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高中畢業留學創新高 「走出去,才知道自己要什麼」

精華簡文

高中畢業留學創新高 「走出去,才知道自己要什麼」

示意圖,非當事人。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提供

瀏覽數

20924

高中畢業留學創新高 「走出去,才知道自己要什麼」

Web Only

不只海外工作人數超過72萬人、留學人數創5年新高,人才跨境流動也往下延伸到高中。國際名校招生加上資源優渥,提供台灣高中畢業生更多選擇。拿了獎學金到香港念書的年輕人,高中的時候曾經到美國交換、到港大念書,又到瑞士交換,但走過世界一圈,才發現自己適合台灣。

拖著行李箱,走在香港街頭,帶著忐忑的心情,曉晴(化名)在5年前,武陵高中畢業後,一個人到了香港大學念書。

「第一次去就很害怕,」和曉晴同年到港大念書,主修財經與金融的許一仁笑說,一開始走在路上,講英文人們不一定聽得懂,講國語也聽不懂,讓他有些恐懼。

當年因為想要多一種選擇,許一仁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申請香港大學,以73級分同樣申請上台大財經系與高醫大醫學系的他,選擇香港,「就只是想去外面看看。」

選擇走出去的台灣人愈來愈多,這股風潮甚至向下延伸到高中。(Shutterstock提供)

曉晴也是想多一個體驗外面世界的機會。學測前,香港大學和日本早稻田大學等國際名校,積極到台灣各高中招生。曉晴邊準備台灣的學測考試,邊準備香港大學申請備審資料、推薦信等瑣事。

壓力不大嗎?「班上很多人都這樣,」她回憶。曉晴用頂標的學測成績,拿到為數不少的獎學金,主修會計與財經,「因為想念商科,香港的金融很發達,當然去香港。」

光是許一仁和曉晴去的那一年,就至少20個台灣人念香港大學。

事實上,像曉晴或許一仁這樣高中應屆畢業出國的人數,在6年內成長將近3倍,去年就有1478人出國念大學。教育部105學年度各級教育簡訊統計指出,因為全球化潮流跟國際有名的學院校都積極到台灣招生,其中有70%的學生來自雙北與台中。

 

104年度海外就讀人數前10名的高中,也集中在主打到國外念大學,強調國際化的私校,例如,康橋國際學校就有152人、常春藤高中和華盛頓中學出國人數也超過50人。而竹科實驗中學則因為有雙語部,到國外念書的比例也超過60人,主要留學國家為美國、加拿大,再來才是歐洲。

公立高中人數最多的是北一女,104年度就有30個學生到海外念大學。北一女教務主任蔡愉玲分析,北一女中每屆都有3到5個外交官外派子女,畢業後仍會選擇習慣的國外大學學制,複製父母的學習歷程。

全球化浪潮,讓許多國家的大學都到海外招生。蔡愉玲說,這幾年香港和日本的招生特別積極,甚至直接到全台各地的高中辦座談會。台北市教育局局長曾燦金指出,韓國的大學不只積極招收台灣頂尖的高中生,全世界都有他們的招生足跡。

 

不僅國際的招生力道加強,高中推動國際教育,也是主因。主要都是透過國際教育旅行或是國際交換,增加學生視野。

舉例來說,北一女每年帶學生到海外參訪,和各國簽訂合作備忘錄,讓學生可以到德國、澳洲交換。

「這些高中的交流、互訪行程,等於把孩子眼界打開,刺激孩子想去國外念書,」對蔡愉玲來說,高中已經不是要教學生把考試考好,而是跨科跨域,培養學生國際視野的階段,「視野打開,才知道他自己要幹嘛。」

台中的文華高中也有多元選修課程,專門提供學生出國留學的資訊與管道,由輔導老師、美術老師和英文老師共同備課,學生探索自己的職涯發展,了解雙聯學會、歐盟的國際交換計劃等。

台灣不重視「留才」,不然誰想孩子離家去?

而台灣的大學不重視留才,以及國外念書可銜接職涯發展、資源優渥等誘因也形成拉力。全國私校工會理事長、同時也是學生家長的尤榮輝,也想讓兒子到德國念大學——因為免學費,大學期間又可以和產學合作的大企業實習,未來也有留在德國工作的機會。

尤榮輝的兒子自學程式,喜歡動手做,但在傳統的公立國中體制內,卻被認為是問題小孩,「我的孩子沒有辦法發揮他的創新潛力,」尤榮輝將小孩轉到非以升學為主的台北美國學校,結果兒子更在國家實驗研究院舉辦的資安比賽中,以高中生年紀贏過大部份資工系學生,拿下第3名。

但尤榮輝也無奈地說,身為父母也會擔心孩子心智不夠成熟,誰都不想孩子離家太遠。只是台灣的大學較不重視留才,優秀的學生容易被國外名校吸引。

台南市教育局局長陳修平認為,出國念大學不但可以銜接碩博班,甚至連結職涯發展,因此很多學生認為到國外走走看看,對人生是一種不同體驗。她觀察,許多到國外念書的學生,選擇的學校排名也很不錯。

各國搶人大作戰

高雄市教育局局長范巽綠對於高中畢業生出國,反而保持樂觀正面態度。她說提早國際化是趨勢,「未來時代不可能只在台灣就業,國際連結很重要,你可以在台灣在地深耕,但你要有國際連結。」

范巽綠認為,台灣沒有機會給年輕人,他們只好出去,但土地認同強的人,可以把影響力帶回來。

但台灣的大學卻不這麼樂觀。台灣大學副教務長康仕仲擔憂,出國的學生有北一女、建中等頂尖學生,而且大學是建立人脈與專業職場連結很重要的階段,這些人才一旦出走,恐怕也很難回來,容易跟台灣斷了聯繫。

對於國內大學提出人才外流連帶腦礦流失的擔憂,文華高中教務主任蔡美瑤直言,這就是良性競爭。在全球化的時代,所有國內大學都面臨搶人大戰,「這些有勇氣、成績好的學生為何選擇港大而非台大,台大自己得找出原因,」她說。

走出去,才知道自己要什麼

資源豐富與國際化,是曉晴對港大最深的印象。

在港大,曉晴回憶,周遭一半以上的同學都是國際學生,中國、韓國、日本和台灣都有,曉晴實際體驗到大家口中國際化的那個香港是什麼樣子。香港的大學自然是全英文授課,也見識到港大如何重金禮聘知名的國外師資。

在香港,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沒有太多的連結,也沒有過多的社團活動。她選擇旅行,利用港大鼓勵學生出國交換的機會,去瑞士交換1年,大量接收不同國家與文化的刺激。

「在香港念大學,會很快把你推入現實,」曉晴說,因為才大一,大部份的人忙著找實習,計算著今年哪家公司的名額多了幾個、少了幾個,一入學就把自己擺在市場競爭裡頭,得學會生存。

後來兩人都回到台灣。

許一仁在港大念書2年,發現自己對於財經與金融興趣缺缺,就選擇回台灣念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很慶幸自己去念過港大,可以知道原來有跟台灣的教育制度不同運作的方式,也讓自己在面對不同的文化時,比較少成見。」

為什麼回台灣?曉晴說,因為走過高度競爭的香港,也知道在香港,一切都沒有基礎,有的只是高房價和競爭的壓力,「當你走到外面看過這麼多之後,才會知道自己更適合什麼生活,以及想要在哪個地方過生活。」(責任編輯:李郁欣)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