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投書】盧宸緯:在人才的流動之間,台灣選擇的是……?

精華簡文

【投書】盧宸緯:在人才的流動之間,台灣選擇的是……?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99+

【投書】盧宸緯:在人才的流動之間,台灣選擇的是……?

獨立評論@天下

「2016年在大陸就讀學位的台灣學生,共有10,823人。」 幾個月前,在一場會議裡,對岸的教育主管機關,說明了在陸就讀的台生人數最新統計數據。「10,823人」,雖然只比2015年增加了287人,但這卻是至少連續第二年,赴陸就讀學位的台生人數超越了來台就讀學位的陸生人數。這項第一手統計數據所呈現出的訊息,讓人感到憂心。 在這場兩岸乃至於區域的人才戰裡,在那些作為與不作為中,當前的台灣,究竟選擇了什麼?

失衡的兩岸人才流動

根據教育部最新的統計數據,2016年在台就讀學位的陸生共有9,327人,與2015年的7,813人相較,增加了1,514人。而在赴陸就讀的台生方面,根據中國大陸教育部統計,2016年共有10,823位台生在陸就讀學位,比起2015年的10,536人,增加了287人。由此可見,兩岸互至對岸就讀學位的人數,雖然分別都呈現持續成長的趨勢,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如同前述,近兩年赴陸就讀學位的台生人數,皆多於來台就讀學位的陸生人數。

此外,由行政院主計總處於2017年3月16日公布的數據可見,2015年共有72萬4千名國人赴海外工作,其中以42萬人赴陸工作者為最多,佔58%。雖然近兩年赴陸工作者呈現微幅的負成長,但自2010年起至2015年,赴陸工作的人數,每年皆穩定維持在42~43萬人左右。而在中國大陸人民來台工作方面,目前台灣是呈現管制的狀態,亦未有思考如何鼓勵或吸引對岸人才來台、留台或是為台所用的方案。

然而,相較於台灣在就學、就業等方面對中國大陸人才的管制取向,中國大陸對於台灣人才的招攬,卻呈現出越發積極的態勢。近年來,中國大陸對台採取積極的「招才引智」政策,並透過相關限制的鬆綁以及優惠措施的提供,為台灣青年提供「赴陸」乃至「留陸」的條件與空間。以2016年為例,可發現中國大陸對台灣的政策方向,聚焦於「積極為台灣青年赴陸交流、就學、就業、創業創造條件」及「為台灣居民在陸工作、學習、生活,提供更多便利」兩大重點。

相關具體政策像是:開放高校在國家的招生計畫之外,可自主確定招收台灣學生的數量或比例,亦可招收台灣預科生,學習滿一年經學校考核合格後,可轉為本科生;由中央到地方各自設立眾多台青創業園,若僅計算由國台辦授牌成立者,截至2016年8月底止,就有41個海峽兩岸青年創業基地與12個海峽兩岸青年就業創業示範點等等,皆具體落實前述政策方向。此外,除了在人才數量上的擴展之外,近來中國大陸更透過差異化的進階資源支持,加強招攬台灣的高層次優秀人才。

無論是從統計數據,或從政策方向檢視,都可發現,兩岸的人才流動,已出現失衡的警訊。

人才的新南向與西進,不該是零和關係

2016年新政府上任後,一方面加強對兩岸交流的管制與保守態度,另一方面則大力推動「新南向」政策。自此,對台灣而言,新南向與西進中國大陸兩者,呈現似乎只能擇一的「零和」狀態。

根據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與國家發展委員會在2016年9月5日公布的「新南向政策推動計劃」,目標之一即是與新南向國家成為「人才資源的共享夥伴」,期能「深化雙邊學者、學生、產業人力的交流與培育,促進與夥伴國人才資源的互補與共享」。新南向政策試圖將台灣與東協、南亞、紐澳的資源相連結,其出發點值得肯定。然而,對台灣來說,無論是面對新南向國家或是中國大陸,都各有應把握的機遇及需面對的挑戰。因此,新南向與中國大陸,不該成為台灣只能擇一的零和賽局,而是應同時把握、相互配合,將台灣的優勢盡致發揮。

就中國大陸而言,由於兩岸複雜的政治脈絡,讓台灣對於中國大陸的人才,呈現謹慎、保守的態度。然而,首先,中國大陸與台灣語言相通,台灣高教在教學、行政作業上的準備度較高,在招收陸生方面障礙較低。其次,由教育部所公布的境外學生統計可見,2016年來台就讀高等教育的境外學生共有116,416人,其中,來自中國大陸者就有41,891人,佔35.98%,來自新南向國家(含東協、南亞、紐澳)者則有40,193人,佔34.53%,相較之下,來自中國大陸者比來自新南向國家者多將近1,700人。陸生來台就讀,是兩岸及台灣高教努力多年所累積的成果。若貿然放棄,十分可惜,也侷限了台灣高教的發展空間與影響力的擴展。

而就新南向國家而言,台灣與部分東協國家,具有文化、地理位置上的相近性,以及相對安全的生活環境,此乃台灣在招收新南向學生上的競爭力。然而,若進一步分析前述教育部的統計資料,可發現在來自新南向國家的境外學生中,有95%、共38,296人是來自東協國家,而其組成又集中在馬來西亞(16,051人,佔54.16%)、印尼(5,074人,佔17.12%)及越南(4,774人,佔16.11%),來自其餘七國的境外學生數合計僅有12,397人,僅佔12.61%。換句話說,來台就讀的新南向國家學生,其來源地區呈現集中化的趨勢。台灣高教進入當地的時間原本就較晚,對當地特性的了解也不深。因此,台灣若要落實教育的「新南向政策」,仍有待突破的空間。

此外,目前,台灣高教若要招收新南向國家的學生,其關鍵問題在於大專校院基礎環境,例如英語教學師資、相關資源、行政環境等,仍有待提升。然而,由教育部2017年的預算可見,相關經費卻集中在招生、產學合作、學術合作、獎學金、關鍵人士或專家學者訪台等,並未對焦於大專校院基礎環境的改善。此一情況若仍持續,恐將使新南向的境外招生政策淪為口號,而台灣高教環境準備度的不如預期,亦可能減損台灣高教的品牌競爭力,增添招收境外學生的困難度。

人才大戰,台灣應正面迎戰

當今,不同國度、區域間的人才競逐激烈。然而目前台灣的整體環境,對於人才的涵養與吸納而言,仍有許多待改進的空間,政府亦長期缺乏育才攬才的整體思考。「人才的流失與匱乏」,成為台灣亟需面對的挑戰。在這場人才大戰中,台灣應如何應對?

首先,政府應儘速擬定國家人才戰略,因應當前及未來社會經濟科技的趨勢與需求,並在政治意識形態與人才需求間取得平衡,擬定育才、攬才、留才的方向與策略,並設定及時回應變遷的彈性調整空間。

其次,針對赴境外就讀、就學或就業等赴外尋找更佳機會的本國人才,政府不應以鎖國的政策加以管控或阻擋,而是應盡力創造吸引人才回流發展的誘因。

第三,針對境外地區的經營與境外人才的吸引,政府除了瞭解自身需求之外,還需同時從境外國家的立場,思考如何互惠,而非僅是以工具性態度,著眼於自身需求,向境外國家單向索取紅利。而國內育才、留才環境亦應同步改善,並鬆綁相關政策限制,以提供境外人才友善、安心的環境與支持措施。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教育文化組高級助理研究員、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學博士)

 

【延伸閱讀】

魏宏晉:一把青──當靈魂已成往事

【哲學諮商室】褚士瑩:不想當「魯蛇」的人,真正想要什麼?

魚夫:宜蘭最大的電影院,竟放在臺南的博物館裡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