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侯勝宗:家長們,請放手讓孩子「向下移動」吧!

精華簡文

侯勝宗:家長們,請放手讓孩子「向下移動」吧!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23

侯勝宗:家長們,請放手讓孩子「向下移動」吧!

獨立評論@天下

家長們,請學習放手,不要再逼著孩子們追求名校與成為人生勝利組。教育的目的不是讓孩子未來成為「家長心目中的自己」,而是讓孩子有朝一日能活出「真正的自己」。

我想要投身於社會創業,但父母要我做公務員

我所服務的逢甲大學「公共事務與社會創新研究所」最近舉行碩士生入學口試,一位今年即將大學畢業的女同學來報考。面試過程中,我詢問她為何來報考本所,她腼腆地回答說:「我從小就很有老人緣,也很喜歡和老人相處,所以未來想從事銀髮長照的工作,並希望能自己創業。但家人希望我畢業後去考公務員,好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因為貴所的名字前面有『公共事務』四個字,所以我跟家人說讀這間研究所未來可以考公務員;但其實我真正想學的是『社會創新』」。女學生講完後,我心中頓時五味雜陳,一方面為她的勇敢感到高興,另一方面也為家長愛護孩子的心感到不捨。

這個案例,某種程度反應著台灣教育目前普遍的現象──孩子對自己人生要走的路與父母對子女未來期望的落差。直到如今,父母與子女間仍舊存在著巨大的認知落差,二代間仍常常在教養與親情的拔河賽中拉距著。

人生真的只能有一個方向嗎?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爬」是我們從小就被教導的觀念。從小,我們的教育與家庭系統就灌輸學生與孩子:追求第一、考取名校、獲得成就、贏得財富才是人生勝利組。自然而然的,我們所處的社會就落入競爭的比較,成就與財富成為成功與否的唯一衡量指標。「笑貧不笑娼」成為大家不願承認、卻遵循的潛規則。但是如果台灣只一味崇尚此種「向上移動」的競爭思維,鼓勵學生追求「做贏家、被看見、受稱讚」的顯性成就,而忘了啟動孩子另一股「向下移動」的自我實現動機,將扼殺了孩子們傾聴內在聲音的人生呼召。

以工作為例,所謂向上移動人生的工作大都是能被看見、被稱頌、位置很少、權力很大、所得很高的職業。這些工作通常是世人所追逐的夢幻職業,具有引人注目的外在成就。相對的,向下移動人生的工作大都是默默無聞、少被重視、薪水也不甚高的隱性職業。然而此種以「以工作為中心」的人生二分法,其實忽略了每位孩子的獨特性與對職業興趣的尊重。

事實上,在人生的道路上,沒有所謂的究竟要「向上移動」或「向下移動」的兩難,真正問題在於我們的孩子是否能真實地回答「我是誰?」與「我要去哪裡?」以工作為例,每一份職業都有其專屬價值與正當性,多數職業都是中性的,並沒有所謂的尊貴卑賤之別。而所謂工作價值的高低與否,則是世人為它們貼上標籤的結果。至於它是否是一份好工作,真正重要的是當事人投身於該領域後,能否從工作當中找到意義感與被需要的存在感,進而帶來快樂與幸福。

向上移動不代表成功,向下移動不意謂魯蛇

但是不可否認,我們對這個世界的價值觀早己被灌輸為成功與魯蛇的二分法。家長對孩子教育的養成,也早已習慣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現今台灣社會中,有經濟能力與社會資源的家長,應該不會否認自己內心是希望將孩子推往向上移動的人生勝利組吧?

可以想像的,這種汰弱留強天擇機制長久發展後,未來各行各業的領導者,可能大部份將由這群人生勝利組擔綱;家庭財富將日漸M型化,社會階級更加難以流動。但在這樣M型化的社會發展下,未來台灣可能面臨大麻煩。因為掌握權力與話語權的這群人生勝利組們,他們能瞭解多元社會需求的全貌嗎?能理解底層社會與邊緣弱勢的真實生活與心聲嗎?他們將帶領國家未來走向何處?

因此,如何培養這一群人生勝利組具備人文關懷與同理心,更深層地理解弱勢需求與傾聴多元聲音,對社會平衡發展與族群融合至為關鍵。

「為美國而教」的向下移動倡議

美國有一個非營利組織很早就看見這個社會問題,20多年前便啟動了由下而上的社會力,投入大規模的社會實驗,並獲致不錯的成效。它就是「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 TFA)運動。這項社會倡議發起於1990年,目的在於解決教育不平等與階級難以流動的結構性難題。「為美國而教」有技巧地引導一群習於向上移動的人生勝利組青年,願意在畢業之後,向下移動到偏鄉為弱勢學生服務2年,期望藉由這2年的偏鄉教學與生命歷練,培養這群國家未來菁英們,讓他們除了擅長於競爭創新之外,更有扶持弱勢的人文關懷。

TFA緣起於畢業自美國長春藤盟校普林斯頓大學的創辦人溫蒂.柯柏(Wendy Kopp),她因為求學時研究美國教育不平等的問題,畢業後決定將論文從理論化為行動。當時,她看到許多美國一流的大學畢業生,大家都一窩蜂地爭取華爾街的投資銀行或管理顧問工作,只為賺取高薪與人人稱羨的頭銜。她認為這些名校畢業的大學生未來將扮演國家未來的重要領導角色,如能在畢業後的頭兩年,先到都會和偏遠地區學校去教書,除了可以解決美國教育日漸不公平的社會問題之外,他們也能藉此認識多元文化的美國,未來將為國家帶來更大的社會影響力。

這股讓美國教育更加公平的單純理念得到許多人的認同,並吸引了許多名校大學畢業生投入教學行列。至今TFA每年招募超過4,000位大學畢業生,投入2年的時間到教育資源極度缺乏的校區服務。截至2015年為止,TFA己經培訓了超過5萬名教師,有超過500萬位美國學生接受過他們的教學與輔導。至今,TFA在促進美國教育平等上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依據TFA的內部統計,曾在TFA擔任過教師的畢業大學生,至今仍約有1萬人從事著教職工作;其中有近千人擔任校長,並有約200多人在美國各級教育體系內擔任重要的領導人角色。

「為台灣而教」的向下移動力

隨著「為美國而教」運動的成功,越來越多其他國家也希望效法其作法,因此創辦人溫蒂.柯柏在2007年擴大成立了「為所有孩子而教」(Teach For All)運動,積極協助世界各國推行類似「為美國而教」的計畫。截至目前已有超過35個國家以獨立組織運作,在亞洲包括有日本、泰國、印度、馬來西亞、菲律賓、巴基斯坦等。

而同樣畢業於普林斯頓大學的台灣留學生劉安婷,也深受到這樣的理念感召。2012年她也開始發起「為台灣而教」(Teach For Taiwan, TFT)運動,並將TFT願景設定為:「我們期許一切改變以孩子為核心。透過擁有使命感的好老師,讓孩子得到應有的教育品質,進而影響學校的教學成效,並踏出學校圍牆,了解、參與社區發展。長遠而言,我們希望看見一個由新世代青年發展的運動,從各領域發揮影響力,帶出系統化的改變,共同終結台灣教育不平等的問題,讓一個孩子的出身不再限制他的未來。」自2014年開始,這一群帶著翻轉教育使命感的非典型教師,正式開始投身於台東與台南的偏鄉教學行列。

 
「為台灣而教」願景。資料來源:「為台灣而教」官方網站

如今,劉安婷的TFT教育創新倡議日漸獲得各界迴響,帶動著更多的熱情年輕人向下移動,投身於偏鄉教育志業之中。

勇敢前行,踏向英雄之路

家長們,請學習放手吧!上個世代的家長普遍仍然固守著追求向上移動的成功價值觀,但這並非完全適合下一世代的每位孩子。適才適性地探索孩子的特質與潛能,幫助他找到生命熱情、敢於追求的夢想、活出自己的美好,才是父母陪伴孩子成長的關鍵。努力向上並非是通往成功的唯一道路,過度強調競爭與比較,反而容易落入試探與親子紛爭,造成更大的代溝。反之,當孩子在充份認識自我之後,發自內心願意選擇一條迥異於他人選擇的道路而行,它非但不會是通往地獄之門,反而可能才是進入豐盛的應許之地。

對青少年家長與教育工作者而言,鼓勵孩子追求「向上移動」的出人頭地固然出自愛他的心,但是人生不應只有一個選項。家長真的應該要相信,每個孩子都是上帝獨一無二的作品,值得有他自己專屬的發展方向,與可以揮灑生命顏色的獨特調色盤。身為父母,真正該做的是更多地花時間陪伴孩子認識自己,探索內心深層的聲音。因為唯有當孩子知道他的身份與命定,清楚未來要往哪裡去之後,自然會踏向自己的英雄之路。相信孩子,給予鼓勵,只要熱情被點燃,向下移動的人生同樣可以活得精采。

希望未來報考本所的學生,不用再瞞著家長,說我們是公務員的養成班了。

【延伸閱讀】

別再干涉孩子填志願!捨不得孩子受苦,只會讓他們更苦

他們的第一志願是「到偏鄉當老師」

教育是為了讓孩子受益,還是讓他考試得高分?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