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別人眼中 你是什麼樣子?

精華簡文

別人眼中 你是什麼樣子?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5048

別人眼中 你是什麼樣子?

天下雜誌出版

你在別人眼中,是什麼樣子?別人都是客觀地照著真實的你來看待你嗎?他們對你的觀感,跟你所想的一樣嗎?與其等待別人對你做出更準確的評斷,你必須主動參與!穿透人們的心理偏見,傳遞你真正的想法與意圖,學會如何與不同個性的人溝通,留下你想要建立的形象。

從統計上來說,別人如何看我們,與我們認定自己如何被看待,這兩者之間的相關性微乎其微。噢,當然,你也許會猜中一些,但我保證,你大部分都猜錯了。

若不明白這點,你就會像其他人一樣,很可能活在兩個充滿謬誤的假設中:第一,其他人都是客觀地照著真實的你來看你;第二,其他人都是照著你看你自己的方式來看你。這兩個假設都是充滿謬誤,有兩個簡單原因。

▎第一個原因:你是層層包裹的謎中謎

首先,你遠比自己想像的難以解讀。事實上,沒有人像一本攤開的書,可以完全被看透。要真實、完全、百分之百準確地了解你,其他人必須能夠直接察看你的心思。儘管神經科學的發展日新月異,還是不可能做到這樣。因此,對周遭來說,你還是不免保持某種程度的神祕感。

而且,在幫助別人了解你這件事情上,你做的也沒有你想的多。你的情緒並不如你意識到的那麼顯而易見,你的表情也不那麼明顯。

研究指出,極端強烈而基本的情緒,如驚訝、恐懼、厭惡及憤怒,相當容易解讀;但我們每天經驗到的、較為細微的情緒,就沒有那麼容易解讀。你有點挫折的表情,可能跟你有點擔憂、困惑、失望或緊張的表情,沒什麼兩樣。你的「我因為你剛剛講的話而有點受傷」的那張臉,可能看來非常像「我完全不會因為你剛剛講的話而感到受傷」的那張臉。

然而,當你對自己說,「我把我的意思表達得很清楚了」,或是「他知道我是什麼意思」的時候,十之八九,其實你沒有,他也沒有。

心理學家把這稱為洞悉的錯覺(編按:transparency illusion,指認為自己很容易被他人看透,或認為自己很容易看透他人),而我們都是它的受害者。

▎可被準確解讀的條件

不過,也沒有人完全無法被了解。事實上,我們當中有些人確實比其他人更容易被了解。這些人表達自己的方式,似乎可以讓他人比較準確地認知他們。心理學家把這種能力稱為基本上是可被準確解讀的(judgeable),或者正
如人格專家大衛.方德所說的,是一個「好的對象」。

究竟哪些因素讓一個人比較可以被準確解讀?方德認為,要被他人準確評估,有四件事必須發生。這個對象必須(1)提供可利用的資訊,以及(2)確定資訊是相關的。然後,與這個對象互動的人必須(3)察覺或注意到那項資訊,以及(4)正確使用資訊。

現在,讓我們把重點放在你(也就是目標對象)能控制的部分。要能夠被判讀,你必須把有關於你的、可利用的資訊提供給他人,這些資訊應該要能證明你想傳達的特質(換言之,只知道你畢業於哈佛大學、在班上名列前茅,並無法讓我知道,你是如何討人喜歡、誠信可靠、創意十足,或是隨遇而安)。

所以,如果你是非常含蓄害羞的人,幾乎不向周遭的人透露想法和感覺,那麼他們對你必定所知甚少,只知道你很含蓄害羞這個顯而易見的事實。

這麼做的危險在於,人們通常會自己填空,自行想像出關於你個性的全貌,而那些可能是或可能不是(通常不是)準確的。

有心操弄的人士可以利用這種動態模式來凸顯他們的優點。比方說,我以前在研究所有個辦公室同事,在談戀愛時是出了名的拘謹。事實上,他平常就相當拘謹,但到了約會時,他更是刻意地幾乎不說或做任何會透露他真正想法和感覺的事情。他完全像是一本闔起來的書,讓人無法看透。

我有一次問他,這是否會影響他和那些出現在他生命中的女人的關係。他以難得一見的坦誠告訴我,他是故意的,因為他發現女人通常會以正面的態度詮釋他的沉默(「他好有神祕感⋯⋯」、「他深謀遠慮⋯⋯」、「也許他以前受過傷害,我敢打賭他一定非常感性⋯⋯」)。他說,她們為他虛構出來的個性,遠比他真正的個性好太多了。

對身為心理學家的我而言,這個現象十分有趣。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對當時仍為單身女子的我來說,感到的恐懼可真不是一丁點。

暫且撇開我以前那個同事不談,讓他人容易準確地解讀你,絕對是比較好的事。研究一再顯示,比較可以被解讀的人,他們的心理適應能力較佳:他們比較快樂、比較滿意個人生活及職場生活、擁有比較持久而正面的人際關
係,並且具有比較遠大的使命感。

他們覺得能夠活得更真實,也對自己是否有自知之明深具信心。這很有道理。當其他人依照你看你自己的方式來理解你,你就不用像那些長期被誤解的人一樣,得接收與忍受那些擾亂人心、導致自我懷疑的回應。當人們「懂你」,而提供適合你的機會和支持,生活就會更簡單、也更有意義。

▎第二個原因:你的行為和別人的詮釋有關

兩個核心假設(其他人都是客觀地看你,以及他們都是照你看你自己的方式來看你)之所以謬誤的第二個原因,在於其他人從你這邊獲得跟你有關的資訊,以及你所說的話和從事的行為,從頭到尾透過詮釋才賦予意義。

這一點可能會有點難以理解,因為這感覺起來完全不像是認知在發揮作用。認知這回事在感覺上應該要像是我們直接就看見那裡有什麼,好像並沒有經過詮釋這道程序。

想像你在賣場巧遇鄰居史蒂夫,他對你說:「嗨!真高興看到你!」似乎毫不模稜兩可,明顯表示他很開心見到你,因為他真的很喜歡你——當然,除非他是在諷刺(他的聲音是否有古怪的語氣?當他跟你說話時,是否看別的地方?)或者,他只是假裝很開心,因為他想從你這裡得到什麼好處(是不是到月底了?史蒂夫通常到月底就身無分文了⋯⋯)。還是,他可能只是表示禮貌(嗯⋯⋯)。

好吧,現在想像你和史蒂夫在商品陳列架旁的走道開始聊天。但他一直凝視遠方。這實在很沒禮貌,不是嗎?史蒂夫真是無庸置疑的怪咖。除非他有心事(不是有人說他母親生病了?)或者,他也許只是心不在焉(畢竟,他正採買到一半)。

字串(如「嗨—真—高—興—看—到—你」)及行為(如凝視遠方),是我們試圖了解他人的線索。但正如你看到的,這些字串和行為本身並沒有什麼意義。我們必須從那個人的相關背景,從我們所知道(或以為我們知道)的每件關於他的事,來搞懂它們的意思。

所以,如果你認定史蒂夫對你有好感,那麼史蒂夫的問候看起來就會是友善與真誠的。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如果你覺得史蒂夫已經故意冷落你一段時間,那麼你就很可能會懷疑他的誠意。

所以,如果言語和行為必須透過詮釋才能賦予意義,你永遠都不可能被「客觀」看待(史蒂夫也不可能)。再者,由於你是透過獨一無二的管道獲取你自己的想法與意圖,周圍其他的人只能猜測你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這就不難明白,為什麼詮釋的結果可能南轅北轍,以及為什麼其他人不會依照你看你自己的方式來看你。

▎連夫妻都無法了解彼此

一般來說,研究通常顯示,女性平均而言比男性在社交上更為敏銳,也更在乎人際關係,因此女性會花更多心思去準確評斷他人,以及了解他人是如何看待她們,這相當合理。不過,即使是在女性之間,她們對自己的看法與他人對她們的看法,這兩者之間的相關係數,充其量也不過算是中等而已。

那麼,真正彼此認識的人,如已婚夫妻,又是如何?他們共度一生,經歷同樣的人生起伏,同樣的歡樂與煩惱,而且(通常)睡在同一張床上。你的丈夫或妻子與你如此親密熟悉,一定會以你看待自己的方式來看你,對吧?

可嘆的是,配偶之間的認知,也呈現極為顯著的差異。但有趣的是,這些差異也非常容易預測。

這些認知偏誤在一項研究中被闡釋得淋漓盡致。該研究訪問44對已婚夫妻,其中差不多有一半正在接受婚姻諮商。正在接受諮商的夫妻(或者,如研究者所稱的「焦慮」組)較可能產生負面偏見,他們對配偶的認知,遠比配偶的實際行為更糟,且較認為配偶得為任何不良行為自行負責。所以,當賴瑞自認為是相當認真負責的人,只不過偶爾忘記把垃圾拿出去(誰沒忘過?)他的妻子蘇珊卻覺得,他不負責任又不替人著想,害她得(再一次)收拾爛攤子。

未接受諮商的夫妻(「非焦慮」組)則傾向正面偏見,也較為寬容。所以,當包柏忘記把垃圾拿出去,瑪莉會認為他只是有點心不在焉,但完全可以理解;要知道包柏的工作有多辛苦,而且,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嘛,不是嗎?也許蘇珊是對的,而瑪莉是個傻子。我並不是說,這些偏見當中,某一項是正確的,而另一項是錯誤的。

事實上,依照定義,所謂偏見,就是有時候是錯的(從另一方面來看,婚姻中的負面偏見顯然很可能讓你處於婚姻諮商中,這著實令人深思)。但合在一塊兒看,就很容易發現為何朋友和情人之間的誤解如此普遍,為何我們的人際關係(人生終極成功與幸福的關鍵)會如此緊張。

本文摘自天下雜誌出版《沒人懂你怎麼辦? - 不被誤解‧精確表達‧贏得信任的心理學溝通技巧》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