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像精算師一樣的分析 到底該不該換工作?

精華簡文

像精算師一樣的分析 到底該不該換工作?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3426

像精算師一樣的分析 到底該不該換工作?

天下雜誌出版

一個觀念、五個步驟,不用複雜計算,也能精算人生,做出不後悔的決定。資歷超過35年的精算師,教你學會面對生活各種選擇時,系統化思考的方法,用精算思維分析:該不該換工作?該不該辭職去念MBA?

彼德.紐沃斯(Peter Neuwirth)擔任精算師35年,擅長應用精算思維幫助大眾解決人生面臨的決策難題。他認為,其實只要運用精算界發展百年、廣泛使用的「現值」分析概念,助你同時考慮未來和現在,把所有可能的選項轉換在同樣的基準上比較,五個步驟就能系統化思考評估每個選擇在未來會產生的結果,幫助你做出平衡時間、金錢和風險的最適決策。

以下用彼德.紐沃斯第一人稱,帶你試著分析要不要換工作,以及該不該辭職去唸MBA?

▎現值分析的五個步驟

儘管精算師在分析時使用了大量數學,但在現實世界中使用精算思維時,幾乎不需要用到數學,你只需要一套有系統的方法,並且使用現值的基本概念,把未來發生的事換算成現在的價值。

我使用下面的五個步驟流程來計算和比較現值,然後做出決定:

第一步: 確認有哪些選項。

第二步: 盡可能想像每種選項未來可能出現的情況,不只要關注會不會發生,還要注意可能發生的時間。

第三步: 評估每種情況發生的相對機率。

第四步: 仔細考慮,相對於長遠未來可能發生的事件,我應該對近期可能發生的事件額外賦予多少價值。

第五步: 把每一種選擇的結果所帶來的價值加總起來,決定每一種選項的現值。

在這個流程中,只有第五個步驟涉及計算,但很多時候只需要加法和比較就夠了。比較困難的部分是第二步到第四步,這也是多數精算師花很多年去學習的部分。

這些步驟執行起來其實很簡單,現在就以要不要換工作來分析看看。

▎要不要換工作?

我第一次打算換工作的時候,有「部分原因」是因為我計算過新工作的收入現值比原來的工作還高(之後我每次要換工作都有考慮這個因素,不過不是主要考量)。我會說「部分原因」是因為我還會考慮其他因素。就像每個人在面對生活的各種決策時,決定的理由不只有一個。

我並沒有說其他人換工作的時候不會考慮財務問題,事實上,很多人只斟酌這個因素。不過,雖然金錢確實是重要的考慮因素,但大多數人只會思考換工作對個人財務的直接影響,或只是感覺新工作有很好的成長潛力,因此決定換工作。

我不想要現在就把我的想法灌輸給你,但我相信,在考慮換工作時,如果能更系統性地思考與評估,可以做出更好的決策。

如果現在的工作很好,為什麼還要換?

對我來說,我第一次面臨這個選擇的時候是進入保險業兩年多以後,那時我可以說是平步青雲:剛通過幾科精算師資格考試,令一些資深精算師刮目相看,還被公司管理階層列入「值得期待」員工。總而言之,我很有機會加薪。再者,這家公司的財務長、資訊長等等高階主管幾乎全都由精算師擔任,所以如果我繼續待在這裡,我很有機會獲得高薪的職位。

有一些保險公司的經營高層是由業務員或核保員升上來的,但絕大多數保險公司的經營高層都是精算師,1 而且保險業是由精算師創立的。2 到了今天我仍然相信,所有以後想當高階主管的年輕精算師在保險公司的機會比在其他產業來得高,而且高階職位的薪水很可觀,年薪可達數百萬美元。那我為什麼要放棄這樣的光明前途,進入一家顧問公司?

簡單來說,我的判斷方法是先想像未來的情況,考慮每一種可能情況發生的機率,再嘗試計算每一種可能性的現值。現在,有一家大型顧問公司在我進入保險業兩年後提供新工作給我,我雖然確定自己想成為精算師,但我必須思考,我要成為哪一種精算師。

未來薪資的現值比較

選項很明確,所以進行現值分析的第一個步驟並不是問題,但是第二個到第四個步驟是關鍵,而且很棘手。

第二個步驟要想像每條途徑在未來的可能性。首先,我觀察公司裡比我大10 歲到15 歲的精算師,他們有人升至管理高層;有人被放逐到前景黯淡的技術部門;也有人在不同的職務間跳來跳去;當然,也有人離開公司。我知道,不同工作的未來收入非常不同,所以我要考慮的重要變數是未來在保險業會有什麼發展。

在觀察公司裡成功的精算師之後,我得到兩個心得:第一,他們全都非常有紀律、工作很賣力,打從一開始就力爭上游,也就是說,我如果要走這條路,必須投資非常多的時間和精力。

第二點是我更擔心的部分,我注意到,平均來說,只要有一位精算師升至高層,就有另外三位到四位發展背景相同的精算師被排擠,無法晉升,這表示晉升與否有很大部分是靠運氣。當然也許還有其他因素,例如,個人關係、策略思考能力等等。但因為我無法清楚知道是不是有這些因素,更不會知道我到底有沒有具備這些要素,所以我的推測方法是把這些未知因素視為隨機,而且假設我想升至財務長,就算我非常非常努力,最後當不上財務長的機率也高達80%。

至於如果選擇「離開保險業成為顧問」,這個分析就更容易了。幾乎所有成功的顧問都依循相同的發展軌跡,先是通過考試,在工作崗位上盡責努力,接著成為合夥人。而一般來說,顧問的收入很穩定,比保險公司裡非管理階層的精算師稍微高一點,但八年到十年後,如果晉升為合夥人的話,薪水就會往上跳到很好的水準,如果換算成2012 年的幣值大約是年薪20 萬美元至25 萬美元。最大的變數就是要多久才能成為合夥人,但最快與最慢也只差兩、三年左右。

除了顧問業在當時比較吸引我之外,我也判斷,待在保險公司升為財務長遠比成為顧問公司合夥人要付出更大的努力;此外,還有一點令我投身顧問業,那就是不論我選擇的折現率多大,進入顧問業的薪資現值都比留在保險業高。

我有兩個理由可以證明這點:第一,把保險公司財務長的百萬美元高薪乘上實現目標的機率後,得出的期望值不大;第二,在保險公司實現這個目標要等待太久,但在顧問公司卻有機會在比較短的時間升為合夥人,這使得留在保險公司等著升上財務長的報酬現值變得更低。

選擇適合的折現率

有些人寧願現在獲得500 美元,也不要等三年後獲得1000 美元,但有些人會要求現在獲得800 美元,才願意放棄三年後的1000 美元。重點是,你心中要清楚知道如何把未來的價值換算成現在的價值,這就涉及你所選擇的折現率。

我雖然不知道如果當年留在保險業會不會有朝一日當上財務長,但我仍然相信自己當時做了正確的決定,也從未懊悔過。再者,我當時雖然很想升到高層,但我很清楚一個事實:在當時我能獲得的資訊下,我以我認為最理智的態度做出選擇。

但是,使用現值分析有沒有可能誤導你呢?當然有可能,來看看下面這個例子。

▎該不該辭職去讀MBA ?

大約二十五年前,一個友人來找我討論一個問題,需要我幫他用現值來分析。他的太太依萊絲在洛杉磯一家大型的金融公司工作,是個年輕成功的分析師,她最近考慮辭掉工作,去4800 公里外的費城讀MBA。

在他看來,這個想法瘋狂而愚蠢,撇開對他們的生活造成困擾不談,還有來來回回橫越美國的麻煩交通,他們會變成分隔東西兩地的夫妻。另外他們生小孩的計畫也要延後,而且這個決定毫無經濟效益。他認為從現值角度來看,取得MBA 的財務好處(這是她考慮讀商學院的主要理由)會被種種花費抵消,包括學費、兩個住處的費用、讀書期間放棄的收入、她在公司的發展機會、將來小孩出生時她可能無法工作等等。他想要我這個「專家」幫他分析這些現金流量和現值。

專家級的典型分析

我不僅同情這位友人,也覺得他的直覺沒錯,於是就熱心地開始分析。我盡責地調查剛獲得MBA 的平均薪資,以及他們的潛在發展機會,評估依萊絲在這家公司的發展前景和可能的薪資,盡可能找出每種選擇下的其他費用和風險,然後開始思考在分析中應該使用哪些假設。

為了公平比較並凸顯不確定性,我決定不用機率來估算各種情境發生的可能性, 例如依萊絲如果不去讀MBA,未來失去目前工作的可能性;或是取得MBA 後找不到工作的可能性。我決定想出各種情境並計算現值。

為此,我假設她在不讀MBA 的情況下,把省下來的錢全都拿去投資股票和債券,然後再用折現率把報酬換算成現值。我把每一種選擇下扣除費用後的淨收入折現,再比較它們的現值。跟所有優秀的精算師一樣,我做了合理保守的最佳估計,也針對每個可能性分別想出一個悲觀和樂觀情境,主要不同的重點在於未來薪資,以及達到潛在最大收入要花的時間。費用部分很多都很容易估計,至於非財務性質的成本與效益我沒有花工夫去量化,因為單是費用部分就已經很有說服力。為了確保我沒有忽略任何可能性,我為每個情境都分別想出最佳情境和最壞情境,然後讓依萊絲自己決定每個情境發生的機率。

毫無意外,這個分析證實我一開始的預期,不管在哪個情境,她繼續留在目前工作的未來淨收入現值都比拿到MBA 後的現值高出數十萬美元,就算是在讀MBA 的最佳情境,兩者的現值也不過大致相同。而且拿到MBA 後至少還要五年,年收入才可能比原來工作的收入高,也就是超過損益平衡點。所以,如果依萊絲選擇比較高的折現率,那很明顯就該留在原來的工作。我非常相信依萊絲會理性思考,所以我預期她很快就會認同我的看法,知道去東岸讀MBA 並不是明智的選擇,那時她就會感謝我幫她避開一個大錯。

本文摘自天下雜誌出版《你的未來值多少? - 像精算師一樣思考,估算出最適合自己的選擇》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