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郭台銘的第一桶金,為何跑到香港上市?

精華簡文

郭台銘的第一桶金,為何跑到香港上市?

鴻海集團副總裁盧松青,也是鴻騰董事長。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8995

郭台銘的第一桶金,為何跑到香港上市?

Web Only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投資美國的新聞正夯,今年3月郭台銘到美國白宮與總統川普會面的護駕五虎將之一、之前接班人呼聲不小的鴻海集團副總裁盧松青,即將成為一家香港新掛牌科技公司董事長。而這家公司的前身,竟是過去郭台銘賴以致富的鴻海連接器部門。

鴻海旗下的小金雞「鴻騰精密」,該公司以鴻騰6088精密科技的股票名稱今(13)日在港掛牌上市,這也是鴻海旗下第四家公司在香港掛牌。

根據鴻騰招股書,鴻海集團副總裁盧松青個人持有9572萬股,佔總流通股數1.45%。

鴻騰首日以3.15元坐收,漲幅9.8%,讓鴻騰市值衝上209億港元。盧松青的持股價值也高達11.7億台幣。

日前,日經亞洲評論指出,鴻騰積極鎖定車用(automotive)、工業(industrial)和醫療(medical)三大領域。

在掛牌上市後,鴻騰主要籌資款項將用於投入通訊基礎設施終端投資,佈局透過光訊號傳輸海量資料的「光收發模組」及「主動式光纖」。

未來,人工智慧(AI)、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將透過超級電腦(HPC)運算。鴻騰的結技術方案,可貫通神經網絡、搭配超級電腦,可進一步加快處理資訊的能力。這也是母公司鴻海集團網智能化工業物聯網、機器人領域佈局的其中一顆重要的棋。

此外,這次籌資的金額,還規劃選擇收購對公司業務互補作用與策略發展一致的相關標的。其餘資金也將用在行動和無線設備終端市場的新產品開發。

老將領銜,連接器事業迎新生

鴻騰在從鴻海分拆獨立出來前,是鴻海起家的部門——連接產品事業群(The Network Interconnection Business Group)。掌理連接器事業群以及鴻騰的董事長是鴻海集團副總裁盧松青,也是今年3月與郭銘到美國與川普會面的護駕五虎將之一。

早年在美國伊利諾大學讀書,並在全球連接器大廠泰科(Tyco)工作的盧松青,由郭台銘面試進入鴻海工作。盧松青還有一個創業家父親,也就是老牌電子廠碧悠電子創辦人兼大股東盧智超。

盧松青最著名的戰功,就是拿下半導體大廠英特爾的大單。在2002年,全球最大半導體公司英特爾準備推出次世代高速處理器,其中零組件之一的連接器由Tyco和鴻海兩家供應,鴻海比同業準時出貨,幫英特爾以奈米為單位製成的產品一舉擴大市佔率,鴻海也奠定高科技產品上的戰略位置和技術方向,和當時盧松青提供的奈米技術功不可沒。

問題是,為什麼鴻海要將鴻騰獨立出去?身為一家連接器起家的公司,如何能跨足新興領域如工業物聯網?

一名了解鴻海的蘋果供應鏈公司總經理分析,連接器雖是鴻海起家的大產品線,也是郭台銘的第一桶金。而且連接器事業群在做機殼的鴻準出現前,也一直是鴻海中毛利率最高的產品線。

鴻海雖不會把這個對鴻海邁向世界科技大廠,有歷史意義的產品線放掉,但很明顯連接器事業在鴻海集團內的重要性已大不如前。

昔日金雞母,今日要拚活路

「現在只有幾百億營收,在鴻海內部比重很小,營收上不去了,」這名總經理坦言單純做連接器成長性已經非常有限。鴻海事業擴張到目前1年4兆台幣,連接器事業部一年不過800億規模。

放眼歐美老牌連接器大廠如泰科,都已經不想做IT連接器,因為對於IT連接器的要求就是價格低,紛紛跨入國防、航太、運輸垂直領域的應用。但這些垂直領域的要求和消費性電子不同,不易跨入也不易被取代。

另外,後頭的追兵已經很迫近。在中國有一干連接器公司,如雨後春筍般起來搶單破壞價格,像鴻海前陸籍員工創立的的立訊,就是很強的追兵。

「既然在集團內的成長有限,獨立出去反而能海闊天空,先守住連接器本業,再發展未來的領域,」這名總經理觀察。譬如,機器人拆開也有很多連接器,車用電子等也有相關需求,因此連接器的應用很廣。只是單靠連接器成長不大,未來的成長仍需要其他題材。

不過,雖然有郭台銘與鴻海母集團的金字招牌,但這隻「小金雞」獨立之路其實沒有想像中的平順。

這是鴻騰第二度進攻港股。鴻騰原本計劃去年掛牌,當時傳聞其集資額為6億至15億美元,約46.8億至117億港幣,但外界傳聞最後沒掛成是因公司與投資者就上市價格談不攏,不滿投資者出價過低而押後上市。鴻騰執行董事盧伯卿,也是盧松青的雙胞胎兄弟,在招股記者會上曾解釋,暫緩上市是由於當時正值美國總統大選,市況較波動才會有這樣的決定。

但這一次集資最多25億港元,明顯較傳聞大幅縮水,盧伯卿曾對媒體回應過,公司沒有公布過集資額,皆為外界猜測。

部門獨立營運,助母公司成長

那麼鴻騰獨立出來掛牌的原因是什麼?

一名前鴻海體系的主管表示,郭台銘10多年前就曾說過,鴻海就是要走「邦聯制」。「各自獨立出去變成自己營運,母公司就是控股制的概念,」他分析。事實上。郭台銘自己在2、3年前就曾說過,會逐步將旗下有獲利能力的事業獨立出去營運,鴻騰並非特例。

從資本市場的角度來看,其實這麼做並不意外。

「鴻海事業體要成長,把這些小金雞出來才能撐起母艦的股價和集團市值,這是資本市場操作的邏輯,另一方面鴻騰獨立上市,可以approach(接近)鴻海之外其他客戶和業務,否則以前只能做鴻海連接器業務,」Cinno產業諮詢部副總經理楊文得觀察。

不過,核心能力是連接器製造的鴻騰,要如何跨入它對外宣稱的工業物聯網相關的領域?

併購光電科技,佈局物聯網

鴻騰曾併購安華高(Avago)光通訊模組事業部,外界認為對於佈局光訊後,傳出海量資料的光收發模組及主動式光纖有幫助。

一名蘋果供應的主管觀察,通訊科技進入4G、5G,傳輸的速率要求快,譬如資料中心(data center)已經到光傳輸,電到光或者光到電的轉換,正是作光電轉換模組的安華高的專長。

「不過當時鴻騰買的只是模組組裝,還是有很多技術需要補強,」這名主管觀察,譬如併購等都是可能的形式來補原本技術能力的不足,「掛牌上市後有資金就可以展開併購」。

這其實並不是鴻海旗下小金雞第一次到香港掛牌。鴻騰掛牌後,成為繼富智康、雲智匯科技、訊智海後第四家在香港掛牌的子公司。

然而後續表現仍待觀察。首先香港是一個金融及地產股較受歡迎的資本市場,對電子類股沒有太強烈的喜好,鴻海前三家掛牌的子公司,表現並不突出。

一名了解內情的人士指出,會到香港掛牌是逼不得已。一來因為台灣本益比太低,而中國的股市近期對台商及外商審核轉嚴,「因為中國自己就有太多公司排隊要掛牌,」這名人士指出。

但對鴻騰真正的考驗是,原先母公司的的採購佔了鴻騰約七成,客戶太集中,掛牌後這也成為外接觀察鴻騰的指標,能不能有效降低對母公司的依賴,獨立開拓出有效的新客戶貢獻營收獲利。(責任編輯:賴品潔)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