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由愛開始,長出AKIBO ROBOTS機器人家族

精華簡文

由愛開始,長出AKIBO ROBOTS機器人家族

2011 ROBOT ANGEL (南港車站) 圖片來源:李明道提供

瀏覽數

1061

由愛開始,長出AKIBO ROBOTS機器人家族

Web Only

Akibo Lee(李明道)為台灣流行音樂創作許多令人矚目的經典設計,對市場帶來深遠的影響,我們熟悉的羅大佑、陳昇、伍佰、阿妹、五月天….等包裝都是他的作品。近年投入創作一系列的機器人作品,現已長成壯觀的家族,一切都由愛開始。散佈在城市的角落,你遇過幾隻?

藝術家Akibo Lee(李明道)的AKIBO機器人家族要開展了,8月13日起在板橋莊敬路62號新北市藝文中心大集合,20組機器人藝術作品、9組精細模型、100隻公仔、30米AKIBO ROBOTS巨型全圖鑑牆,並結合科技AR即時互動裝置新作品,打造機器人大軍磅礡登場氣勢。

同時,客座邀約日本攝影師近藤悟AKIBO ROBOTS作品參展應援、台港超維度Dimension Plus支援電路機器人互動工作坊、羽耀科技義大利DWS超高解析3D列印協力製作,我們一定要去體驗欣賞!

如果一時不能抽空,也能在不經意間與AKIBO機器人家族偶然相遇。

我有時候搭捷運出來經過Akibo的機器人們,就走過去摸摸抱抱他們,忙的話就用內心的念力說:「辛苦了!你們還好嗎?」有空就自拍,再上網貼臉書跟Akibo說:「我來看你兒女了。」一下子AKIBO ROBOTS的生命是那麼飽滿。

是不是很白痴啊?有人可能會想,那不過是鐵;有美學觀的說,那是公共裝置藝術。

也許部分是實情,確實這群機器人構成元素,不論鐵、合金、鈦金屬、奈米或光纖,也許以後擬真的仿膚質地,都一樣是物質構成。

■有情物質與心靈陪伴

公共裝置藝有的教人無感,視若無覩,可有可無,有的讓人歡喜親切、流連忘返,AKIBO ROBOTS是後者,原因是什麼?

機器人在大眾文化史,存在著迷人的源流,很多印象深刻的電影,像《星際大戰》的 C-3PO、R2-D2至今讓人難忘。在台灣是卡通「無敵鐵金剛」或「變形金剛(The Transformers)」都是無數人童年印象深刻的回憶與重要的心靈陪伴。

而機器人「Robot」一詞,源自1920年捷克科幻作家Karel Capek的《羅梭的萬能工人》(R.U.R.)裡的「Robota」,原意「契約工人」。在科幻小說裡,美國作家Isaac Asimov的機器人系列(Isaac Asimov's Robot Series)發揚光大且洋溢人道主義。

不論舞台劇、科幻小說、卡通、動漫,電影,機器人所產生的意象,充滿溫馨,擁有善良,美好的回憶,以流行的說法是非常療癒。

2014 台北尋寶隊 Taipei Team(台北兒童新樂園)

在現實裡也不只是工業用而已。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UNSW)46歲的機器人研究員和藝術家薇洛娜姬教授(Mari Velonaki),從1994年推展「魚鳥計畫」的「社交機器人(social robotics,為人類日常生活所設計的機器人)」,探索機器人與人類的互動,

薇洛娜姬教授說:
「我們對人類的了解愈深,就能設計出愈好的機器人。」
「機器人很簡單,人類很複雜,那是讓我們獨一無二的原因。」

講得好極了!

已限量上市、由日本軟體銀行(Softbank)與鴻海合作生產的Pepper機器人,同樣往協助、交流的層次發展,一種保護的、友誼的情感模式,未來更教人充滿無限想像。但我非常贊同澳洲學者薇洛娜姬教授所強調的,複雜的是人性,而機器比我們單純多了!

AKIBO ROBOTS這一系列作品,如果你用心體會,所映現的也是一種單純。有Akibo個人與孩子間堅定的親情,一種不變的證明。回應到觀者身上,能激起的,除了卡通電影文化上的集體記憶外,更大的社會情緒,在於現今寂寞的人際所企望的情感渴盼。

鐵是冰涼的,而人是有溫度的。

羅‧埃斯卡皮(Robert Escarpit)《文藝社會學》一書裡指出:「閱讀文學作品是擺脫荒謬的人類生存的一種辦法。」

任何一種藝術創作和欣賞都如此,AKIBO ROBOTS也一樣。

■鋼鐵意志與純真

一切都由愛開始。

Akibo最早因思念遠在溫哥華的兩個兒子而創作的Fu、Tano、Bubble三個機器人在網路潛水探險的故事,往後開始一系列感動人心的機器人角色作品,像會分享音樂的Big Pow、陪大家看動畫成長的1哥5弟;保護市民的機器戰警波麗士八號、陪小朋友遊玩的尋寶隊等等。

當然可以理解,為什麼以鋼鐵為材質,因為台灣多雨且偏酸,戶外公共裝置藝術為免經常維修或重置,有時也有人為損傷、破壞,堅哽的鋼鐵或不易受損的金屬材質是必要的。

可其中暗喻著對傷害的恐懼,對殘缺的彌補保證。在情感上的正面反射,傾向於堅定、剛強、勇敢、守護的意味,猶如人們常歌頌的鋼鐵意志。

因而當我聽Akibo說,他定時探巡、修護、升級AKIBO ROBOTS的外表功能等等,再到各具不同意義的社區店家駐展,也有「回家」一同聯展,如同他自己的孩子,也是藝人一般,而非「Robota」,「契約工人」。

所不同的是,他對AKIBO ROBOTS的深情。很少藝術家對自己作品是冷酷的,視為心頭肉,如同兒女手足,人之常情。巧妙的稱為ROBOT,是種堅強的隱喻外,無非愛!這是藝術創作根本。

2011 SeiGei (台北國際設計大展)

觀賞與欣賞者情感上昇起的,從童年延伸而來的單純、快樂,特別能讓孩童一見便共鳴,好像看到自己同伴,很多大人也能會心而笑。顯然其所輻射出的,人們渴望的純真。

純真之美好,在於讓人心安、不麻煩、不複雜迂腐,這也為什麼宮崎駿動畫電影主角都是孩童,卻教人看之不厭。

不論單純、天真或童年回憶等等,AKIBO ROBOTS特質教人深愛的是,那我們所逝去的、消失的、懷念的,統稱為不可再得之美好,也可以說這是人類的缺陷,有人稱為劣根性。才使懷舊常是美學領域,但AKIBO ROBOTS不是以新舊來定義的。

李明道以機器人來告訴我們所失去的妙善,不是直接以「LOVE」字書之塑之,他不慣於這般「肉麻」!肉這樣的質材太真了,反倒容易變假,讓鐵有了種反諷性,鐵了心,是機器人在人性回饋上的極致展現。

看更多:他為什麼帶著機器人「光虫」散步、曬太陽?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