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沒有小孩」為什麼逐漸成為新常態?

精華簡文

「沒有小孩」為什麼逐漸成為新常態?

圖片來源:StockSnap

瀏覽數

16780

「沒有小孩」為什麼逐漸成為新常態?

經濟學人

習慣了嬰兒潮之後的「多產」時代,人類恐怕要習慣新的常態,「沒有小孩」的比例正在上升,跟經濟循環、教育、社會、性別,都脫不了關係。

自2005年開始,Pocket Living就一直在倫敦建造並銷售小型住宅;這樣的住宅附有許多年輕單身者想要的事物,例如單車儲放空間等,也沒有他們不想要的事物,例如大廚房和大書架等。

Pocket Living的老闆維辛(Marc Vlessing)表示,他們原本預期大部分買家的年紀會落在二字頭末段,反之,買家的平均年齡為32歲,而且還在上升。維辛推測,原因並不是許多買家還沒有小孩,而是他們可能永遠也不會有小孩。

愈來愈多歐洲城市居民處於相同的情況。

1946年出生的英格蘭和威爾斯女性,只有9%沒有小孩,但在1970年出生的,比例就升至17%。在德國,22%的女性在到達四字頭前段之時沒有小孩,漢堡更達32%。

這似乎代表歐洲正在走向自我消亡?

保守派丹麥記者特蘭霍(Iben Thranholm)認為,無子女是「衰弱臨終文化的病癥」,如此文化已經與它所繼承的事物脫軌。然而,這樣的說法會造成誤導。

大規模無子女的現象,並非人口崩潰的徵兆,亦非新鮮之事。比較精準的說法是,富有國家是在重回那個漫長的傳統。

在德國、義大利等部分歐洲國家,總體生育率低,無子女也相當常見。但部分國家,例如英國和愛爾蘭,就同時具有高生育率(以歐洲的標準而言)和高擁有子女率。,其他歐洲國家,特別是東歐的前共產國家,無子女十分罕見,但生育率也低,因為許多女性只有一個小孩。總體而言,無子女和生育率的相關性意外地低。

許多今日擁有大量無子女女性的國家,在20世紀初期的無子女比例甚至更高,20世紀後期的低無子女比例則有如短暫的亮點。這反映了深植人心的社會常規;在工業革命前的西歐,男性和女性在仍舊是僕人或學徒之時並不會結婚,而是要等到有能力成家之後才結婚。

沒有結婚、沒有子女,代表經濟上的失敗,但本身並不羞恥。

珍.奧斯汀的小說《愛瑪》的女主人翁解釋道,「讓獨身卑劣可卑的唯一理由,就是貧窮。」

寬容對待無子女,嚴格對待職場媽媽

這樣的態度並未完全消失。在德國西部,沒有小孩的人大多只感受到輕度的社會汙名;找不到合適伴侶、所以沒有子女的成功小說家金克爾(Tanja Kinkel)表示,「這種事需要解釋,但不必大費周章地解釋。」德國西部也結合了寬容無子女、但嚴厲對待職場母親這兩種態度;一直到最近為止,托兒所十分少見;將小孩送入托兒所的女性,可能會被批評為「渡鴉母親」,許多工作十分快樂女性,乾脆選擇不要有小孩。

在義大利、西班牙等排擠職場母親的國家,無子女變得愈來愈常見,但最棒的例證,或是就是日本。

日本的母親得承受停止工作的壓力,但就算沒有這樣的壓力,殘酷的辦公室文化也常會迫使她們離開職場。一位居於東京的女性建築師表示,在日本公司裡,每個人都得負責一切,因此沒有人敢提早下班,讓照顧小孩幾近不可能;她目前41歲,先前一直拖著不生小孩,目前正在接受生育治療。

在日本,1953年出生的女性,無子女率為11%,1970年出生的女性已升至27%。

不生小孩的原因繁多、複雜也常相互重疊。

有些人不想要小孩(但民調發現,這樣的人不算太多),有些人沒有碰到對的人,有些人與已經有小孩的人相愛、也覺得十分滿足,有些人受制於醫療問題。

許多人的情況,則屬於南安普敦大學人口專家貝林頓(Ann Berrington)所謂的「長期拖延者」;他們想等到完成教育、擁有穩定工作和房子的時候再建立家庭,最後卻發現時機已經太晚。

在幾乎所有地方,教育程度最高的女性,都是最有可能沒有子女的女性。

而無子女率最高的女性,就是追尋非技職類學位的女性;斯德哥爾摩大學的研究者發現,1950年代後期出生的女性中,研究社會科學的人,有33%沒有子女,小學教師為10%,助產士僅6%。

這或許是因為,教書和助產會吸引想要有小孩的女性,也可能是這類職業的工時和條件比較適合當家長。然而,此差異也可能與工作保障有關;教師在年輕之時找到穩定工作的機會,高於人類學者。

無子女雖然讓部分人十分傷心,但對大多數人來說並非如此。

人口專家馬哥利斯(Rachel Margolis)及米爾史蓋拉(Mikko Myrskyla)進行的多國研究顯示,控制了財富、婚姻狀況等因素之後,前東歐共產國家的40歲以上「無子女」者,稍稍比「有子女」者不快樂一些;不過,在自由派的盎格魯─撒克遜國家,無子女的中產階級,似乎比有子女者快樂一點點。兩位人口專家也發現,年輕的家長比無子女的年輕人不快樂。

將夜晚和週末花在足球課或鋼琴課的家長,或許會十分驚奇,但無子女確實利用那些時間做了不少事。其中之一就是善事;一項德國研究發現,42%的慈善基金會,是由無子女者創立。金克爾創辦了名為麵包與書的慈善組織,主要在非洲運作;她認為那是她孕育下一代的方式。

德克薩斯理工大學的慈善事業專家詹姆斯(Russell James)表示,無子女者將遺產捐給慈善組織的機會高得多。2014年,55歲以上已婚無子女者中,48%會在遺囑等文件中,承諾捐贈部分財產給慈善機構;這麼做的家長或祖父母分別為12%和8%。詹姆斯表示,美國大學在注意到此事之後,也變得更想知道校友是否有小孩。

以這個問題而言,得知女性的答案比較容易。男性的生育能力會隨年齡下滑,但可預測性不如女性。因此,人口專家和募款者可以合理地假定,45歲的女性不會再生小孩,但對男性就不能做出如此假設。更糟的是,男性在填寫普查表格之時,有時會忘了自己有過的小孩,也有可能擁有自己不知道的小孩。不過,有兩件事十分明確:無子女的男性很多,而且與無子女的女性相當不同。

男性難以預測。有些人是生育大師,與超過一位伴侶擁有小孩。有些則根本沒有小孩,而且人數比女性多;貝林頓發現,1958年出生的英國男性,在46歲時無子女的比例為22%,女性則為16%。

而在許多國家,無子女的男性大多屬勞工階級;在法國,從來沒有工作過的男性,沒有子女的機會,約為擁有良好白領工作男性的2倍。海爾蒂管理學校的人口專家凱恩菲德(Michaela Kreyenfeld)發現,1970年代初期出生、沒有大學學位的西德男性中,36%在四十多歲時沒有小孩,擁有大學學位的則為28%。

這代表男性和女性是因為相當不同的原因而沒有子女。

女性沒有子女,通常是因為她們在二、三十歲之時,將教育或工作視為優先事項。男性沒有子女,比較有可能是因為女性認為,他們不太可能成為好男友,更別提好丈夫或好父親了。凱恩菲德表示,「他們不易找到伴侶。」

然而,這樣的差異可能在消失。

在德國西部,教育程度較低的女性,無子女的比例正在上升,與教育程度高的女性逐漸貼近。而在芬蘭,交叉已然出現:只有基本教育程度的女性,比較有可能沒有子女。原因可能在於,雙薪家庭日益普及,男性也開始用過去女性評斷男性的方式來評斷女性。無法找到可靠工作的人,可能也比較沒有機會擁有子女。

沒有人知道無子女率是否會繼續上升。

大多數歐洲國家的無子女率都在上升,但也不是全都如此,例如,瑞士的比率就在下滑。可能原因之一即為,無子女率會隨著經濟循環升降。平均結婚年齡上升、夫妻將養育小孩後推至三字頭中段甚至後段,使得他們更容易受到經濟衝擊的影響。嚴重衰退或房貸壓力,都有可能讓夫妻選擇延後生小孩;由於許多人在生育能力下滑之前,只剩下很短的時間,其中一部分人可能會無法生小孩。

維也納人口研究所的索巴卡(Tomas Sobotka)表示,這似乎就是美國目前的情況。本世紀初開始,美國45歲女性沒有子女的比例一直在穩定下滑,但在2007年金融危機之後,30及35歲女性的無子女比例即突增。不管她們是否想要小孩,這些女性之中,可能會有許多人會繼續沒有子女。

這不見得是件非常糟糕的事。大多數人通常不希望沒有子女,但在富有西方國家,沒有子女實在算不上災難。

20世紀中期出生、那個格外多產的世代逐漸消逝之際,無子女也會顯得更加正常。

(本文由「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