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台灣養鮭魚不是夢:廢核帶來意外的「禮物」

精華簡文

台灣養鮭魚不是夢:廢核帶來意外的「禮物」

原本在挪威等寒帶國家才有的大西洋鮭,可望在台灣自產。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23180

台灣養鮭魚不是夢:廢核帶來意外的「禮物」

Web Only

為了實現非核家園的夢想,台灣大量進口天然氣,也因此「附贈」了龐大冷能。除了往海裡排,日本、韓國拿來做低溫倉儲,中國在南方建滑雪場、冰雪世界,台灣則準備大規模養大西洋鮭魚,以後讓消費者可以在台灣看見現流活鮭魚,台灣也能自產鮭魚生魚片、鮭魚卵。

廢核正在改變台灣。位於亞、熱帶的台灣,為了實現非核家園夢想,大量進口天然氣,因此一年最少將排出30億噸的冷海水(攝氏15-20度),準備拿來養來自北歐等國家的大西洋鮭魚,在台灣生產「現流」活鮭魚,做生魚片、取鮭魚卵。

這並不是痴人說夢。早在2015年,農委會與海洋大學就開始合作,因應台灣進入非核時代,大量進口天然氣會排出大量冷海水,於是引進了大西洋鮭魚受精卵來台灣孵化,實驗天然氣冷排水養殖鮭魚。

直到今天,4000尾的大西洋鮭魚已經成功在台灣活了下來,證明氣溫炎熱的台灣,能夠養來自北歐嚴寒氣候的大西洋鮭。

下一步是配合中油在桃園觀塘興建大型的天然氣接收站大規模養殖,海洋大學水產養殖系副教授冉繁華說,觀塘天然氣接收站預定地旁,有300多公頃的保防林地,可以開發成為養殖大西洋鮭魚的養殖池。

「現在誰能在台灣市場看到新鮮的活鮭魚?未來就是要讓消費者看到台灣有現流活鮭魚,」冉繁華說。

天然氣接收站=超級大冰箱

問題是,廢核電跟大西洋鮭魚怎麼會扯上關係?原來「電業法」修正之後,天然氣發電成為發展主力,到了2025年,天然氣發電佔台灣電力結構50%,台灣一年天然氣的年需求將達2354萬噸,較2016年的1487萬噸增加58.3%。

因應天然氣需求大增,未來幾年將在台灣西海岸,大規模挖珊瑚礁、填海、鋪水泥造海堤,興建天然氣接收站,除了高雄永安、台中,桃園觀塘、基隆以及雲林麥寮,都有蓋天然氣接收站的計劃。

因此,台灣西部海岸將會出現一個又一個的大型儲槽,但別以為接收站只是儲存氣體的,也別以為燒天然氣就比較乾淨,二氧化碳排放比燒煤炭少、且沒有硫化物的問題。

其實,天然氣從產地運到台灣,需要浪費大量能源、製造更多二氧化碳的排放,根據台灣綜合研究院去年完成的《提升台灣液態天然氣冷能利用之研析》專題報告,為了方便大量裝船運輸,出口前要在天然氣出口站將天然氣從氣體變成液體,溫度會降低到攝氏負162度、體積變成原來的600分之1。

副作用:台灣海峽「變冷」了

簡單地說,天然氣出口站就是一個超級大冰箱、壓縮機,耗費大量能源(電力)把天然氣降到超低溫、增大壓力變成液態。

不過,把天然氣液化的能源並不是完全消失了,當液態天然氣到了台灣之後,從液態必須回到正常氣體狀態才能使用,這時能量又會被釋放出來,是可以拿來應用的,海洋大學水產養殖系副教授冉繁華說,這個能量被稱為「冷能」。

如果冷能可被善加利用,就可達到減碳效果;反之,如果沒有好好利用冷能,只能透過海水將能量(低溫)帶走,副作用是一個小時最多排出5萬噸的冷海水到台灣海峽。

台灣利用率也偏低,又因為國人愛吃鮭魚,一年進口40億元的鮭魚,所以展開了用天然氣冷能養大西洋鮭魚的計劃。

陳李農改研究團隊執行長李武忠則是對於台灣養殖大西洋鮭魚提出質疑:一是大西洋鮭魚是寒帶魚,台灣能養的地方有限,規模也有限,是否有足夠的經濟效益跟進口鮭魚競爭?

其二是,鮭魚養殖規模太小,種源又來自國外,台灣有足夠的育種能力來避免近親繁殖、品種窄化的問題嗎?其三是能否管理大西洋鮭魚疫病問題。

善用天然氣冷能,發展低溫農牧業

冉繁華回應,未來桃園觀塘,一小時排出的冷排水就高達30萬噸,是永安的5倍多,又有300公頃土地能利用,如果能替代兩成以上進口鮭魚市場,能有10億的產值,規模已經足夠。

其二是,鮭魚受精卵價格不貴、世界各國都願意出口,台灣可以從不同國家進口,避免品種窄化問題。

其三是,台灣發展大西洋鮭魚養殖是從綠能環保的角度出發,冷能的用途除了可以養殖寒帶魚,也可以發展需要低溫的蔬果,如草莓或是畜牧業,又例如需要降溫的乳牛、豬等,「善用天然氣冷能,桃園觀塘能發展成為新綠能農業園區,」冉繁華說。

不過,廢核已經啟動,大量進口天然氣已勢不可擋,冷能因應方案卻仍在實驗階段,近日養大西洋鮭這個夢想的可行性就引起了農業界的爭論,這點破了一個事實,沒有一個能源是完美的。

為了快速實現非核家園大量進口天然氣,卻沒有完整的因應方案,恐怕是解決一個問題卻又製造了另一個新問題。(責任編輯:洪家寧)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