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賴英里──從長笛首席變寒舍餐旅指揮

精華簡文

賴英里──從長笛首席變寒舍餐旅指揮

寒舍餐旅董事長賴英里從樂團長笛首席跨入飯店經營15年,最新戰場挑在宜蘭礁溪,將推出礁溪寒沐酒店。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33804

賴英里──從長笛首席變寒舍餐旅指揮

Web Only

7月酷夏的中午,陽光灑進礁溪寒沐酒店的落地窗,映出樹影。這裡,是寒舍餐旅董事長賴英里選定的新市場,一個從來不缺競爭的戰場。選在暑假完工,不難看出賴英里打算在冬季正式營運前,全力衝刺。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採訪正式開始,賴英里從包包裡拿出一疊資料,當《天下》記者問到數字、營運相關問題時,她不急著回答,而是從資料裡再次確認。瞥了一眼,發現上面佈滿她用黃色螢光筆、藍字原子筆註記的痕跡。「剛當上副董時,有次在家裡看財報,看得有點疲憊。那時我先生(蔡辰洋,寒舍集團創辦人)對我說:『當副董,就要看懂這些。』於是我跟公司的同事求教、學習,」要求自己達到標準。

過去,每天與音符琴譜為伍,現在,生活繞著數字報表打轉。賴英里從知名的長笛首席,成為寒舍餐旅董事長。

賴英里接受《天下》專訪時指出,「一個人演奏得再好,也不可能獨自完成貝多芬的曲子。在交響樂團,我們聽從指揮,奏出協調的樂章。現在轉換到不同領域,好像我從以前的首席長笛手,變成指揮。我仍然是一樣的信念。」

細數自己踏入飯店領域的歷程,2002年擔任寒舍餐旅藝術總監、2005年接任副董事長,歷練至2015年,從蔡辰洋的弟弟蔡辰威手上接下董事長一職。

角色蛻變,正巧也是寒舍餐旅從興櫃轉上市的階段,她說,「過程不是一夕之間的改變」。然而,無論對企業或個人,都是重要的成長。

談到經營狀況及數字,賴英里會仔細確認佈滿螢光筆註記的資料。(邱劍英攝)

「任何事情都要做功課」,賴英里指出,她喜愛藝術,到處看展、閱讀書籍、向人請教,下了很多功夫。管理如是,「我跟不同主管一起上課,過程中,不僅學習,也了解彼此想法。」

「我認為管理方式不分性別。每個人都有他的風格、個性。像我先生比較霸氣,但他也不是一言堂。我對這個角色,有自己的見解,」賴英里說。

專訪,是在餐桌上進行的。賴英里發現鴨胸煎得太生,她客氣地對外場人員說,「我有點沒辦法吃這樣的生熟度耶,可以請廚房幫忙再處理一下嗎?」而記者曾多次與蔡辰洋用餐,發生類似狀況時,蔡辰洋通常是直接說:「這份不行,再重出一份。」

賴英里專訪現場,請見影片

建築師、前實踐大學設計學院院長安郁茜與賴英里是相識多年的好友,她這麼形容賴英里:「她身上有種柔韌力量。因為柔和,能解決許多不必要的問題,要面對的障礙自然就少了。」

安郁茜舉例,「面對組織的壓力,總是會有很憋氣的時候嘛。例如在工地,已經跟工頭講了4、5次,後面還有一萬件事情排隊等著,就會忍不住大聲講話。但是賴英里好像沒有下載『爆炸』這個功能耶,講到第8次,她還是很溫柔。」

安郁茜接著說,「在近代,如果女生當家,她就會有一種形象叫『男人婆』,因為妳跟男人學辦事的方法,再加上挫折。但是很奇怪,賴英里沒有耶,這個音樂家變成企業家,溫柔還是她的基盤,她有多面向能力,好像文藝復興人,同時擁有音樂素養、運籌帷幄等多種能力。」

從小就會表達主見

賴英里說,「我從沒想過自己會成為上市公司董事長,看著集團的飯店一間間開幕,雖然跟原本想像的生活有差距,但我樂在其中,因為我對藝術的喜好,都可以在這些空間裡實現。」

談起孩提時代,小時候看到同學上鋼琴課,好奇之下,也讓鋼琴老師帶領著她彈了幾個單音。這幾個音符就像問路石,敲響了她的音樂之路。

「我回家後就跟我爸爸說:我想學鋼琴。而且連老師都找好了。」進入光仁中學音樂班,據她當時的同學透露,賴英里出挑的才華與長相,讓她在念書時,已是校園裡的明星焦點。

再從溫哥華念完書回到台灣,賴英里本來想繼續到巴黎進修。「當時台灣最好的聯合實驗管弦樂團(今國家音樂廳交響樂團)徵長笛,只有一個名額,我其實心裡想出國,打著考考看的心態,沒想到考上了。」

站在人生的選擇點,出國進修或是進入職場?「學音樂大概兩條出路,一是教學,走學術領域;一是演奏。想了想,我念完書回來也是要考樂團,到時已經沒機會,畢竟這可遇不可求。」

「職場上的教育也是教育。進入交響樂團後,是我音樂生涯裡學習最多的階段。現在回過頭看,我仍然會做出相同的決定。」那年的她,24歲。

一路走來,外表柔靜的賴英里,處處展現自己的主見與堅定。對於要做的事,「我是個不輕易放過自己的人,」她說。

當長笛首席時,「我每天練習5到8個小時。樂團最多每年要巡迴100場,一個月有25場演出,而且是三套不同曲目輪流。我記得有次跨年,在台中表演完,我一個人待在飯店房間裡,跟著電視一起倒數,終於有種放鬆的感覺了。」

兵家必爭之地,更要攻進

行事低調的她,經營也有自己的主見。選擇在觀光景氣低迷的時刻拓展新飯店,又是在宜蘭一級戰區,前後左右幾乎被競爭對手包圍。賴英里分析,「我們當然做過功課。礁溪近年的來客數一直成長,平均房價達7000、8000元,甚至比台北還好。」

「我們想自創品牌,也一直想拓展度假酒店型態。從3年前開始規劃,想找離台北近、有好食材的潛力市場。宜蘭礁溪是前幾名選擇。」賴英里帶著《天下》採訪團隊,參觀將於8月16日試營運的寒沐時指出。

何況,「哪裡不競爭?開飯店最重要的是『地點』,如果這裡不競爭,我們也不必來了,」語氣向來輕柔的她,眉宇間透露出一股豪邁自信。

在賴英里主導下,藝術氣息濃厚的寒舍餐旅,用「策展」概念設計飯店。例如2010年開幕的台北寒舍艾美酒店,以「光和影Light and Shadow」為題,是全球第一家將當代藝術策展概念,導入空間設計的飯店。飯店以所在地點、客群屬性、價位,定調好整體主題,藝術團隊再依主題大量搜尋符合風格的作品,讓藝術先就定位。「不是飯店蓋好了,才想哪邊空空的,要不要找幅畫來掛。」

即將開幕的礁溪寒沐酒店外觀。(寒舍餐旅提供)

賴英里說,寒沐位在宜蘭礁溪,希望以溫泉洗滌旅人的心,詮釋悠然的度假生活。所以,「策展主題是『淡然寧靜』,我希望藝術品的底蘊要安靜、簡約,而且要串聯在地、自然地景元素。」有次,賴英里在香港藝廊看到一件水漣漪的作品。「那感覺對了,就是我想要的淡然寧靜,馬上決定寒沐要與她合作。」巧的是,這位設計師是蔡辰洋的姪女、台灣藝術家蔡佳葳。

主打輕資產策略,毛利率高於同業

寒舍餐旅採取「輕資產」策略,只經營,但不擁有地產。讓有限的資金做最大的運用,這對正在起飛的企業來說,是快速擴張的法門。

「我們重質不重量,每一個新開的點,都確保是成功(賺錢)的才投資,」賴英里表示。

攤開財報,寒舍餐旅去年營收42億台幣,營業淨利率7%,算是不錯的成績。今年營收雖較去年同期下滑,但淨利仍然相同。近4年的毛利率都在40%以上,高於其他上市的觀光餐飲業平均約35%的數字。賴英里指出,毛利率歸功於兩部份。

一是留才。「旅館是人的行業,有經驗的員工可預先判斷市場風險,省下成本。」她舉例,全公司中階(副理級)以上主管,服務年資超過5年者達82%、服務年資超過3年者達89%,在流動率頗高的服務業,也代表了團隊的穩定度與忠誠度。

二是節流加開源。集團從2016年起,有計劃整合集團內部資源,例如合併各家飯店的採購部門,可以量制價,重複人力則調整工作內容。開源是持續拓展具商業潛力的新營業據點,像2019年將在台北松江南京路口開幕的精品旅館。

安永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執行長傅文芳指出,通常財報的毛利率表現較其他競爭者佳,有兩個可能,一是成本減少,包含原物料、人工成本降低;二是售價提高,品項的單位收入增加。高毛利率反映出控制成本的能力比較好。

未來,夢想藍圖在心裡

時序回到2016年初,蔡辰洋因心肌梗塞猝逝。

談起蔡辰洋,賴英里回憶,「是他帶領自己親近中國藝術殿堂」,也是蔡辰洋讓她,從飯店空間設計開始,揮灑自己的藝術天分,再引領她進入管理營運層級。

賴英里說,「我最佩服的是他的毅力,他的為人處世總帶有赤子之心,但他不是快樂天真的小孩喔,是一個很有想法的小孩。」

蔡辰洋生前在台東買了一塊地,他曾經帶著記者站在那片小山丘、望著遠方的太平洋說:「我要在這裡為賴英里蓋一棟小房子。」

言猶在耳,問賴英里:「這個想法還會實現嗎?」她帶著微笑回答:「當然啊!」

「現代人的生活都好忙碌,為了利益、賺錢。我很希望有個地方,可以讓自己休憩、跟自己對話,感受恬靜的生活。 」理想未來的藍圖,其實一直藏在她心中。(責任編輯:王珉瑄)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