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不願面對的真相2》高爾:就算川普不玩了,我們也會搞定氣候危機

精華簡文

《不願面對的真相2》高爾:就算川普不玩了,我們也會搞定氣候危機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2090

《不願面對的真相2》高爾:就算川普不玩了,我們也會搞定氣候危機

天下雜誌629期

時隔11年,美國前副總統高爾(Al Gore)再推出《不願面對的真相》續集。他帶來審慎而樂觀的訊息:「就算川普不玩了,我有信心我們一定能解決這個難題。」他強調,這場對抗氣候變遷的戰役,已經變成一場道德運動——讓孩子無法得到在乾淨地球上繁榮永續生存的機會,是錯的;把天空當成人人可排污的下水道,是錯的。

現況是嚴峻的,去年是地球有紀錄以來最熱的一年,而且連續第三年打破最高溫紀錄。

另方面,搶救氣候危機的努力也有了進展:前年底,一九五個國家共同簽署《巴黎氣候協定》;去年,全球可再生能源產能創下新高。

高爾說這些年來,他學會要向人傳達務實的希望,「因為絕望令人癱瘓。」

就算川普不玩了,他也只有一句失望,「我對氣候危機有一份強烈的使命感,我有信心我們一定能解決這個難題。」

以下是高爾六月在英國艾希頓可再生能源獎(Ashden Awards)頒獎典禮演說的重點整理:

 

面對迫切的氣候危機,要問的其實只有三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我們必須改變嗎?

第二個問題,我們可以改變嗎?

第三個,也許最重要的問題是,我們會改變嗎?

首先,我們必須改變,不僅是因為科學證據已再清楚不過,還因為有一個比科學家都更有說服力的聲音:大自然正在警告,我們必須改變。

去年十二月,英國遭遇了有紀錄以來最嚴重的暴雨洪災。在發展中國家,降雨週期更已變得愈來愈混亂。世世代代以來,人類仰賴規律的雨季、乾季循環,決定何時耕種和收成。但這種模式日益被打亂,降雨變得很不規律,而不下雨的時候,高溫造成土壤的水分快速蒸發,導致乾旱更多、更長,衝擊也更大。

每天引爆四十萬顆原子彈

人類正在破壞整個地球的水循環,因為我們每天製造一.一億噸的人為暖化污染,全都進入大氣層中,這些累積的污染把地球鎖在驚人的超額熱量裡,相當於每天都有四十萬顆廣島級原子彈被引爆。

地表氣溫正在上升。有史以來測到的十七個最暖年份中,就有十六個發生在二○○一年之後;冰層正在融化;而孟加拉、馬爾地夫、邁阿密海灘等地區,因為海水入侵,現在魚都可以游到街上。釋放到大氣層中的熱量有九○%會被海洋吸收,這正在破壞水循環,造成風暴愈來愈強烈,熱帶疾病開始擴散到較高緯度的地區。

所以,第一個問題的答案已經很清楚,是的,我們必須改變。

全球碳排放量開始反轉?

第二個問題,我們可以改變嗎?答案明顯可見,是的,我們有能力改變。人類正在進入一場「可持續發展革命」(sustainability revolution),影響絕不亞於其他幾次偉大的全球轉型:它具有像工業革命那樣的廣度和規模,又有類似數位革命的進展速度。

以太陽能為例,太陽照射地球一小時產生的能量,比全世界一整年使用的能量還要多,所以我們只要學會如何有效、有利地把太陽能轉換為電力,用來改善人類生活,這樣的進展必能快速擴展到全世界。

這場革命的速度和規模都在成長中,但成長的速度還不夠快,是因為還沒有達到溫室氣體排放量開始減少的關鍵轉折點。但值得注意的是,過去三年,我們首次看到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趨於穩定,暗示著碳排放可能開始反轉。這或許會是一個轉折點。

已故德國經濟學家多恩布許(Rudi Dornbusch)有句名言,「事情醞釀爆發所需的時間,總會比你想像的更久,但是真正爆發時,速度又總比你想像的,要快上許多。」

舉個例子,手機和行動支付,如今在非洲和南亞非常普遍。還記得一九八○年代,我曾是第一代行動電話的早期使用者,那時覺得自己很拉風,還到處秀給朋友看,現在翻出當年拿著笨重大手機的照片,真的很可笑。

當時,美國有家電話公司找上研究機構,調查「西元二○○○年可以銷售多少手機」。研究機構推估,到時全球手機市場將會有九十萬支的銷量。結果,等到二○○○年來臨,他們在第三天就賣出了九十萬支手機,年底時,銷量已經達到一.二億支。其中,大部份手機都賣到了固網電話不發達的發展中國家,這些國家因此得以直接跳過固網,轉而發展出比西方還要發達的行動支付業務。

同樣的趨勢也正發生在太陽能和許多可持續發展技術上,這些科技都在迅速擴散世界各地。所以,眼前是個令人振奮的時刻。

當我國的總統……(突然咳嗽,引起台下笑聲),沒有不敬的意思,美國總統宣布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之前,我曾經很擔心其他國家會以此為藉口,也跟著退出。

結果正好相反,我所看到和聽到的是團結一致:不僅是全世界其他所有國家,還包括美國的州長們、市長們和企業界領導人。沒有人能夠阻止這場氣候運動、這場可持續發展革命。無論川普總統要怎樣,這場挑戰我們都將贏得勝利。(熱烈鼓掌)

事實上,巴黎氣候協定的影響日益強大。自協定達成以來,中國和印度等地已經取消了數百座煤電廠計劃;各地開始建設大型的、公用事業規模的太陽能和風能發電場,並引進許多其他新的綠色科技。印度最近也宣布了一項重大的能源轉型計劃,準備降低燃煤發電、大幅增加太陽能發電場,同時還宣布了二○三○年達到一○○%的車輛電動化目標,也就是再過十三年,印度所有車輛都將改為電動車。

最後一個問題,我們會改變嗎?我認為,我們應該把這場氣候運動,看成一場為了改變人類前景而奮鬥的道德運動。歷史上每個偉大的道德運動,都會有沮喪和絕望的時刻,人們都會問,「還要花多久的時間?真會有成功的一天嗎?」

兩百多年前,英國的廢奴運動遇到了強烈的反對壓力,很多人都覺得註定要失敗,但它成功了。英美等國的女性參政權運動,同樣面臨強大阻力,但它成功了。還有美國的民權運動、南非的反種族隔離運動,近年來全球各地的同志平權運動等,這些意義重大的變革運動都有一個共通點:他們都遭遇非常兇猛的抵制,導致很多提倡者也心生絕望。曼德拉就曾說過,「在事情完成之前,一切總看似不可能。」

但是,儘管擔心不可能,他們仍堅持走下去。在民權運動最黑暗的時刻,有個追隨者問金恩博士「還要多久才會成功」,「還要多久?不久了,因為沒有謊言能永生不滅,」金恩的回答成了名言,「還要多久?不久了,因為道德蒼穹的弧線儘管很長,但它會彎向正義的一方。」

別把大氣層當成下水道

每個運動,當混淆、枝節和雜音都逐一清除時,剩下的就是一個簡單的選擇:孰對?孰錯?

繼續允許奴隸制存在,是錯的;拒絕給女性投票權,是錯的;因為膚色不同而歧視,是錯的;因為種族不同而採取隔離政策,是錯的。

同樣的道理,讓我們的孩子無法得到在乾淨地球上繁榮永續生存的機會,是錯的。把天空當成人人可排污的下水道,是錯的。

我們選擇做對的事。帶給後代子孫希望,是對的;給他們一個乾淨、繁榮、可持續的未來,是對的。

對於那些懷疑「我們可能沒有意願做出改變」的人,我要提醒,永遠記住,改變的「意願」本身,就是一種可再生資源。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