返國的聖戰份子遭到監禁,然而,據信亦有數十人已然融入城鎮之中。

逃離的人之中,有數十人曾經因極端主義遭到定罪並入獄服刑。前ISIS領導成員表示,「這些人通常會使用假的利比亞護照並進入土耳其。」

摩洛哥當局表示,他們已經阻止了數起卡薩布蘭卡和拉巴特的大規模恐攻,但限制摩洛哥人在外國發動恐攻的手段有限。摩洛哥地近西班牙、擁有大量旅外人士,這兩項特質也一向十分令人憂心。(黃維德編譯)

資料來源:the Guardian、BBC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