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聰明與否,和DNA無關

精華簡文

聰明與否,和DNA無關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1171

聰明與否,和DNA無關

Web Only

高成就的家長,在其中一個子女十分聰明,但其他子女沒有特別聰明的時候,常會有這樣的疑惑:我們的小孩全都擁有我們的(好)基因,我們也用同樣的方式帶大他們,為什麼孩子的聰明程度不一樣?

一樣的基因,為什麼小孩才智與成就不同?這樣的想法有兩個缺陷。其一,基因與能力並沒有太大的關係。

這不是個人意見,而是事實;人類基因組計畫找不到任何可以解釋聰明人有什麼不同的DNA序列。

沒有基因可以有效決定任何心理特質,連心理疾病和個性也不例外。找到如此基因的機會並不大,因為有可能的地方全都已經找過了。

第二個缺陷就是,認定子女全都擁有「同樣的雙親」。家庭文化確實會創造部分相似之處,但個體的心理狀態也會極為不同。

原因其實不難明白。母親或父親,並不會在每個小孩的成長初期給予相同的愛;出生的順序、小孩的性別,全都會大大影響雙親。舉例來說,三個小孩中唯一的男孩,可能就會承受與姊妹們不同的與期待,你是老大還是老么,獲得的對待也不同。

每個小孩也都活在要求十分不同的微型環境之中;為了尋找吸引雙親注意力的利基,他們會表現得聰明、可愛或笨(缺乏威脅也可以是種安全的利基),以強化自身的差異。

這並不是說生物學與個體差異無關。懷孕期間發生的事亦有其重要性;早產、出生體重過輕、分娩併發症,全都會增加兒童時期問題的風險。政治人物常會大談兒童時期的重要性,也會強調有必要早早介入,但在掌權之後,他們就會投資於浮誇的計畫,而非改善早期照護和家庭生活的計畫。

根本問題在於,只要稍稍揭開大多數統治精英階級的表相,就會發現埋藏於其下的基因主義。

生物基因不是問題,社會階級才是問題

他們比較有可能會相信,他們的成就源於繼承而來的優越大腦(而非優勢背景)。他們相信「自私的基因」,相信擁有最棒基因的人會浮升至頂端,劣等基因則會沉至底部。

如果基因會讓富者富、貧者貧,早期介入又有什麼意義?

提出「適者生存」的並不是達爾文,而是史賽塞(Herbert Spencer)。史賓塞的社會達爾文主義,因為道金斯(Richard Dawkins)那本似是而非的《自私的基因》而重生。

《自私的基因》於1976年出版,但一直到1980年代才成為暢銷書。它為縮減政府、讓低收入家庭自生自滅等做法,提供了論據。

北歐國家已然證明,擁有成功的重分配經濟、教育並培育家庭,並非不可能。多麼希望,我們在尋求社會模型之時是望向北歐,而不是往西、向芝加哥經濟學派取經。(黃維德編譯)

資料來源:Financial Times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