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李永展:別讓「馬祖藍眼淚」變成「馬祖掉眼淚」

精華簡文

李永展:別讓「馬祖藍眼淚」變成「馬祖掉眼淚」

圖片來源:photo credit: ynes95@flickr, CC BY-SA 2.0

瀏覽數

99+

李永展:別讓「馬祖藍眼淚」變成「馬祖掉眼淚」

獨立評論@天下

一提到馬祖,最近最夯的話題便是「藍眼淚」。大家關心的是:究竟是何種生物及原因造成此海中奇景?會不會對生態及環境有害?會不會對文化及觀光造成衝擊?但,筆者倒是想從島嶼「真實性」(authenticity)的角度來探討這個話題所反映的「國土計畫」及「環境教育」二大面向。

4月22日「世界地球日」,我在馬祖北竿的大坵島參加連江縣政府舉辦的環境教育及清淨家園活動,前一天則是在縣政府演講國土計畫法及國土計畫的內涵──「國土計畫」及「環境教育」正是攸關馬祖永續發展的二大主軸,也是台灣做為島嶼國家,可以從馬祖經驗來反思的宏觀視野。

首先,《國土計畫法》第一條開宗明義指出:「為因應氣候變遷,確保國土安全,保育自然環境與人文資產,促進資源與產業合理配置,強化國土整合管理機制,並復育環境敏感與國土破壞地區,追求國家永續發展,特制定本法。」此條文具體說明了島嶼國家不可迴避的三個重要觀念:「氣候變遷」、「國土安全」及「永續發展」。

氣候變遷與國土計畫

氣候變遷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國科會(今科技部)在2011年發表的《台灣氣候變遷科學報告》指出,21世紀末台灣將會增溫2度到3度;其中,氣候變遷的衝擊可分為漸進的危害(例如海平面上升、均溫上升)及極端事件(例如強降雨、暴風巨浪、熱浪)。漸進的危害猶如「溫水煮青蛙」,短期內無法察覺,但一旦超過臨界點便會崩盤;而極端事件則是台灣最常見的「一雨成災,不雨成旱」的旱澇分明現象,也是社會大眾會立即感受到的危害。

對馬祖而言,這二類衝擊都會造成致命的災害。馬祖由4鄉5島及多個小島組成,其中超過270個是無人島礁,面積高達290多公頃,這些大小島當然會受到海平面上升的漸進危害。均溫上升會影響到海洋生態(包括「藍眼淚」)及陸地生態(例如動物遷移、花期錯亂等),至於暴風巨浪,更會對馬祖列島產生直接的衝擊。

面對氣候變遷的衝擊,聯合國呼籲要採取二種對策:「減緩」(mitigation)及「調適」(adaptation)。減緩最簡單的說法就是「節能減碳」,例如個人採取低碳生活,包括食用當地當季食物、騎乘大眾運輸工具、採用節能標章產品等;政府則可積極發展綠色能源,例如太陽能及風力發電等。而調適就是採取適當的因應措施,從「水來土掩」的水利工程手段到「高腳屋」的建築管理對策,或者「危地不居」的國土利用計畫等等。

大坵島上的梅花鹿。作者提供。

野放梅花鹿之島,可以承受跨海橋樑的陸運衝擊嗎?

上述對策中,在馬祖要落實大眾運輸系統相對不易,但島跟島之間的交通運輸則可以有更多元的做法。例如解決南北竿的交通問題,除了更新船泊運輸設備外,或許可考慮興建南北竿大橋;但除此之外,海上運輸應該還是島跟島之間的最佳選擇。

這就回到大坵島「世界地球日」的環境教育活動了。大坵位於北竿鄉橋仔村西北側,離北竿約200公尺,是馬祖唯一野放梅花鹿的島。大坵分為大、小坵兩島,面積僅0.69平方公里,是馬祖曾經有人居住的列島中,唯一沒有馬路與車子的小島。目前要前往大坵,可以從南竿福澳坐船約30分鐘,或從北竿橋仔坐船約5分鐘便可到達,時間不長且部分船班可彈性安排。由於大坵具豐富的生態與景觀資源,馬祖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在島上興建環島步道及木棧平台,方便遊客尋幽觀景,可謂低碳且永續的「真實性」旅遊勝地。

除了磯釣,大坵最廣為人知的是島上的野放梅花鹿。這些梅花鹿由於少有人為干擾,所以數量維持在均衡狀態。食物足夠時,鹿群大概會增加到150隻左右,一旦超過這些數量,由於食物不足,便會「適者生存」地減少到100隻左右,等到食物豐足時,族群數量又慢慢增加到150隻上下,然後周而復始地維持均衡狀態。低人為干擾不只讓大坵保有均衡的梅花鹿群,也沒有破壞島上的生態系。

但令人驚訝的是,北竿鄉公所卻正積極爭取興建大坵及橋仔的跨海橋樑。如果取代5分鐘船程的跨海橋樑通行後,遊客數量的增加勢必對大坵造成相當程度的衝擊,因為原本需乘船登島的特色旅程變成陸域交通的一環,對生態環境及人文風貌的衝擊勢必有相當大的影響。

從北竿橋仔坐船,約5分鐘便可到達大坵。作者提供。

觀光不該「一觀就光」

從國土計畫及環境教育的角度而言,大坵的未來圖像儼然是濃縮版的連江縣國土計畫──馬祖要的是只講求速度的單一交通運輸,還是鄉與鄉、島與島多元的接駁方式,便值得深思。

相對於金門,馬祖交通雖然不便,但正因如此,到馬祖的遊客反而不易受到大量觀光客的衝擊;而對願意花時間前往馬祖的人,如果能感受到島嶼的生態、生活、生產「三生」樣態,讓他們體會到「真實性」的人文生態之旅,相信更能保有質量均優的島嶼深度旅遊。

筆者曾經到地中海的希臘小島旅遊,這些小島都是靠船運來聯繫的「無車島」(防災救護例外),也都能體現不同島嶼的真實性,不只提升遊客造訪的意願,更能突顯地中海島嶼的特色。詩人余光中曾寫下「今天的天空很希臘」,而我每次到馬祖都能感受到「今天的天空很馬祖」。這樣的驚艷/經驗絕不是因為「交通便利性」,而是因為大小島各自擁有的「真實性」。因為「交通便利性」如果沒有建構在具地方特色的「真實性」上,一旦熱潮過了、一旦過度人工化,大坵的獨特魅力勢必會變成「一觀就光」的「觀光」。

由此類比的是,如果大家眼光只聚焦在「馬祖藍眼淚」的「觀光」上,忽略了「真實性」的國土計畫及環境教育,那麼,「馬祖藍眼淚」終究會變成「不去終生遺憾,去了遺憾終生」的「馬祖掉眼淚」憾事。

從「真實性」及「永續發展」的角度來檢視,大坵與橋仔的跨海橋樑不僅不具「必要性」,也缺乏「正當性」,值得馬祖反思,更值得台灣各地一窩峰式的「天梯」及「教堂」等「一觀就光」的觀光建設反思!

 

【延伸閱讀】

母親的重擔 Mutterkreuz:德意志文化中的母親形象

【哲學諮商室】褚士瑩:不想當「魯蛇」的人,真正想要什麼?

曲智鑛:《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其實正是父親的冠軍夢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