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決戰紅色湄公河1:為什麼現在要看湄公河?

精華簡文

決戰紅色湄公河1:為什麼現在要看湄公河?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8755

決戰紅色湄公河1:為什麼現在要看湄公河?

天下雜誌627期

一條湄公河,串起東協五國市場,人口大於珠三角+長三角,更是中國「一帶一路」的「一路」。日、韓也紛紛劃地搶餅,台灣如何在三國強戰中突圍?在地台商的戰略是:求精、求深,不求大。如何做到?

6月夕陽照在中南半島的湄公河。今年雨季來遲,雨還沒降下,落日餘暉將這條半島的母親之河染成一片潮紅,蔓延流域沿線五國:越南、寮國、泰國、柬埔寨、緬甸。

紅,是中國專屬的色調。湄公河上游是中國西南境內的瀾滄江,一條長河緊緊將中國與中南半島綁成一個區域經濟共同體。

時間回到2017年5月4日,世界聚焦在北京「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站上國家會議中心的講台,4000名中外記者緊盯著,他邁入第二任任期前夕,會再投入多少資源推動這項被視為中國版「馬歇爾計劃」、習時代最重要的大國外交戰略。

「『一帶一路』不是另起爐灶,推倒重來,而是戰略對接,優勢互補,」習近平一如眾人預料,對著台下數千名各國代表表示,將加碼投資2013年公布的一帶一路建設資金,並向絲路基金增資1000億人民幣。

湄公河──匯聚3億人口的經濟精華區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研究員余虹觀察,「整個一帶一路,尤以中國海上絲綢之路來講,東南亞是重中之重,如果說你(習近平)東南亞都走不出去,整個一帶一路如何走出去?」

當中又屬「一路」的湄公河流域五國,也就是所謂的北東協、陸上東協,更是核心地區。

從人口規模來看,一條由瀾滄江和湄公河,串起中國西南(雲南、廣西)與越、寮、泰、柬、緬五國的區域,超過3億2000萬人口,大於中國最繁榮的珠三角加上長三角,更是東協人口近二分之一。

若從經濟潛力來看,湄公河流域是東協經濟高成長區域。除泰國因泰皇過世影響經濟,其餘四國的2016年經濟成長率都超過6%。

從地理上來看,湄公河流域位在南海與中國之間,自古便是南方絲綢之路的交通要衝,印度洋與太平洋的交界帶,更是通往東北亞的要道,可說是中、日、韓、美政經勢力在此交鋒,戰略位置重要。

日本在越南也投資深耕多年,圖為日越合作的越南市區捷運建設工地。(劉國泰攝)

「過去這塊區域是列強的緩衝與交鋒區,也因此這區的國家也學會左右逢源,」成功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主任宋鎮照分析。 

對中、日、韓,甚至新加坡而言,這裡早就不只是工廠,而是市場;是基礎建設輸出的試驗場,更是政經實力的角力與展示區。特別對中國而言,此區緊連自家後院,湄公河經濟區正是中國人民幣國際化,最便捷直接的外溢區。

「就是拉入中國經濟圈,人民幣經濟圈的概念,」來寮國超過8年,做咖啡豆生意的台商楊耀文觀察。

習時代的中國,內需熄火,歐美政治不確定性升高,東協發展依賴對外貿易、對外資金輸入,「這剛好讓中國一帶一路,透過亞投行、絲路基金、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傾政府力量貸款,以基礎建設為抓手,在這個區域扎根,」全球營造顧問公司Aecom亞洲區規劃設計總監李立人認為,這就像「幫東協國家做十大建設」。

對台灣而言,民間走得比政府快,這區幾乎是中國之外,台商人數最密集的地區,超過20萬人。

但台灣在外交、經貿投資佈局上,動作卻緩慢而模糊。

從早年李登輝政府時代的「戒急用忍」南進政策,轉向推動西進中國後,就再也沒有明確的東協政策主張。多數台商,仍停留在「工廠」模式,經營東協市場。

蔡英文政府上台後,希望降低中國依賴,成立新南向辦公室,積極推動新南向政策。台商人數眾多的湄公河經濟區,自然成為南向政策的重點,卻恰好和積極推進的中國強碰。

此刻,台灣正在推動南向,面對的是一個中國影響力變大,迅速染紅的湄公河經濟區。

一帶一路2.0 中國不再拚併購,改輸出技術

習時代的「一帶一路」,有策略地對接東協國家經濟政策。陸企也透過政府金援貸款,大舉投資入股、輸出技術做基礎建設,擴張中國政經影響力,加速區域影響深度。

《彭博Businessweek》也指出,過去3年,陸企巨資併購海外的步伐放緩,一帶一路走向2.0,發展模式重心「慢慢由併購,轉移到輸出技術、裝備等產品。」

最明顯的就是在鐵路、電廠等技術的輸出,成為陸企在湄公河流域和日本、韓國搶標的重要基建項目。

在越南,每年的電力成長是11%。從電廠輸配電、電網到電廠設備,都是中、日、韓、星等國搶標的項目,尤其中國搶得厲害。

「一個標十幾家搶,都是中國電廠和我們搶標,」浙江電力越南辦事處主任趙逸升坦言。

浙江電力的辦公室就設在越南胡志明市高級社區富美興,和越南南方電網及胡志明電力公司合資在隆安省設廠製造電錶,搭著越南政府未來2200萬台電錶汰換計劃,兼做電廠管理和設備營運管理。

「我們從中國輸出技術、技術工人,設備的集裝箱也都從中國送來,」每個月往返浙江和胡志明的趙逸升坦言。

「中國電廠技術輸出已經是世界級。十多年前新加坡電力還來教浙江電力,現在無法教了,他們量體太小,」他道出中國這些年境內大量技術練兵後的實力。

確實在寮國,水力豐沛,寮國政府大量蓋電廠賣電給周邊高度成長的國家。2000年開始準備要籌建7個水力發電廠投資計劃,當中有4座被中國承包,可說就是中國電力技術的展示場。

《天下》實際走訪進入距離寮國首都永珍市中心3小時路程的新賀縣山區,中國三峽集團和寮國國家電力合組「中國水力電力對外公司」,蓋了南立一至二水力發電廠。

寮國南立水力發電廠由中國三峽集團和寮國國家電力合組的「中國水力電力對外公司」所蓋成,是中國電力技術的展示場。(劉國泰攝)

這座引湄公河支流南立河發電的水電廠,一年100萬瓦的發電量,九成都供給永珍,地位關鍵。

「資本額3000萬美元由中國公司出資,其他八成是向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等申請貸款,年限18年,」中國水力電力對外公司經理韓富明說。中國三峽集團在寮國就拿下兩個水電廠BOT案,就連在地電廠管理,也都引入到中國念書的碩博士級寮國人當主管。

貫穿中國西南、湄公河流域的中南半島直到星馬的泛亞鐵路,更是中國搶進湄公河經濟圈插旗的重點項目。

「如果中國/寮國、中國/泰國、中國/緬甸通到新加坡,這一整塊泛亞洲鐵路運輸網建構完成,互聯互通,可以載到中國大陸的東南亞旅客,可以載貨,也可以載中國旅客到東南亞,形成東協和中國連成命運共同體,」台灣經濟研究院國家經濟發展戰略中心副主任吳福成分析。

去年12月,連通中國雲南磨憨到寮國永珍的中寮鐵路動土。這是昆明一路到星馬的泛亞鐵路中,重要的一環。

「中寮鐵路已經在動了,是中國企業在做,預定4年後完工,」Aecom中國企業海外投資副總裁陳少華透露。

這個標案需要700億美元,中國有國家背後融資貸款支持負擔70%的經費,另外三成由寮國負擔,拿下標案。

外媒批評,中國一帶一路拿下的標案根本低價搶標,不可能獲利。但為什麼中國非搶這些基礎建設不可?(責任編輯:王珉瑄)

【延伸閱讀】

決戰紅色湄公河2:中國為何非來不可?

決戰紅色湄公河3:台灣新南向怎麼走?

微觀東協邊境,滿街的中國身影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