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司法改革專題】司法受害者:一個白領工作者的司法荒謬劇

精華簡文

【司法改革專題】司法受害者:一個白領工作者的司法荒謬劇

圖片來源:

瀏覽數

3786

【司法改革專題】司法受害者:一個白領工作者的司法荒謬劇

Web Only

大陣仗拘提和媒體公審,換得一張不起訴處分,和回不去的人生。

2012年,41歲的劉清祺是台灣一家知名科技公司的產品副理。他開好車,有兩套房,有妻小,拿著公司配的高價股票,過著雲端人生,直到一天上班,他被一台車4個便衣警察帶走,人生就回不去了。

起因是他和兩個親兄弟捲入一場債務糾紛。

欠劉氏兄弟鉅款的林姓告訴人,向熟識的警局報案勒索,檢察官監聽一個月後,讓警方以恐嚇取財、強制罪等四項罪嫌,將三兄弟拘提到案。劉清祺被押回家搜索,再到警局做筆錄拘留一夜,隔日移送地檢署前,警方高調開記者會,向媒體陳列各種「證據資料」,宣佈查獲暴力討債放款集團。

傍晚劉清祺被檢方偵訊完無保釋回,第一時間進公司已經人盡皆知,主管請他先休假,一個月後收到解雇通知。

當你遇上「有罪推定」和「偵查公開」

「被警察帶走時,我原以為只是問話,在警局被銬上手銬才知道事態嚴重,」劉清祺回憶,「在偵訊時我一直很擔心消息出去會影響工作,出來後果然發現自己成了當日新聞頭條,跑馬燈整天播放。」

媒體和檢警的共生關係,常讓偵查不公開和民眾知的權利界線模糊。

由於劉清祺任職知名公司的白領身份,對媒體而言十分吸睛,在定罪前個資全被披露,大大影響了劉清祺的人生。

回家後,妻子鬧離婚,失業繳不出貸款,只好賣掉房子,快一年的時間他都在官司和失業中度過,人生跌入谷底。歷經幾次偵查庭,五個月後,檢察官以證據不足為由,對劉家三兄弟都以不起訴處分。

劉清祺以為不起訴書可以證明清白,回到工作崗位,沒想到因為「有污點」而破滅。他告原公司不當解雇,打贏了官司,隔年二月才復職。

檢警大動作的拘提和搜索,最後卻因為證據不足獲不起訴處分,對劉清祺來說,這趟台灣司法的奇幻旅程,每個環節都令他不解、無助和害怕。

警方破案和真實犯罪認定的距離

他疑惑,檢察官可以傳喚偵查,為什麼要大陣仗拘提?如果有向法院申請到搜索票表示證據應有掌握,為何最後還會以證據不足不起訴處分?沒有經過正式的起訴程序和定罪,媒體為何能取得個人資料未審先判?檢警偵查時,為何沒有告知可以找律師?

一位檢察官以實務經驗向《天下》分析,檢方之所以直接拘提而不用傳喚,應該是防範多人串供;至於發搜索票就是因為監聽一個月還證據不足,需要搜集更多證據,檢察官的程序不算失當,最後不起訴也算還了清白。警察做完筆錄就直接洩露個資宣佈破案,的確是主要問題。檢察官只能節制警察辦案,但偵查不公開和民眾知的權利本質上就存在一些矛盾,這種長年的警方文化檢方也無從插手。

但劉清祺確實是台灣司法現場的典型:面對國家機器的攻勢,被告往往是司法三角關係中,武器不對等的弱勢方。

劉清祺回憶,第一次檢察官還搞不清楚狀況,質問比較嚴厲,但第三次偵查庭開下來,就發現案子不如警方所說的嚴重,「檢察官還當場訓斥分局小隊長,這樣搞得我沒工作。小隊長說,他也是被林姓告訴人騙。」

他後來找上民間司改會協助,告警察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向媒體洩密,同時打民事的國賠官司求償百萬。最後警察以不起訴處分,國賠官司兩年曠日費時,法院在一審判賠七萬,他不服上訴,二審判賠十五萬。律師勸劉清祺一般國賠官司不容易贏,適時收手免得花更多錢,才結束這一場荒謬劇,人生慢慢回到正軌。

台灣司法現場的典型:面對國家機器的攻勢,被告往往是司法三角關係中,武器不對等的弱勢方。(圖為司法大廈,照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Winertai CC BY-SA 3.0)

遲來的正義也不是正義

檢警與媒體的共生結構、檢警院的官官相護,是劉清祺在這個不愉快經驗中最直接的感受,讓他對台灣司法充滿不信任。

「司法改革都是喊假的,有哪個深受其害的人介入討論,改善問題?」劉清祺認為,一般人選擇息事寧人,像他堅持投入時間和金錢打官司的很少,因為當時沒工作,身上還有點錢,就決定拼了。

打贏這起國賠案的辯護律師劉志賢認為,劉清祺的例子可以看出台灣司法體系很普遍的現象:有罪推定就沒有人權,警方為了邀功放任媒體公審,破壞偵查不公開原則。

劉志賢律師觀察到,檢察官雖然還給劉清祺清白,但不追究警察責任,「大哥處罰二弟,高高舉起輕輕放下,這就是台灣司法的現實。對當事人的工作、家庭造成不可逆的傷害,人生不能回復,檢警的責任卻沒被追究,國賠也是納稅人的錢。」

曾經義氣填膺,在申訴狀寫願意用生命證明自己清白,現在已事過境遷,劉清祺顯得平靜,但想來還是心有餘悸。

「當時我官司很多,告媒體、告警察、告公司…,最後國賠雖然判賠十五萬,但光律師費我就花了四、五十萬,更別說解雇期間沒有薪水和股票的損失,」劉清祺無奈的說。他發現自己是個收入不錯的白領,在媒體和司法面前都很弱勢,何況是一般人?

「遲來的正義也不是正義,到頭來都是一場空,最後還是浪費時間浪費錢,警察也沒有受到懲戒,以後一定還有人受害。」劉清祺氣憤地說。

而網路也留下了負面的新聞紀錄,吸血蟲、暴力討債成了劉清祺一輩子的標籤。但至少他已回去上班,贏了國賠,去年也升了經理,結束這場令人哭笑不得的台灣司法荒謬劇。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