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悼劉曉波 中國民主的孤狼

精華簡文

悼劉曉波  中國民主的孤狼

7月13日,劉曉波結束了他那孤狼般的一生。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提供

瀏覽數

328

悼劉曉波 中國民主的孤狼

天下雜誌627期

劉曉波在七月十三日逝世。這位自稱「末日倖存者」的人權先驅,一生為了人權、民主而戰,他誓言「以愛化解恨」,卻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遭中國當局禁錮,直至生命終結。

劉曉波二○○九年在北京的法庭接受審判時表示,「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他絕對有理由鄙視政府;當時,他即將因為只是提出民主請願並請求人們連署而入獄。但他給予的寬恕,從未得到共產黨的回報。一年後,他因為是中國爭取人權「最重要的象徵」而贏得諾貝爾和平獎,但官員不允許他領獎。

他不只成為政府的敵人,也因為他對同儕知識份子和運動人士的弱點,有著尖銳、粗暴、甚至粗俗的觀察,而惹惱了他們。他是個作家,是位講師,在中國和西方哲學上擁有深厚的知識;自一九八○年代開始,他就孜孜不倦地攻擊中國那無趣的文化共識。他自視為尼采式的孤狼、虛無主義者、甚至是個叛徒,是個結結巴巴的、會在眾人之中挺身大喊的獨行者。但他想,總會有自己的容身之處,許多人也喜歡他。

他輕蔑那些在一九八九年中國民主動盪爆發之時袖手旁觀的人,也迫不及待要從美國回國加入;當時,他是哥倫比亞大學的訪問學者。這麼做,是他的道德義務,一如他覺得自己必須責備在天安門廣場示威的學生,因為他們缺乏民主。

追求「真正地活著」

軍隊出動前一天,他和另外三位知識份子開始在廣場絕食,以此作為個人懺悔的行動,並哀嘆這場學生運動的缺乏效率。他先前曾抱怨,年輕人參與政治時常常流於表面、只是種群眾反應。唯有等到民眾學會為自己而活、而思考之時,真正的中國自由化才會到來——亦即每個人都能擁有勇氣和自由。絕食不是求死,而是追求「真正地活著」。

他在天安門廣場一直待到最後,協助說服佔領學生接受退出協議;此舉可能拯救了許多性命。幾個月後,身處監獄的他再次激怒民運人士,因為他在國家電視頻道上表示,他沒看見任何人在天安門被殺。他因為似乎支持共產黨的宣傳而遭到蔑視,然而,他只是用他那常見的、猛烈無比的誠實態度,說出了他雙眼所見之事。確實,多數血腥是發生在廣場之外。

他因為在天安門示威所扮演的角色入獄十九個月。最終,他因「反革命宣傳煽動」遭到定罪,但因為說服學生撤出而獲釋。他隨即重回原本的挑釁態度,重拾那衝向磚牆的習慣。他在《末日倖存者的獨白》中攻擊逃到美國的學生,他認為,那些逃到海外的可惡之人,沒有資格評論他的行為。

他天性悲觀、對人類的總體未來並不看好,他指的或許是任何一種末日,但其實他指的,是共產黨的末日。當時,很容易想像一個沒有共產黨的世界;中國共產黨仍舊緊抓著權力,但許多共產國家已然跨台;劉曉波相信,中國共產黨在幾年內也會如此。身為北京血腥鎮壓的倖存者,他已然見證了共產黨的最後一口氣。

劉曉波於2010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無法領獎。(GettyImages提供)

孤獨的先行者

結果並非如此。這位孤獨的先行者得繼續刺痛共產黨、掙扎於劣勢之中,提出民主請願並請求官方重新評估天安門事件。一九九六年,他被判三年勞改,他毫不退縮、一如往常地快速進行其政治書寫。二○○八年,西藏爆發動盪後(他要求西藏應擁有「真正的自治」),他和許多知識份子一同力促中國政府與達賴喇嘛對話。

該年稍晚,為了紀念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六十週年,他寫下了讓他最後一次入獄的請願書。該請願的靈感,來自蘇聯時代捷克斯洛伐克異議人士於一九七七年提出的「七七憲章」;他的版本稱作「零八憲章」,要求結束一黨專政、建立擁抱民主和人權的新政府。數百人簽署了這份請願,但時機並不對;北京奧運結束,中國再也不必在乎來訪外國人的觀感。劉曉波於二○○八年十二月、憲章公開前兩天遭到逮捕。

中國對他的諾貝爾和平獎嗤之以鼻(他是第一位仍舊居於中國的諾貝爾獎中國得主),西方政府呼籲寬釋劉曉波,亦遭中國政府忽視。全球金融危機證明,西方世界正在衰落、中國的時代已然到來。習近平於二○一二年成為中國領導者後,更加強力地打壓異議,並繼續將劉曉波的妻子劉霞軟禁於家中。共產黨在最後一刻釋出了象徵性的同情,允許劉霞探視罹患肝癌、已奄奄一息的劉曉波,但拒絕讓他前往海外接受治療。

他在審判中誓言「以愛化解恨」,但還是無法改變共產黨。他的死亡到來之時,共產黨動員了審查大隊,消除網路上寄予劉曉波的一切同情之意。(黃維德譯)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