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因性別歧視文,開除工程師,Google是錯的嗎?

精華簡文

因性別歧視文,開除工程師,Google是錯的嗎?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3368

因性別歧視文,開除工程師,Google是錯的嗎?

Web Only

Google已經開除了寫下爭議性別歧視文、反對多元化計畫和招聘慣例的工程師;Google執行長皮蔡((Sundar Pichai))提前結束假期,趕回來處理爭議,表示這份「無禮的」文件強化了「有害的性別刻版印象」。Google的做法是對的嗎?

備忘錄的內容為何?

資深Google員工戴摩爾(James Damore)在內部備忘錄中表示,嘗試多元化計畫、試圖讓更多女性加入科技產業的科技企業,也許根本看錯了方向。他認為,科技產業的男性多於女性,不只是因為招聘慣例、教育或歧視,而是因為生理差異。

他表示,女性「平均而言對人比較有興趣」(與事物相比)、「更具合作能力」、「更傾向於焦慮」,這些特質也讓她們難以進入科技產業,或是無法升至科技產業的頂端。

他也表示,由於「意識形態回聲室」、「羞辱文化,以及可能會遭到開除」,在Google工作的人通常不能說出這樣的意見。(備註:「回聲室效應」如同同溫層,在大回聲室裡,只聽得到自己的回聲,人們認為自己真理在手,絕對正確,變得越來越固執已見,難以傾聽對面意見和與人邏輯對話。)

這份備忘錄在獲得數日的內部關注後,戴爾摩也遭到開除。根據報導,他正在考慮採取法律行動。備忘錄和戴爾摩遭到開除,已經在社群媒體上出現大量討論,有人同意他的看法,有人想給他工作,有人則反對他的看法。

有些人認為:開除是言論審查

「我認為企業不該只因為某人表達自己的意見,就開除那個人,」壓力團體查禁目錄的金斯堡(Jodie Ginsberg)認為,開除戴爾摩確實是種言論審查,「是的,這傳達出的訊息就是,人不能自由表達自身的信念和意見,我們應該封鎖那些我們不同意的看法。」

「公開地討論那些看法,才是比較好的做法。」

「這位作者相信他的看法會受到尊重、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安心地說出口,這也是十分合理的預期,」新墨西哥大學的演化心理學家米勒(Geoffrey Miller)認為,開除戴爾摩,拉低了他對Google的評價。

他繼續說道,「這對Google來說實在丟臉。我曾經以為Google是地球上最酷的企業之一,我使用它們的各種軟體,但現在我只是覺得,我是在支持一頭意識形態巨獸。」

有些人認為,Google應該開除他

「我不是非常支持大力要求開除某個人,但以這次事件而言,他的做法會傷害他的同事,」科技作家(Kate Bevan)表示,另一方面,這份備忘錄也為女性員工創造了一個具有敵意的環境。

「如果你挺身公開聲明,你覺得許多同事因為染色體所以不適合這個工作,你就是在告訴你的同事『我覺得你不夠好』。」這與Google執行長皮蔡在致員工信中的說法相符:「認定我們一部分員工擁有某些會讓他們在生理上不適合某種工作的特質,既無禮也不能被接受。」

貝凡表示,「最棒的工程師不一定是男性。如果你繼續將徵才範圍限制在某一種人,你必定會雇用到一些平庸之人。」她認為,更多元的工作場所對業務也會有幫助,「如果你的勞動力有限制,也你製作的產品也會受到限制。」

引用的科學證據可信嗎?

米勒對BBC表示,戴爾摩在科學上大致正確,「對於我們已知與不知的事物」亦展現了「相當不錯的判斷」。他寫道,這份備忘錄「在任何心理學博士班課程中,都至少能拿到A-。」

但阿斯頓大學的認知大腦造影教授瑞彭(Gina Rippon)並不同意此看法。她認為:「對我來說,關鍵在於他搞錯了不少科學。他論據的基礎是錯的,我不知道他讀了什麼。」

用性別總結整群人的特質,大開地圖砲

事實上,備忘錄中提到的一項研究的作者,已對此爭議提出回應;他表示,利用某人的性別來總結整群人的人格特質,就像是「用斧頭來動手術」。瑞彭教授表示,「有些領域的科學變動速度,也許比科學的傳遞更快,而這正是其中之一。他似乎認定,生理性的事物必定無法改變。」

瑞彭指出,處理空間任務的能力,常被視作男性與女性大腦運作的不同之處,但玩過多少電玩,其實會影響此能力。多玩電玩,或是進入不同的環境,都能影響個體的大腦。

她繼續說道,「就算你接受兩性確實有些生理差異這樣想法,所有的研究者也都會強調,這些差異實在太小,絕對無法解釋Google那樣的明顯性別缺口。」
Google的數據顯示,其技術性職位只有20%為女性,而非技術性職位則有近半數為女性。《次等》(Inferior: How Science got Women Wrong)的作者塞尼(Angela Saini)同意瑞彭的看法:「差異並沒有我們想像得那麼大,存在於社會之中的性別缺口,也無法以生理差異來解釋。」

站在企業的經營來看,Google開除的作法或許是對的。

在Quora上的討論認為,開除爭議員工,是維持「政治正確」的企業形象,不要為了維護一個人,失去廣大消費者的心;引用了看似科學性的解釋,卻傷害了相對弱勢的族群,如果公司包容這類的事,會有人為此感到光榮自豪嗎?開除的舉動,對未來的招聘,以及穩定現在員工的感受是有所助益的。

但事實仍舊是,在Google這類科技企業中,男性員工遠多過女性員工。

2016年針對矽谷女性進行的研究發現,受訪女性中,超過半數曾一再被告知她們太具侵略性,近半數曾被要求做一些男性同事不會被要求的低階工作,例如記筆記、訂食物等。

Google在走完這條備忘錄引發的公關鋼索之後,必定會將焦點重新放回這些議題。

資料來源:BBCForbesCNBC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