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經濟五四三》一位經濟學家的台南老屋散步

精華簡文

《經濟五四三》一位經濟學家的台南老屋散步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6559

《經濟五四三》一位經濟學家的台南老屋散步

Web Only

林百貨、樹屋、神農街,在經濟學家眼中,慢活台南正在樹立什麼典範?正在遭遇什麼危機?

漫步在台南的歷史街區,是一場深度的文化饗宴。順著寧靜又蜿蜒的巷弄,總會帶給遊客靜謐又驚奇的衝擊。巷底歐式宅院庭中的花朵正綻放著豔麗,宛若述說著古都的故事。

剛過轉角後映入眼簾的是一棟的日式木造房屋,樓牆上的雕飾彷彿詠唱著當年街巷的川流與風華。街邊的小吃擔子雖沒有顯目的招牌,但廚師踏實地做著「就是應該這麼做」的飲食,娓娓道來祖傳手藝的堅持與嘉南平原的富饒。府城正是在這老房子、老味道與豐富的歷史資源中交織出甘甜無法抹滅的記憶。

但隨著時光的飛逝,台南的產業也隨著更替。除了府城歷史街區住商混合所造成都更不易,也延伸出歷史街區及老屋保存與再生的課題。

走入老屋,經營者多數是對文化與歷史感熱愛的青壯族群,而到訪老屋的消費者也多屬青壯族群。他們活化了街區、保存了老屋,讓當時的風華重現。但人群的湧入也帶來停車、垃圾、喧鬧等效果。這也形成了在地舊居民及新進經營者兩種勢力的磨擦與衝突。

問題:

台南正在面對衝突包括:街區的住民,是否能與開店的商家或把房子租給商店的屋主一樣,受惠於人潮所帶來的經濟活絡?亦或每到假日觀光客湧入,他們得開車逃離他們所愛的住居?

若在地居民是高齡者,他們是否只能無奈於自家門前貼上不要喧擾、不要亂丟垃圾、不要亂拍照的告示?或坐在大廳看電視,無視一團團往來的導遊與觀光客?而這種商業營利與居民生活的對抗是否會一直持續?

最後,「花錢就是老大」的消費文化是否會必然把府城引以為傲的「在地」常民文化慢慢吞噬?

解方:

觀光所帶來的停車、髒亂、喧鬧等負面效果,不由店家卻由居民承擔的部分,在經濟學稱為外部成本(external cost)。若店家沒有考慮這一外部成本,通常產出就會過量。

傳統上,政府多以罰款、課稅或限額加以管制。但新的方法是,若讓店家與居民形成一體,則能共同地面對解決,達到社會的最適水準。甚至,若社區居民與店家能合作,進一步改善街區環境與意象,塑造了彼此心目中的生活環境與商業典範,還能額外創造共同利益。

只是若居民或店家人數過多,溝通的困難將產生協調成本 (bargaining cost),且當成本太高則無法達成共識。此時,政府的補貼與社區工作者的介入,就有機會降低此一成本,而促進良性共同利益發生的可能性。

實踐:

府城部分街區的商圈,也意識到了這個的問題,而著手醞釀新的社區商業模式。例如:頗負盛名的正興街,由店家組成商圈組織,透過改善街區環境與意象,不只塑造了彼此心目中的生活環境與商業典範,也吸引著更多的人潮與相同理念商家的進駐。

早期從事糧食買賣、60年代轉為鞭炮紙類批發、又在80年代民族路夜市拆遷後急速衰退的米街上,歷經風華煙雲的居民則與商家籌組社團,並透過廓街歷史解說與年節、中秋限定的市集等活動,不只是讓商家與居民再築一個社區商業的夢想,也讓消費者藉由參與再次體會在地引以為傲的生活。

更大規模,政府或專業社區工作者介入的案例,則發生在孔廟園區以東的銀同社區

在這裡,不同於傳統歷史街區的商店集中,別具風格的店家則散佈於社區中巷弄中恬靜的一隅。早期居民與大學工作站團隊藉由活動凝聚了相當的社區意識(這降低了溝通成本)。他們攜手彩繪了特色街道,將荒地改造成讓人留連忘返的貓咪高地。

到了後期,稍具社區意識的店家一改較為被動態度,在政府專案補貼下,主動地利用先前的社區溝通平台,開始經營社區關係,回饋社區 (即讓店家同時顧及自身與社區的經營)。透過這些店家拜訪居民,舉辦營利的市集活動與非營利的小教室,並讓店家也成為居民的交誼與活動中心。

良好互動下,熱心的高齡居住者也成了最佳的導覽員,除了細數祖先留下來的一磚一瓦,也能從在地角度描繪在地常民生活與店家的點滴。也許未來,進階版的高年級銀髮實習生,就會發生在這裡呢!

最後必須要附帶一提,所有的公共努力,唯一無法解決的變數,就是屋主的短視近利。許多屋主無視於店家與街坊的努力,快速調漲房租,一旦店家撤離,整個地景就改變了。

或許有一天,您再度來拜訪台南府城,除了滿載豐富的美食與映入眼簾各式的老建築之外;得空時,也請一同漫步於巷弄,找尋那地圖上遺漏的生活與人情,感受居民與店家共同創造的魅力。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