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有一種愛 名叫劉霞與劉曉波

精華簡文

有一種愛 名叫劉霞與劉曉波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873

有一種愛 名叫劉霞與劉曉波

Web Only

劉霞與劉曉波在逆境中風雨兼程的故事並不纏綿悱側,卻蕩氣迴腸。國家長年的監視、囚禁與騷擾,只是讓這名倔強的女子的愛更加盛開,更執著要去愛著那個聲稱「我沒有敵人」的和平愛國詩人。是怎樣的堅持與情感,讓這兩人相戀數十年如一日?

「這不是個好天氣
我在茂盛的太陽底下
對自己說

站在你身後
拍了拍你的頭頂
頭髮直刺我手心
這種感覺有點陌生

我沒有來得及和你說上一句話
你成了新聞人物
和眾人一起仰視你
使我很疲倦
只好躲到人群外面
抽支煙
望著天

也可能此時正有神話誕生
然而陽光太耀眼
使我無法看到它」

這是1989年6月2日,劉霞寫給劉曉波的詩。

劉霞是詩人,是剃了光頭的藝術家,最名的身分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之妻。出生在中共高幹家庭的她天生反骨,當不了循規蹈矩的公務員,為了掙一份自由辭去了人人欣羨的國稅局金飯碗,偏要跟「國家的敵人」談戀愛,於是從一個得不到新衣裳的女孩,成了總往返於探監路上的妻子。

在女學生爭相追逐詩人與知識青年的時代,這對愛好文學的浪漫一開始各有家庭,僅止於朋友交情。當時學生領袖以擁有許多愛慕者為傲,劉曉波曾經也是自詡風流的浪子,說自己「要在千百個女人身上發掘不同的美」。

直到天安門事件後,劉曉波被囚20個月,釋放後家庭破碎、失去在北京師範大學的公職,一無所有,彷彿從人生最高點重重摔下低谷。這時候,他與恢復單身、苦於尋覓人生方向與真愛的劉霞再次相遇、相愛,劉曉波才說「如今,我終於在一個女子身上找到了所有的美」。

劉曉波的特殊身分,似乎沒有讓劉霞的父母出言反對,反而因為這個小夥子的人品而全力支持兩人的戀情。

張愛玲曾寫道,「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實在是最悲哀的一首詩,死與生與離別,都是大事,不由我們支配的。比起外界力量,我們人是多麼小,多麼小!可是我們偏要說:『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一生一世也不分開。』好像我們做得了主似的」。劉霞與劉曉波,同樣註定是一對做不了主的戀人。

1995年5月18日,劉曉波與王丹等人起草六四6週年呼籲書,因此被軟禁8個月,又被判勞動教養3年。劉霞每個月獨自乘著從北京到大連的火車探望劉曉波,3年加起來是36趟孤獨的旅途。劉霞在詩中寫道:「駛向集中營的那列火車,嗚咽地輾過我的身體,我卻拉不住你的手……」

當時,中共當局以劉霞與劉曉波並非夫妻為由,刻意刁難兩人的會面,讓劉霞只能在勞教所外徘徊。最後他們提出結婚申請,經過層層手續與爭取,才由公安部副部長批示同意,正式成婚,劉霞也在1996年遂了心願,「嫁給那個『國家的敵人』」。

多年來,死心塌地愛著劉曉波的劉霞受的罪沒有比丈夫少,她看來頑強獨立,其實有相當依賴丈夫的一面。兩人的知交好友、人權作家余杰說:「曉波在的時候,劉霞是個笨孩子,連過馬路都要曉波牽著手,甚至不會用手機和上網。」兩人的生活簡單、甜蜜、恩愛,劉曉波處處為妻子設想,非常勤奮地寫作,想多給妻子存些稿費,以防哪天自己出事,妻子得淪落到受人接濟的下場。

長期患有嚴重失眠的劉霞說,劉曉波不在身邊,她反倒睡得著了。據余杰引述,劉曉波入獄後,劉霞「不無酸楚地說,『多年來,我就像在一直在等候著天花板上掉下另一隻鞋子。如今,這只鞋子終於落了下來,我這才安心了。』」

參考資料:

劉霞,〈劉曉波、劉霞詩選〉
余杰,《我無罪─劉曉波傳》
余杰,〈劉霞:「中國的猶太人」〉
余杰,〈劉曉波與劉霞的愛情〉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