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他為什麼帶著機器人「光虫」散步、曬太陽?

精華簡文

他為什麼帶著機器人「光虫」散步、曬太陽?

2010 音響機器人 BIGPOW(捷運中山站頂上公園) 圖片來源:李明道提供

瀏覽數

739

他為什麼帶著機器人「光虫」散步、曬太陽?

Web Only

Akibo Lee(李明道)為台灣流行音樂創作許多令人矚目的經典設計,對市場帶來深遠的影響,我們熟悉的羅大佑、陳昇、伍佰、阿妹、五月天….等包裝都是他的作品。他創作一系列的機器人家族,還帶著機器人散步、曬太陽。

8月13日起在板橋莊敬路62號新北市藝文中心大集合,20組機器人藝術作品、9組精細模型、100隻公仔、30米AKIBO ROBOTS巨型全圖鑑牆,並結合科技AR即時互動裝置新作品,打造機器人大軍磅礡登場氣勢。

■鐵之心及其擔憂

生命因為愛,而有了不同的樣貌。

鐵之心,要說的不是機器人安上了一顆肉團的心臟,指的是人的心意、意識,這是生命真正關鍵。

機器人有了生命,或者說擁有心意識,才代表具備生命力,這也是常對AKIBO ROBOTS產生的未來想像。不只科學家,即使凡俗如你我,也相信那是可見的未來,不完全僅僅夢想。

很多科幻小說和電影裡,都看到人類對機器人或人工智慧,在運算,生活技能大大跨越並具備人性特質後,有了愛恨仇情,開始感到擔心。

擔心機器人變壞,指的是心性、品行邪惡了,會傷害人類,破壞地球。一旦他們意識、智能高於人類,萬一造反,人類怎麼贏得了?電影尤其如此。《魔鬼終結者:創世契機》(Terminator Genisys)仿人形機器人一擁有自我意識就會作亂似的,結果當然邪不勝正,人類有了新救世主。

機器人極致進化就如生化人一般,電影喜歡編出的劇情,不外是生化人叛亂,人類必須有英雄收服,感覺人強烈需要的是無數英雄,不是生化人。偏機器人製造的境界,就是越像人越成功,可當如人一般時人類卻怕了!

異形前傳《普羅米修Prometheus》裡,生化人問地球人,早知今天何必當初。為什麼要製造生化人?人類的回答,你可以說無聊,也可以說是人的傲慢!

「Because we can!」

相信Akibo會說「Because of love」、「Because life」!

事實上謙卑是必須的。甚至不用怎麼深思,我們什麼時候害怕生下來的小孩比我們聰明?當他們不世事時,還到廟裡替他們求智慧,會不會擔憂孩子成了惡魔?組成集團為害公眾?如果所有父母願意打包票保證生下來的孩子,以後決不會幹出傷天害理的事,那我們為什麼要害怕機器人,有了意識,有了人性後。就必定傷害人類?

■可怕的是,沒有愛

一切都是不一定的,充滿無限可能和希望,但帶來困擾、麻煩,嚴重一點的是生命的耗損。好比人類的戰爭, ISIS不就是如此,這便是生命本身的樣態,因為不可能造得出神仙和大善人!

2012 AkiAkis

現今機器人製造的主要動力,是工商市場上取代勞動力使用,講不好聽點,是奴隸。因而當機器人智能超越人類,意識、性情宛若人類時,還希望他們聽令行事、無比順從,不是天方夜談嗎?

連帶想想,機器人該不該擁有機器人權?好比要機器人有七情六慾,卻要他們工作24小時,這是人類沙文主義!

不能因為他們不鏽鋼或其他先進仿膚材質,即使以後成為「似人類」的進化,就算在人面前默默流下了眼淚,都先入為主界定其為假,便不以生命體來對待。因而可以奴役、壓迫,可以棄置不顧等等,想想有些人對親人、寵物或玩具不也一樣嗎?

說穿了,是人的控制慾作崇,才有這些假設性難題。

本質上,人害怕的是人。對機器人未來的畏懼,所映照出的是人惡質、醜陋的一面。

所以當我看到Akibo帶「光虫」散步、曬太陽時,不光因為那是他的心血作品,還可以親切體會到,他把AKIBO ROBOTS視如己出,具有非肉眼可視的生命力。然後因為愛而能夠永遠,這使得外人久而久之,也可以感受到AKIBO ROBOTS做為公共裝置藝術,散發著強烈的說服力,還有一種想要擁抱的愛。

■永恆的追尋

科幻電影《成人世界》(CHAPPiE)裡,教人思考了機器人生命哲學,短暫與永恆,廢棄與常存,像是兩種極端的擺盪。結果是什麼呢?當我思索AKIBO ROBOTS的終極意義時,除了前述對消逝的挽留,天真的歌頌,愛與生命等等,底層都有種難以言明的不捨。

那不捨,也可以說是對永恆的迷戀與追尋。

淺因是人肉體太容易患病、傷痛,因壽命盡而消逝。這是極易可見的,然而也是人終其一生所抵抗的。雖生命終是有限的,但永恆的迷戀與追尋,卻成為人類科學、藝術、哲學、文明、宗教演繹的一大特色。

那永恆是什麼?很多哲學家與宗教的詮釋不同,比如佛家的輪迴觀;尼采以「意志」闡釋永恆輪迴;天主教的秘契主義認為,永恆不是時間的累積,而是時間的圓滿,像是「剎那即永恆」;德國當代哲學家雅士培(Karl Jaspers)強調面對死亡,人生是不斷死亡的過程。

科幻大師艾西莫夫(Isaac Asimo)在《永恆的終結》裡,談時間旅行,發明時間力場,建立永恆時空(Eternity)。

不管你信哪一種,在時光或永恆之前,人都是弱者,尤其當你以為「人定勝天」時,無知與殘酷是悲劇的循環。可我在AKIBO ROBOTS發覺了所引發的玄想,可能是種永續的光芒。因人而異,就像有人從鋼鐵意志,印證存在主義式荒謬的迴旋;也或者「一ROBOT一天下」,宛如立地成佛般,時空消融,恩愛成空,而後又萬物欣欣向榮。

還有如同AKIBO ROBOTS裡三頭六臂的SeiGei,只是笑了,意味深長。更可能是我想太多了,也許無所謂永恆,只想在一次又一次的AKIBO Robots Tour讓你我充滿童趣的記憶,快樂的神情帶給周遭人們歡樂,也就滿足了。

2011 SeiGei (台北國際設計大展)

■因為懂得而微笑

深受「新表現主義」影響的Akibo ,強調創作屬於自己獨特的圖像語言,「我的語言就是『機器人』、『鐵殼』的東西,我們知道機器人很多種,有的像一隻手臂幫我們在工廠生產東西;有的是扁扁圓圓的幫我們在家裡掃地;也有一些人形的機器人可以服務我們;但是我做的機器人希望是可以安慰人的心,陪我們在不安的時代勇敢的往前走!」

每次到外地都會順路看看自己的機器人小孩,「這些作品就好像我的小孩,慢慢變成一個大家族,這次大規模策動機器人集合展出,像是一種舉辦家族旅行的概念,是第一次,也非常地興奮」!

人類探索生死與永恆之謎一直都興致勃勃,不過像猶太諺語:「人們一思索,上帝就發笑。」

遇見或探望AKIBO ROBOTS我也發笑,我不是上帝,也不是嘲笑,我是帶著懂得Akibo的心會心微笑,猶如他天天游泳的毅力,一見他貼到臉書上的游泳照片便笑了!也有種佩服的味道。

2012 波麗士 8 號 (基隆市警察局八斗子分駐所)

追求健康、強壯,就是對永恆的膜拜。我揣度他和AKIBO ROBOTS,想帶給他兒子及其可影響的人們,一種「我永遠都在」的永恆隱喻,讓這世界感到貞定、安全而放心。即使世事瞬變,肉身危脆,但在機器人的意象裡,堅定虔信AKIBO ROBOTS所守候、護衛著的是,你我美好的家,散發著善意和愛的力量。

也許有些許曲折和忐忑,但回憶也好,透過作品不斷傳衍也罷,足可傳世或說是永恆,當然不是鐵,造型等等外表形象,而是與時空交會在你我心中迸現的意念,當下可能是夢想,可能是期待或一種不變的情意,存乎一心,便是無限親好、美善的隱喻,穿越時空,而有著AKIBO ROBOTS的笑意綿延。

看更多:由愛開始,長出AKIBO ROBOTS機器人家族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