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杜冠霖:每年採訪滿級分的高中生,到底有什麼意義?

精華簡文

杜冠霖:每年採訪滿級分的高中生,到底有什麼意義?

圖片來源:photo credit:左耳威@flickr, CC BY 2.0

瀏覽數

99+

杜冠霖:每年採訪滿級分的高中生,到底有什麼意義?

獨立評論@天下

大學個人申請和繁星推薦放榜,建國中學今年有9個人錄取台大醫學系,但卻傳出在記者前往採訪時,有學生冒名頂替,取代上榜考生受訪,甚至指出是因為原先要受訪的同學要在教室打電腦遊戲,整起事件才曝光,建中校方也證實確有冒名頂替情況。 整件事情的結果,是現在網路上無止息的論戰。

除了冒名,為什麼要報導滿級分才更是問題

支持學生的群眾認為玩笑無傷大雅,記者也未盡查證責任,蘋果日報事發後一連7篇報導跟民調投票更是對學生的追殺。

支持記者的群眾則認為,欺騙的行為本身就不對,更是對新聞專業的不尊重。

社會對 「高中生」跟「 記者 」這兩個身分,有很大的先入為主觀念。未盡查證責任的部分,其實之前就有相同內容的新聞,google一下就可以找到該生的照片,但記者可是直接到了建中,找了建中老師,請他們詢問學生受訪意願,何況該生不是殺人放火,而是表揚一個好的行為,所以你說你是我就信,難道還要核對證件嗎?被騙實在莫可奈何,以此去批評該名記者確實不妥。基於對人的相信,先被公審然後羞辱,還要被笑說沒有風度,這確實是個不太好笑的玩笑。

但後面的追殺又是另外一回事,本是一篇澄清報導就落幕的事情,用了整整7篇新聞加上一則民調去公審一個高中生,就是媒體自身素養的問題了。

然而我最想討論的不是前面這些筆戰,我比較想探討為什麼每年這個時期都要這麼大張旗鼓地報導滿級分的消息?這種追捧好成績的採訪究竟意義在哪裡?催眠大家學用落差都是假的,只要努力讀書就可以出人頭地?鼓勵學生只追求成績,一頭栽進這跟古時科舉無異的分數競合?報導寫個上課認真、不需要補習、跟同學相處良好,最好後面再加個家境不太好,說實話,還有幾個人在乎這成績優異的學生究竟是誰?閱聽眾看得夠開心、媒體圖個點閱率,和樂融融,多好?

整件事情最該檢討的,難道不是為什麼我們的社會這麼在乎學生考幾分、上哪裡嗎?

用一個玩笑戳破整個遊戲

曾經看到一個故事是這樣的:「動物世界的教育是只教導動物飛行,會飛就好棒,受長輩愛戴,飛得好連記者都來採訪,於是獅子、老鷹、企鵝、蒼蠅、老鼠、猴子、魚等等被教導飛行,不管是誰也都很認真在學習飛行,但飛不起來就被瞧不起,飛不起來就被說不努力,你看老鷹飛得多高,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奔跑?為什麼要浪費時間游泳?為什麼要浪費時間爬樹?企鵝你明明有翅膀應該要會飛,比起獅子、老鼠,你的條件好太多了,為什麼偏不飛卻要去游泳?」

我相信建中每年都有學生被點名採訪,也相信這樣千篇一律的報導方式(幾個上台大、讀醫科、75級分)記者也寫到煩了,但這個社會依舊深深著迷於追求分數的遊戲,把學生限縮在窄小的成績競技中並樂此不疲。就根本來說,在這種成績至上的社會體制下長大,學生只懂拿分數有什麼好奇怪的嗎?建中生說謊或許有道德上的瑕疵,但他帶給社會的傷害勢必遠小於媒體對建中生的標籤與框架。

「因爲我考上醫學系,所以要採訪我?」即便並非刻意為之,但這個學生用一個玩笑戳破了這個無聊遊戲,反正社會大眾最喜歡看好學生考上理想科系的報導,卻從未真正關心過所謂的「理想」對於學生的意義究竟為何,這樣就算受訪者是一隻企鵝似乎也沒什麼區別。

(作者為世新大學新聞學系二年級學生,僅對此次事件有所發想,無任何特殊經歷。) 
     

【延伸閱讀】

是真抑是假?從建中生惡作劇看明星學校的「自由之心」

【哲學諮商室】褚士瑩:不想當「魯蛇」的人,真正想要什麼?

魚夫:宜蘭最大的電影院,竟放在臺南的博物館裡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