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沒被勇士隊選上的籃球員,成了COSTCO亞太區總裁

精華簡文

沒被勇士隊選上的籃球員,成了COSTCO亞太區總裁

好市多亞太區總裁張嗣漢 圖片來源:楊閔

瀏覽數

23079

沒被勇士隊選上的籃球員,成了COSTCO亞太區總裁

時報出版

當年的瓊斯盃籃球明星,渴望進入的殿堂,卻在金州勇士隊新人徵選時,落選了。進不了籃球員夢想的NBA殿堂,張嗣漢沒有氣餒,把挫折視作另一個機會的開啟,找到重新定義自己的可能。

有時現實的考驗會冷冷的提醒我們:「你不夠好」,但挫折來臨時,往往是我們「重新定義」自己的最好時刻。透過現實給我們的考驗,看清自己,不要只是埋著頭做著重複的工作,演著同樣的角色,察覺自己走到了人生的什麼階段,是否可以看到其他不同的可能性,這就是Redefine(重新定義)。

以下文章摘自時報出版《教練自己》

有時,我們朝著一條路走,走了很久,有些成績,路上遇到了些不錯的朋友,累積了讓我們繼續下去的樂趣和成就感,但有一天卻忽然發現此路不通了,必須換一條路走,這時我們會感到頓失方向,徬徨、疑惑、焦慮,擔心自己多年的努力和累積許久的工作價值也將蕩然無存。

就像電影「魔球」(Moneyball)裡海堤伯格(Scott Hatterberg)所遭遇的情況,身為捕手的他,原本一直表現不錯,直到他的手受了傷,使得場上表現大受影響,上場的時間愈來愈短,次數愈來愈少,導致紅襪隊也不願再與他續約了,面對突如其來的巨變,他只能每天意志消沉地坐在沙發上喝著威士忌,抱著小孩的太太也只能看著手上的帳單發愁。

一個手受傷的捕手,還能做什麼?他不知道這條路該怎麼走下去,然而,就在那時比利.比恩(Billy Beane)教練給了他一個建議:「重新定義自己」,要他改當一壘手,重新開始!這是一條非常困難的路,在棒球場上,每個守備位置都有他的專業,改變守備位置需要非常大的勇氣和努力,特別對於已經受傷的他來說,功課更是艱鉅。

但就在恐懼和茫然之中,他接受了教練的建議,接受了生命裡這個重新定義自己的機會,以一壘手的身分再次站上球場。在他身上我看見了球員的韌性與勇氣。不能再當捕手,成為一個沒有球隊想要的選手,一定讓他覺得自己失去了所有的價值;但是,當他願意重新歸零,以一壘手的身分重新站上球場,他就為自己創造了新的可能性。事實上,在他後來當一壘手的六百六十三場比賽中,守備率甚至優於他當捕手時的表現。

當年打瓊斯盃,張嗣漢在球場颳起一陣「美式強力籃球」旋風。(照片:時報出版提供)

電影裡海堤柏格的徬徨與焦慮,是我能夠感同身受的,我也知道要重新站上球場,一個球員必須付出多少的努力。但挫折有時正是認清自己,甚至創造另一個高峰的開始,只要我們願意重新定義自己!

透過現實的考驗,看清自己

記得我還在柏克萊校隊的最後一年,快要畢業時,球隊裡應屆畢業的隊友都在規劃畢業以後要做什麼。進入NBA是每一個籃球員的夢想,雖然以籃球做為終身職業不在我的計畫中,但是對熱愛籃球的我來說,聽到NBA徵選的機會,還是不由自主的興奮起來。

在柏克萊校隊的最後一年,我意外收到要我參加金州勇士隊(Golden State Warriors)季前測試的通知(NBA每年都會舉辦季前測試,將有潛力的新人齊聚一堂,進行測試,挑選出未來的明日之星),接到這個突如其來的邀請,我還是掩不住被肯定的喜悅。

金州勇士隊位於奧克蘭,是加州的代表隊,離柏克萊大學非常近,開車只要十幾分鐘就可以到達。那天,我準時來到了勇士隊的主場奧克蘭甲骨文體育館,感覺好像回到小時候第一次打球的時候。

在場上我和其他球員一樣,配合指導員的指令做動作,運球、投球、分組比賽。來到這裡的球員,都是一時之選,跟我一樣打大前鋒的球員,個個身高都比我高、速度比我快、投籃比我準。

儘管一路打籃球,我取得了還不錯的成績,也因為籃球得到獎學金,進入柏克萊大學,傷後復出的我,也得到校隊教練的肯定,但剎那間,我好似看清了一個事實:在這個球場上,有太多比我厲害的球員,跟他們相比,我的表現一點都不突出。當然,勇士隊最後沒有要我。

金州勇士隊的測試結果對我雖是挫折,卻讓我體悟到,我必須面對球場的殘酷現實:如果有這麼多打得比我好的球員,他們都是要擠進NBA窄門的精銳,我要如何比他們表現得更好?如果不能有更好的表現,一個球員體力巔峰的黃金十年眨眼將至,十年後我要做什麼?或是我該問自己,十年後我還能做什麼?

有時現實的考驗會冷冷的提醒我們:「你不夠好」,正如金州勇士隊的新人徵選,對我而言是個「Reality Check」,讓我提早認清事實,知道自己不適合繼續走NBA這條路,我必須重新定義自己,重新思考接下來的人生該如何走?

這次徵選失利堅立了我要從球場轉進職場的志向,讓我在大學最後一年的課業上更留意與職場相關的課程,種下回台灣打球時爭取上班族工作機會的契機。

這件事也讓我明瞭,挫折來臨時,往往是我們「重新定義自己」的最好時刻,透過現實給我們的考驗,看清自己,不要只是埋著頭做著重複的工作,演著同樣的角色,察覺自己走到了人生的什麼階段,是否可以看到其他不同的可能性。更重要的是,當我進入職場時,並不是一切從頭來過,因為我在球場上學到了許多經驗和態度,而這些價值可以在另一個球場上,以另一種方式展現出來。

對學習新事物永保積極態度

人生的有趣之處就在於,重新定義來臨的時刻往往在我們沒有預料的時候發生。金州勇士隊帶給我的,是從球場到職場的重新定義;而COSTCO 創辦人吉姆.辛尼格(Jim Sinegal)帶給我的,則是從大企業到新品牌的重新定義。

在經歷了美國和馬來西亞兩份工作,在世界各地奔波幾年後,我決定接受孫嘉康先生的邀請,到全球第一家會員制倉儲賣場Price Club 工作。記得到聖地牙哥報到那天,人事主管看見我非常訝異,問我:「你怎麼會今天來報到?」

原來那天對Price Club 來說,正是歷史性的一天,公司正忙著改組,辦公室裡一大批員工正在打包行李,準備搬家。當天報到的我被帶到一張桌前坐下,不知道該做什麼,只知道公司準備與COSTCO 展開為期一年的合併,合併後將正式更名為「PriceCOSTCO」,而有一個人將帶領團隊到西雅圖大展拳腳,創立一個新的企業總部。

在這合併的一年裡,我在聖地牙哥學習會員量販制度與一般零售業有什麼不同,一年後,那位在西雅圖創立企業總部的人來到我的面前,這個人就是COSTCO 的創辦人吉姆.辛尼格,他給了我一個重新定義的機會,問我願不願意前往西雅圖,加入國際開發部門,參與COSTCO 全球展店的計畫。

那時,我來到聖地牙哥剛滿一年,新工作正要上手,但萬萬沒想到才剛滿一年就面臨這樣的選擇,我原本以為可以回到我從小長大的地方,在一個已經有規模與經驗的公司工作,但重新定義自己的機會此時出現在我面前,這次重新定義改變了我的工作地點,從聖地牙哥到西雅圖,也改變了我的工作內容,從商品部到國際開發部,重要的是讓我改變了視野,從local 轉向global。

很快地,我選擇了西雅圖,選擇了COSTCO。

我不是不喜歡穩定,不是不喜歡離家近,也不是不喜歡聖地牙哥的陽光與沙灘。但是球員的訓練,讓我從不在意工作地點必須離家近,也對學習新事物保持積極的態度,我樂意融入團隊合作,接受挑戰,期許自己在COSTCO 這個全新的球場,成為一個好球員。

COSTCO在西雅圖創業的過程非常成功,除了創辦人吉姆.辛尼格領導有方之外,也與頭一批從Price Club 來的展店好手有很大的關係。兩家公司也在一九九三年合併為「PriceCOSTCO」,那時已是擁有超過兩百家賣場規模的企業;在美國市場取得了穩定的市佔率後,更把這樣的商業模式推向海外,計畫布局全球,並在四年後更名為「COSTCO Wholesale」(也就是現在的COSTCO),賣場已經遍及亞洲、澳洲、歐洲等九個國家和地區。

成為COSTCO 派駐台灣的第一位員工

COSTCO 很快地也在亞洲取得很好的成績,日本、韓國在分店拓展與業務經營都有口皆碑,於是有天會議桌上大家開始討論,下一個亞洲據點要設在哪裡?地圖上,台灣成為大家討論的焦點,因為來自台灣的合作者表達了非常積極的意願,希望與COSTCO 簽訂合作契約。

說來幸運,由於公司原本屬意負責的人選因為不願前往海外工作,就在此時,我多年前的台灣經驗派上了用場,所有的決策者都認為,我是可以接下這份任務的不二人選,一致認為台灣展店「當然要派Richard 去!」

雖然我來到西雅圖COSTCO 總部才一年半,而向來不抗拒任何挑戰的我,也不作他想地接下這份重責大任。

距離我離開台灣前的最後一場球賽,轉眼已經七年過去,沒想到,轉了一圈,我又要重回台灣。我知道,這是一次重新定義自己的重要機會,過去我是一個跟隨者(Follower),到台灣以後,我必須做一個先行者(Pioneer)。而我很樂意接受這個挑戰。於是,我答應了總部的要求,成為COSTCO 派駐台灣的第一位員工。

從球員成為帶領企業的教練

人生似乎沒有白走的路,不管現在的工作是什麼,只要認真去做,在人生履歷中就是一種累積,成為我們與別人不一樣的地方,而這個累積通常會在一個我們沒料到的地方,很巧妙地被用上。

我在台灣出生,四歲跟著家人到美國;在我腿傷初癒時,因為瓊斯盃回台灣打球;後來因為孫大偉先生的包容與促成,開始職場的第一份兼職工作,這些與台灣的連結,成為我的獨特性(Differentiation)。進入COSTCO 總部兩年半,職涯進入看似穩定的階段,COSTCO 竟在此時決定前進台灣展店,而我的Content、Context與Contacts,讓我成為他們眼中最適合交付任務的人。

從西雅圖到高雄,從進入美國COSTCO 到創立台灣COSTCO,是一次工作上的,也是人生上重新定義自我的機會。進入COSTCO 西雅圖總部的第一天,我是一個沒有太多經驗的職場新鮮人,我的角色是球員,當務之急是做好自己的工作,並且在工作中盡可能的學習;一年半以後回到台灣,我的角色不能繼續只是一個球員,我的定義裡要加上教練這個角色,我必須組織一個球隊,把美式會員制倉儲賣場帶進台灣的消費市場;如同當年我把美式籃球帶回瓊斯盃一樣,現在我也要把COSTCO 的經營模式與價值觀帶回台灣來。

人生不只一條軌道,向更精彩的機會叩門

這個世界變化既大且快,長長的人生中,各種變化總是等在我們的前方。人生不會是一條直線,也不必是一條直線,人生不同的階段,追求的目標也不一樣。一條路不通,不代表就失去了自我價值,問題來了就應該勇敢重新定義自己,而重新定義自己不是砍掉重練,也不是歸零重來,態度對了,它就是打開下一個球場的機會之門。

只是人很容易做一件事情習慣了,就不想再改變,想到改變,想到未知,想到重新適應,就會抗拒。但這樣的心態其實是一種惰性。世界在變,每個明天都有很大的可能性,如果只想照著昨天的方法做明天的事,那意味著改變的彈性消失了,未來也愈來愈受限,也許某一個很好的機會來臨時,就會因為這不想改變的惰性而錯過了。

時時保持一種彈性,重新找到對的目標,是我們的人生課題。就像球員在球場上,不能只有力量與速度,協調性和柔軟度也很重要,而重新定義自己的目標,需要的也是柔軟的身段和內在的穩定。

對我來說,從球場轉進職場,是一次自我的重新定義;從西雅圖的基層工作到台灣創立COSTCO 也是一次重新定義;從一個工作者到一家企業的CEO,中間的轉變更是一次重要的重新定義。

★練習這麼想★

人生不會是一條直線,也不必是一條直線,人生不同的階段,追求的目標也不一樣。一條路不通,不代表就失去了自我價值,問題來了就應該勇敢重新定義自己,而重新定義自己不是砍掉重練,也不是歸零重來,態度對了,它就是一個讓人生更精彩的機會之門。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