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司法改革專題】台灣司法改革 究竟要改什麼?

精華簡文

【司法改革專題】台灣司法改革 究竟要改什麼?

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總結會議將於本週六(8月12日)登場。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4430

【司法改革專題】台灣司法改革 究竟要改什麼?

Web Only

司法是國家實踐正義的最後防線,但民眾信任度卻不到三成,改革千頭萬緒。這場司改國是會議,將打算把台灣的司法體制帶向何處?

執政一年、被形容「同時開好幾個戰場」的蔡英文政府,將在8月12日召開司改國是會議總結會議。經歷了4個月40場國是會議和公聽會後,得到的12項決議,做出最後共識。

這12項決議,包括人民參與審判、司法官的人才養成晉用及淘汰、獄政改革、法學教育、司法中立及效率等議題,涵蓋面廣。

和年金改革的戰場在街頭不同,首次由半數以上非法律人參與的司改國是會議,則是內部刀光劍影。

由下而上的審議民主,蒐集上百條問題,分成五組、讓50位法律專業及51位非法律專業的委員討論。廣徵民意使議題發散,會議期間有委員退出、向媒體放話投書論戰,法律人與非法律人、審檢辯學(法官、檢察官、律師、法學界)四方交鋒不斷,多位基層法官及檢察官向《天下》直言,這次司改議題陷於枝節,見樹不見林,往往跟到一半就放棄。

司改國是會議籌委會副執行秘書林峯正接受《天下》採訪時表示,非法律人帶進外界對司法的疑慮,就算引起爭論也沒關係,重點是讓法律人能廣納社會意見,「這是凝聚社會共識的過程,有了民意基礎,也會讓主管機關更容易推動改革。」

民眾有感或無感,總統改革的政治意志在哪?

然而,這次司改議題林林總總,有制度問題、操守問題,也有個別修法。每個倡議和主張都有不同的價值觀前提,討論常陷於末端,再加上各方本位主義,取得共識困難。

「讓司法回歸屬於人民的司法,」寫在蔡英文的政策白皮書中,蔡英文也不只一次強調,要推動「有感司改」。但一位總統府幕僚私下承認,社會期待和政府想改革的方向不大一樣,一般民眾只在乎壞人是否速審速決,對於體制的結構問題、司法的程序正義及被告人權,不見得「有感」。

但是司法界人士想要釐清核心問題。今天台灣司法很大的問題,不只是民眾、甚至連法律人都沒有思考,我們學了西方的憲政民主制度,所相應的司法權要扮演什麼角色?」台北高等法院法官林孟皇認為,和華人社會的「包青天」情結不同,人權和權力的制衡才是現代憲政體制下的司法核心價值,「我們應該要『觀念變革』,但司法國是會議只有處理『制度變革』。」

司改國是會議第一組委員、律師黃致豪認為,我們的訴訟制度究竟要往大陸法系的職權主義、或英美法系的權力制衡來走,這關乎價值選擇,需要有更多的討論和思辯。

這兩個不同需求交會的司改會議,端出什麼共識?目前提出了制度上的監督。

人民為何不信任司法?審判獨斷、檢察獨霸

外界質疑,台灣面對的內外挑戰重重,如果沒有清楚聚焦和急迫性,又為何選在此刻推動司法改革?

「司法體系就像醫院,要出問題了才會願意面對。司法是國家解決爭端的最後一道防線,若無法取信於民,社會會陷入叢林法則,」一位不願具名的法律學者、同時也是司改國是會議委員分析。

民間司改會的民調顯示,台灣民眾對司法信任度長年不到三成,解嚴前的法院及檢調系統常被當局者做為政治工具,即便30年後司法現場的問題已經不同,但司法不公的印象還是揮之不去。

根據成大政治系教授王金壽2008年的研究〈台灣司法改革20年:邁向獨立之路〉,1987年台灣解嚴後,進入了民主憲政體制,但司法卻是最晚回應民主化的部門。無論是1993年的法官改革、1998年的檢察官改革或1999年的司法改革,都是有限度的內部推動,如果民主已是台灣選擇的價值,則司法還是不能迴避一個基本問題:「誰來監督監督者?」

「台灣司法的真正問題,是法官和檢察官以『司法獨立』為由不受監督,導致審判獨斷、檢察獨霸,」林孟皇認為。

法院該改什麼?淘汰機制、人民參與審判

2010年爆發的高等法院司法官集體收賄案,嚴重打擊法官信譽,民間流傳收買二審法官才有用的說法。一位不願具名的非台北地院法官認為,5%~10%不肖法官的說法過於誇大,引起法官界反彈,但實際上2%~5%應不為過,「法官界一直在講自律自清,但這個圈子鄉愿不可能做到,必須要有正式的淘汰機制。」

而判決不符合人民情感的「恐龍法官」,一則和法官歷練過於單純,二則和人民不了解司法有關。

「譬如八仙塵爆事件、台南地震維冠大樓倒塌,大家覺得法官輕判,但我們的法律業務,過失致死最重就是5年,法官只能依法量刑,」林孟皇強調,「人民對法律的理解和實際有落差,壓力會落在法官身上。但不合理的法律必須透過立法處理,台灣刑法從1935年制定到現在,無論是時代或地域,早已不符合需求。」

避免法官先看到起訴書而有「預斷」的問題,「起訴狀一本主義」的倡議獲得討論外,林孟皇也認為,人民參與審判是未來趨勢,除了幫助判決更周全,也能對法官達到制衡效果。

檢察體制該改什麼?人事制度、權力監督

而改革阻力最大的檢察官,則是這次攻防重點。認為外界欲將檢察官的「司法官」屬性改成「行政官」,政治更容易上下其手,激起了青壯派檢察官的「危機意識」。

「外界對檢察官的指責還停留在解嚴前,但現在年輕檢察官也是看著冤案長大的,我們會覺得被當成箭靶士氣低落,」台北地檢署的基層檢察官陳宗元坦言,外部的指責引發大家的危機意識,但他也同意,批評聲浪讓內部的權力結構比過往鬆動、基層檢察官更敢表達,也是好事。

由台北地檢署檢察官林達等人召集的「劍青檢改」,針對檢察體制比較嚴重的「上命下從」文化,主張內部人事改革。法務部長邱太三先從基層檢察官票選主任,以及一二審輪調制度先著手,擋住外界的砲聲隆隆。

「要往前挪動,當然是從抗拒較小之處開始做,先開一扇門,大家才不會一直在原地對峙,」林峯正說。

司改國是會議做為蒐集意見、凝聚共識、形成民意的功能已經告一段落,接下來的戰場在立法院。

但議題洋洋灑灑,有沒有改革的先後順序?林峯正表示,會尊重主管機關的提案,協助做立院和跨部會的溝通。民進黨黨鞭柯建銘已說,黨團不會照單全收,那就看國會過半的黨主席蔡英文,改革意志到什麼程度?(責任編輯:黃韵庭)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