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Google工程師性別歧視文 反映矽谷黑暗面

精華簡文

Google工程師性別歧視文 反映矽谷黑暗面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5926

Google工程師性別歧視文 反映矽谷黑暗面

Web Only

一名男性軟體工程師上週末在Google+等Google內部溝通平台貼了一篇長達10頁的文章,在矽谷引爆激烈論戰。根據科技媒體Gizmodo報導,這篇文章反對Google增加女性和弱勢族群員工及主管,引發激烈批評。

目前無法得知文章的作者是誰,而批評人士認為作者的想法反映出一種不歡迎甚至敵視女性和弱勢族群的科技公司文化。他們更擔心,這名工程師的言論,反映出在白種男性主宰的科技業裡,許多人內心深處真正的想法。

引發論戰的文章主張,Google應該停止增進性別和種族多樣性,轉而聚焦「意識形態多樣性」。

這篇文章也說,女性佔不到Google技術與管理職的一半,是因為她們的偏好和能力與男性有「基因差異」,「我們不能再假設兩性的差距等同於性別歧視」。

作者說,Google追求多樣性的行動,「創造出一種政治正確的單一文化,讓異議者恥於開口而沉默,也讓極端主義和極權政策更容易生根」。他認為,Google對性別平權和種族多樣性的努力,例如女孩子的程式營,導致保守派遭受歧視。

作者還聲稱他提出這些非常重要的問題,獲得其他同事支持(包括在科技業交流心得的app「Blind」上),因為其他人「永遠沒有勇氣開口」、「擔心被開除」。

這正是Google女性與少數族裔員工最害怕的事情,那就是公司裡面的歧視心態,其實比想像中的還要更普遍,也讓致力打破玻璃天花板的人灰心喪志。

不少Google女員工在推特上反擊。杜柑(Jaana B. Dogan)說,「如果人資不處理,會讓我5年來首度真的考慮離開」。

艾莉絲(Kelly Ellis)說:「我在Google經歷過這些,也很沮喪他們對於傷害員工的言辭不曾採取任何行動。Google有好多人分享這個人的見解,而這些人會做同儕評鑑、會面試人。他們會歧視。」

勞動部正在調查位於加州山景市的Google,是否有兩性薪酬不均的情形。

Google多樣性、廉正與治理副總裁布朗(Danielle Brown)的回應是,這篇文章「對性別的假設不正確」,「多樣性和包容是我們價值與文化的重要成分」。

根據美國Google的多樣性報告,公司內部有31%員工為女性,科技領域的女員工佔20%,和整個美國科技業的女性員工比例(約25%)差不多。Google只有2%員工為非裔,4%為拉美裔,科技相關職缺的比例則降為1%和3%。

工程師楚格(Yonatan Zunger)在Medium上表示,匿名工程師關於男女先天差異的說法既站不住腳,也完全不懂資深人員在大公司裡有什麼功能,貼這種文章不但對公司沒好處,還創造「堪稱典範的敵意工作環境」。

楚格說:「你知道這樣一來,我沒辦法摸著良心指派任何人與你共事嗎?」楚格說,如果這人是自己的部屬,將無法繼續在Google工作,因為這人無法與團隊合作。

多樣性顧問公司Vaya Consulting執行長桑切斯(Nicole Sanchez)說,Google執行長皮蔡(Sundar Pichai)美國時間週一必須強烈、清楚地告訴大家,Google必須追求多樣性,這點沒有商量餘地。

科技業能改變我們學習、思考、購物、旅行、烹飪、社交、生活、交往、工作的方式,因此增加多樣性非常重要。

Google於2014年公布多樣性報告,LinkedIn、Yahoo、臉書、推特、Pinterest、eBay和蘋果隨後跟進,數字並不理想,這些公司也承諾會盡力改善。3年來,矽谷不斷召開多樣性會議等活動,思考解決方案,但沒收到太大成效。很多女性說,明目張膽的性別歧視變少,但惡意並沒有變少。

哈佛經濟學家戈丁(Claudia Goldin)說,科技業應該對女性很有吸引力才對,因為許多公司提出彈性、合理的工時、對家庭友善的福利,如Google慷慨的22週有薪育嬰假。科技業應該令許多女性夢寐以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Center for Talent Innovation報告指出,女性離開科技業最常見的原因不是家庭因素,也不是不喜歡工作本身。報告的結論是,工作環境、缺乏創意、生涯停滯才是女性離開科技業的主因,包括「主管刻意打壓」。

早在Uber爆出「河蟹」性騷擾醜聞起前,矽谷科技業的敵意文化已經可說是公開的祕密,網路上相關討論多不勝數。

1位部落客透露,她在會議上討論科技業的性別問題後,常常收到辱罵、威脅、騷擾信件,還有男人說會看著她的演講影片打手槍。另一位女性在聲譽卓著的Pubcon會議報告時,1名男性告訴她,「別緊張,妳很辣,沒人期待妳的表現」。在辦公室裡,她們常遭遇難以具體言明、證明的鄙視。

「科技業歧視女性」的看法或許有點反直覺。畢竟,矽谷充滿了進步、高教育程度的人,滿嘴說著要讓世界更好,又是相對年輕的產業,沒有法律界、醫界等長期貶抑女性的歷史包袱。

《大西洋月刊》指出,矽谷的問題在於,這裡是個新來者隨時可以扳倒老鳥的地方,許多人因而相信在那裡是強者為王,進而滋長了不平等。2010年一項報告《The Paradox of Meritocracy in Organizations》發現,在信奉強者為王的文化裡,表現相同的男女會得到明顯的差別待遇。另外3項實驗同樣發現,在這種文化中,受試者給男性的獎金遠高於表現相同的女性。

這種偏見在矽谷特別猖獗,是因為另一項信仰──科技業的成功幾乎完全仰賴與生俱來的天賦才華。沒有人會認為律師、會計師的能力全靠天賦,有些人或許比別人更強,但你要成為執業律師或會計師必須通過準備、考試、訓練,而不是天生的才能。

相較之下,《科學》2015年刊登的研究證實,電腦科學、物理學、數學、哲學等領域都相信並滋養這種看法,認為你的潛能是天生的。這些領域對女性來說更棘手,因為裡頭的人頑固地相信這些天才是男性的特徵。

這次危機迫使皮蔡提前結束假期,趕回總部處理,貼文的工程師則被開除。

(資料來源:AtlanticWPUSA Today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