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世界最強戰機零件 來自桃園150人小廠

精華簡文

世界最強戰機零件 來自桃園150人小廠

燁鋒輕合金董事長劉光輝,鑽研鋁合金的生產技術30餘年。 圖片來源:楊閔攝

瀏覽數

160643

世界最強戰機零件 來自桃園150人小廠

天下雜誌628期

桃園新屋的一間鋁合金小廠,是如何擊退歐美大廠、搶下F-35戰鬥機的原料訂單,並且把原料賣進波音、空巴?

30多年來,台灣設計與製造IDF經國號戰機的經驗,慢慢建立起本土的航太工業,融入以美國波音公司或法國空中巴士為主的全球生產鏈。

但始終有個無法突破的瓶頸:台灣99.9%的航太原材料,都要從歐美大廠進口。

漢翔航太總經理林南助說,航太原料都掌握在歐美大廠手上,台灣的角色是買回原料後,再加工賣出去。

但在桃園新屋,卻有一家員工人數只有150人的小廠,擊退美國廠與德國廠,搶下世界最強戰機F-35所用的鋁合金原料訂單,成為英國公司採購鋁合金的獨家供應商。

不只戰鬥機用燁鋒製造的鋁合金,波音、空巴,甚至連以色列裝甲車和台灣中科院的火箭,都少不了燁鋒的鋁合金。

漢翔航太物料處處長莊秀美說,台灣航太界很少人知道桃園的燁鋒,竟是鋁業霸主「美鋁」的供應商。有這樣的實力,此次國機國造的計劃,漢翔也已經採購燁鋒的原料。

打鐵30年  從運動器材跨足航太鋁合金

小蝦米挑戰大鯨魚的故事,要從30年前的台灣說起。

早在20、30年前,台灣就有很多鋁合金廠,專門生產腳踏車用的鋁合金。燁鋒董事長劉光輝與他的哥哥,當時也是其中之一。

但劉光輝說,做運動器材的門檻低、競爭者也多,好不容易研發出的新產品,三個月後就被抄襲。而且,訂單交期是以週計算,每天都在煩惱,下個訂單在哪裡。

當時劉光輝想要轉型做航太鋁合金,但哥哥認為應該往鋁合金加工發展,因此兩人分道揚鑣。

想做航太鋁合金是一回事,真正能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創業之初,劉光輝花了大把鈔票買熱軋爐與退火爐等設備,挑戰才剛開始。

劉光輝說,航太產業用的原料,不允許任何失誤。不只成品要經過超音波掃描、檢查內部結構是否強韌,連生產過程都要經過嚴苛的航太認證。

這讓他們吃足苦頭。劉光輝說,每一台機器的個性都不一樣,要找到正確的生產參數,一花就是兩年,「做壞的原料超過1000公噸。」

每天努力打鐵,終於有了回報。七年前,他們打入了生產經國號戰機彈射座椅的英國馬丁貝克公司,專門供應彈射椅背後的鋁管,並成為唯一供應商。

鋁管的品質好不好很重要,關乎飛行員的性命。

平時,這兩根鋁管的功用是支撐座椅的重量,遇到緊急狀況時,座椅下的炸藥會把飛行員從機艙中彈射而出。這兩根鋁管,則要維持彈射角度的穩定,準確地把飛行員帶離機艙。

鋁管的品質好壞十分重要,生產過程需經過嚴苛的航太認證。(楊閔攝)

三年前,設計F-35彈射座椅的馬丁貝克公司,把椅子的設計圖交給燁鋒。美國與德國公司競爭鋁管的訂單,最後竟是由台灣的燁鋒搶下。

「美國公司有能力製作,但是組織太大,他覺得耗費的時間與精力太多,但是德國公司就開發不出來,」劉光輝認為,台灣企業規模小,開發速度與管理彈性反而好。

轉攻航太領域的好處,劉光輝說,第一是競爭門檻高、訂單穩定;第二是產品單價高,「門窗鋁合金一公斤才賣100塊,F-35的可以賣到2500塊。」

1000台工具機連續加工  不允許任何失誤

燁鋒不只打進航太市場,在相機長鏡頭的市場,市佔率也是全球第一。

劉光輝說,全世界有90%的長鏡頭是日本製造,其中60%用的是他們的鋁合金。

相機鏡頭的鋁合金用在哪?劉光輝說,長鏡頭之所以可以前後旋轉,原因是中間兩片有斜度的鋁管,能精準地結合。

製作這樣的鋁合金,需要經過1000台工具機連續加工。劉光輝說,如果鋁合金的公差超過0.001公分,就容易出狀況,因此品質絕對不能妥協。

打入這樣的市場,競爭者都是大聯盟等級的選手。技術不提升,馬上被取代。

台灣中小企業投入研發比例不到1%,燁鋒卻是由60多歲的董事長親自帶領20人的研發團隊。

燁鋒總經理楊國開認為,「要保持領先,不能脫離學術研究,一起合作永遠都能走在前端。技術好,競爭力就好。」(責任編輯:黃韵庭)

--------------

小檔案

燁鋒輕合金
創辦人/劉光輝
創立年份/2007
所在地/桃園新屋
產品強項/航太鋁合金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