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反新界東北和重奪公民廣場,三年前的那兩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精華簡文

反新界東北和重奪公民廣場,三年前的那兩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圖片來源:楊閔

瀏覽數

1074

反新界東北和重奪公民廣場,三年前的那兩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Web Only

黃之鋒不是第一個,也絕對不是最後一個香港政治犯。香港的「黃之鋒們」所面對的,是一個信任和法治急速崩壞的香港。

這幾天,香港高等法院引起許多爭議的兩起司法覆核判決:「反新界東北」和「重奪公民廣場」,三年前的那兩個夜晚,我都在現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2014年6月6日夜晚,一群反對新界東北開發案的香港青年運動者,因抗議立法會審議時強行通過案子而衝進立法會。「香港年輕人沒搞頭,不像你們台灣年輕人可以搞出太陽花,」那年三月太陽花學運剛結束,香港記者同業知道我來自台灣都這麼說,沒人想到,那晚可能是雨傘運動的前奏。

當時香港民主派為了爭取「真普選」,已為「佔領中環」倡議討論多時。「反新界東北事件」結束後,緊接著七一的佔中預演,直到八三一人大政改框架通過,確定北京的普選方案是中央指定人選的「假普選」,大學生組織學聯首先串聯大學罷課,直到926當天,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常委羅冠聰和黃之鋒等人發起的「重奪公民廣場」行動,雨傘運動才正式序幕。

香港告別社運年代進入政運年代

「公民廣場」是立法會外的一塊空地,顧名思義是屬於香港市民的空間。2012年,16歲的高中生黃之鋒帶領「學民思潮」,號召一場五萬人在公民廣場包圍立法會的「反國教運動」,成功擋下國民教育實施,之後港府也學到教訓將廣場以柵欄圍了起來。也因此14年926那晚,黃之鋒等人主張的「重奪公民廣場」,就是基於「公民廣場屬於香港市民」的理由而來。

那是個溽熱無風的夜晚,黃之鋒等人成功衝進柵欄內靜坐示威,越來越多人前來聲援,現場一夜無眠。

警方使出胡椒噴霧,抗爭者因新界東北抗爭經驗帶著雨傘有備而來,站在高處看著雨傘在噴霧下一一開花,也是後來雨傘運動命名的濫觴。隔日更多香港市民前來聲援學生,之後就是大家熟悉的故事——警方誤判以催淚彈驅離群眾,成就了一場為期79天,估計100萬人次參與的雨傘運動。

這些事件都無獨有偶,2014年就像是香港社運時代和政運年代的分水嶺。

如果說「反新界東北」是香港自2006年保衛天星碼頭運動後,社運黃金十年的尾聲,那麼「重奪公民廣場」,就是香港年輕人帶著過往社運經驗,打開潘朵拉盒子,正式進入和北京近身相搏的政治運動節奏,一去不能回頭。

然而,這是一場公民抗命,抗爭者為了公義願意負起法律責任,理應了然於胸,為何還會引起如此大的爭議?

一位香港記者指出,這兩個案子之所以受到爭議,都是一審判決裁定無需監禁的社會服務令,多數被告也已完成服刑,照理說案件應已結束(新界東北案的原審是兩年半前,公民廣場案是一年前)。但律政司不滿刑期過輕,提出司法覆核,高等法院改判囚並當庭監禁,在過往的香港司法經驗確實十分罕見。

《路透社》引述港府高層消息源指出,高層檢控人員不建議上訴,但律政司長堅持重啟案件。公民廣場一案,剛被取消議員資格的羅冠聰鋃鐺入獄,選區第一高票的他無法參加補選重返議會,五年內都沒有機會成為香港代議士,政治鑿痕明顯。

近年香港政治事件頻傳,法治已是香港一國兩制的最後防線,許多人擔心,這兩起判決要創下先例,是不是未來律政司都可以透過覆核手段,讓案件永無結束一日?香港過去最引以為傲的法治精神一旦蕩然無存,核心價值也不復存在。

太陽花與雨傘世代 兩地青年兩種命運

反觀台灣,因政治本質的差異,太陽花世代和雨傘世代有截然不同的命運。

占領立法院的林飛帆、陳為廷等人主張「公民不服從」獲判無罪,黃國昌當選立委進入國會,許多太陽花運動者也從各種管道進入政治領域,從事實務工作,是許多香港年輕人夢寐以求。

如同台灣的美麗島世代,香港的雨傘世代儼然形成。黃之鋒不是第一個,也絕對不是最後一個政治犯。

2015年大年初一發生的旺角事件,將在明年一月中開審。24歲的黃台仰及26歲的梁天琦面臨組織非法集會、煽動暴動及參與暴動等罪名,預計刑期五到九年。對近日新聞有點招架不住,在反思前路的黃台仰向《天下》坦承「絕對悲觀」。

這樣的政治格局,究竟會對香港民主運動形成寒蟬效應或更加凝聚,還有待觀察下去。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