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方格正:對待孩子,聽「教養專家」的話就對了嗎?

精華簡文

方格正:對待孩子,聽「教養專家」的話就對了嗎?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797

方格正:對待孩子,聽「教養專家」的話就對了嗎?

獨立評論@天下

網紅經濟竄起,素人們多了許多成名的機會,不僅演藝圈,各領域的翹楚都有機會一爭天下,其中居然還包括「教人養小孩」。想來也不奇怪,華人望子成龍,總是希望能教出特別懂事的孩子。

然而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日前有位媽媽,將孩子哽咽懂事認錯的影片上傳,引起不小的檢討聲浪,其中包含其管教方式是否恰當、是否應該尊重孩子的隱私權、讓小孩過早暴露在社群媒體下的危害等。本文的目的不在於加入撻伐的行列,而是從另一個層次去思考,我們該聽從其他人的建議來帶孩子嗎?

誰能當教養專家?

人們常常以為心理師都是教養專家,不只是台灣,似乎舉世對心理學都有一定程度的信賴。有回在德國出生的表姊與徳裔丈夫回台,兩人和小孩十分親密,孩子也令人喜愛。即便我看來他們堪稱理想父母之表率,然而表姊夫仍然對兒子的溫柔感到擔心,害怕以後上學會被霸凌,拉著我直問該不該讓他去學跆拳道等有「男子氣概」的課程。被問急了,我脫口而出:「我不知道,你們才是父母啊!」他們意識到自己把我當成專家而非表弟來看待,連忙跟我道歉。

雖然我從事心理諮商工作,在校時修過發展心理學、兒童病理學等專業課程,外加多年大學生的諮商經驗,以及些許中小學的輔導工作經驗,然而,我就是教養專家了嗎?當然不是!原因很簡單,我還沒有帶過小孩,根本就是鍵盤爸爸,怎麼敢教正牌父母該怎麼做?

假設幾年後,我很幸運地有了第一個孩子,那我就可以成為教養專家了嗎? 當然不可能!新手上路,帶孩子的一切對我來說都將是陌生且新奇的。我可能會小心翼翼地換尿布、發燒時手足無措地找醫生、當孩子第一次跟我頂嘴時驚訝得說不出話來,然後發現學校的知識離現實是那麼遙遠。

如果我超幸運,有了第二個孩子,那這次我可以自稱教養達人了嗎? 恐怕也不行!儘管已經不是新手,過於仰賴經驗的我或許會發現,老二跟老大的脾氣是多麼不同,老大很快和其他人打成一片,而老二卻總是躲在我的腳邊,需要我想盡辦法安慰鼓勵……

我相信,自然發展下的每個孩子都獨一無二,不管之前帶過幾個,下一個孩子仍會讓我們感到措手不及,只有勉強接招的份,沒有人能自稱是專家。然而供給是因應需求而起,或許另一個問題是:父母們究竟想從專家身上得到什麼?

父母想從專家處得到什麼?

對於這個問題,我認為有兩個可能。第一,想教出出類拔萃的小孩。第二,想解決所面臨到的問題,以下我們分別來探到這兩件事。

首先,姑且不論我們能否教出「優秀」的孩子,我的諮商經驗與知識告訴我,過度努力「懂事」的孩子,其實心裡並不快樂。對孩子而言,天下再也沒有比父母親的關愛與認可更重要的事情了,當三歲的小朋友在鏡頭前說出大人般的道理,他們不是真的懂事,而是他們知道這是父母親所需要的。

父母不見得知道,即便到了二十出頭,在反抗疏離的表象下,許多大學生仍在意父母親的期待,遠超過於自己的興趣或幸福。這些即將畢業的孩子十分焦慮,他們害怕的與其說是找不到理想的工作,倒不如說是怕看到家人失望的眼神。

一旦讓孩子感受到父母親的強烈需求,孩子很容易犧牲掉自己的感受,努力讓自己滿足爸媽的需求,心理學中稱這些孩子是「親職化」的小孩。在我與某些大學生進行諮商的時候,往往會聽到他們無憂無慮的童年很早就結束了,從很小開始就反過來照顧父母親,久而久之與自己的感受疏離,當我試著提供照顧時,他們反而會有罪惡感,因為就他們所學到的,關心自己的感受是一件「自私」的事情。

在「理想」上,父母親應該無所求,讓孩子安全地感受到被照顧,孩子長大後不會因此變得自私,反而能運用過去被照顧的經驗,反過來照顧自己與他人。當然現實中父母不可能完全沒有期待,這並不要緊,只要經常反思,是否把自己的需求凌駕在孩子之上?不審視自我,一味地期待孩子的出類拔萃,反而容易教出不快樂的孩子。

專家的解答,不見得就是適用的解答

再來,我們來談談,親職專家真的能提出問題的解答嗎? 我想起前陣子有個讓同行們熱烈討論的問題:「當孩子在學校被欺負,要教孩子打回去嗎?」

對於這個問題,我認為沒有簡單的答案。因為每個孩子、每種處境都不相同;不是所有孩子都能狠下心腸打對方一拳、許多班級小胖虎也不是道理可以講通的(不信問大雄就知道了)。

或許重要的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而是父母親幫助孩子的過程,能夠讓子女感受到爸媽的支持、照顧受傷的感受,同時以理性探討各種方式的優缺點。就算問題無法立即解決,也不氣餒地持續嘗試。在這樣的過程中,孩子在安全感下,逐漸學到了處理問題的自信。

因此,若只想從專家處得到一個簡單的答案,不見得會有幫助,因為這反映出來的只是父母親本身對面對問題的焦慮。

人被物化的時代

父母難為,我並不想加入批判網紅爸媽的行列,他們只是反映出我們時代人被物化的問題。像打電玩般,我們都容易把其他人視為可被攻略之物,無怪乎想得到秘笈與捷徑。

好多書都在告訴我們怎麼「對付」他人,「追女讀心術」、「搞定老公很簡單」、「原來主管這樣想」……這些書名雖然是我編出來的,但在書店的「心理勵志」區,這類書未曾少過。沒有人喜歡被簡化為「攻略對象」,這樣的關係是疏離的,對我來說這很悲傷,一點也不勵志。

在許多心理治療理論中,心理困擾的原因即是無法和別人產生親近的關係。在心理諮商的開頭,有些當事人把自己看成是一個問題,而心理師只是解決問題的人,對我缺乏好奇、興趣,也不想與我有深入的關係,此時我覺得很孤獨。當然,我並不怪這些當事人,因為恰巧也反映出人問題與寂寞。我所努力的是,在諮商中拉近彼此的距離,讓日漸親近的關係產生療效。

從某個角度來看,心理師跟父母親的角色很類似。好的心理師不會墨守成規,用僵化單一的方法與所有人進行諮商;相反地,因為每個人的獨一無二,在諮商的過程中要一起「創造」出最適合的療法。或許父母親也一樣,永遠當作第一次般地去認識孩子,尊重他的獨特、了解他的需求,即便孩子犯錯,或遇到一時無法解決的困難,也讓他知道,「不管怎樣,爸媽一樣愛你」。

這將是一生的禮物。

最後,獻上詩人紀伯倫的詩,給天下的父母,以及未來的自己:

〈你的孩子,其實不是你的孩子〉

你的孩子,其實不是你的孩子,
他們是生命對於自身渴望而誕生的孩子。
他們通過你來到這世界,卻非因你而來,
他們在你身邊,卻並不屬於你。
你可以給予他們的是你的愛,卻不是你的想法,
因為他們自己有自己的思想。
你可以庇護的是他們的身體,卻不是他們的靈魂,
因為他們的靈魂屬於明天,屬於你做夢也無法達到的明天。
你可以拚盡全力,變得像他們一樣,
卻不要讓他們變得和你一樣,
因為生命不會後退,也不在過去停留。
你是弓,兒女是從你那裡射出的箭。
弓箭手望著未來之路上的箭靶,
他用盡力氣將你拉開,使他的箭射得又快又遠。
懷著快樂的心情,在弓箭手的手裡彎曲吧,
因為他愛一路飛翔的箭,也愛無比穩定的弓。

 

【延伸閱讀】

看見孩子,也看見孩子的人權

愛他、教他、但不要用「關係」控制他

你是不是在對孩子使用「暴力語言」?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