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楊定一:回到內在,找回快樂源頭

精華簡文

楊定一:回到內在,找回快樂源頭

圖片來源:邱劍英

瀏覽數

14789

楊定一:回到內在,找回快樂源頭

天下雜誌626期

現代生活的壓力與快速步調,使人普遍耽溺於不快樂的情緒中。楊定一認為,快樂不是刻意追求的目標,更不該築於人生成就。面對自我、接受對生命的不滿,是我們需隨時練習的功課。

「我快樂嗎?」許多人常如此自問。但心中的聲音,並非如此肯定,甚至顯得悲觀。尤其,當面對生活的快步調、家庭壓力、職場的大小戰役或感情的不如意,一切都讓人喘不過氣。

長庚生技董事長、著有《不合理的快樂:存在的喜悅》一書的醫學博士楊定一認為,真正的快樂是人們生命的本質,它一直都在、不需外求,只是受到現實條件的束縛,被鎖在生命的角落。自許為「健康工程師」的他,期望透過一系列「心境轉變」的工程,讓快樂解放、自然流露於生命。

以下是專訪摘要:

快樂是身心靈與生命的門戶。

當心中流出「身心合一」的快樂,這時量測心跳、呼吸等身體指數,都達最佳機能。快樂就有那麼大的作用,能帶動身體的代謝、免疫。

其實,人本質是快樂的,快樂也不需理由。但許多人不快樂,這是因為,人們對生命的理解受侷限,還不斷向外追求快樂。

舉個例子,人們常把眼前的一切當作全部、當作合理——這一生受到周邊他人的制約而不自覺,像是:被標籤為好學生或壞學生、被他人評論為沒希望或沒成就,還相信這一切是真實。

其實,眼前所見的一切,相較於整個宇宙、整個生命,只是一小部份。我們卻容易把注意力擺在這狹窄的角落,而感到悲傷、失落或委屈,把生命當作問題,卻不知道自己擁有無限大的潛能,實在可惜。

在這不成比例的「小」世界中,要快樂就更不踏實了。

我還碰到許多人,想從這個世界找到、追求些什麼——想變成聖人、爬上高位,或陷入各種家庭、同事、情侶等人際關係的煩惱中,甚至認為得要不斷苦修、有成就。

他們都在「找」、在「動」、在「做」些什麼。但要達到永恆的快樂,無法從「物質」的轉變得到。

如何找回永恆的快樂?

因為快樂不是一個目標,它追求不來、也無法刻意取得。它是透過「在」(Presence、Being-ness)而成,跟著「在」,隨時回到當下、回到這裡和現在,快樂就在眼前、就在心中。

我是一個醫師,我把醫師當作「健康工程師」,這次我想大膽地用「顛覆的工程」帶來改變——人們常向外追求一些目標,但透過「態度轉變」,由外往內看,生命就向你伸出手、擁抱你,沒有事了。

我將透過實用的方法,帶大家投入。久而久之,永恆的快樂不只成為生活習慣,還成為「你」,因為快樂是你的本質,只是你不懂、你不知道,但當你記得了,就像釣魚的鉤子,能夠把快樂鉤回來。

對初學者來說,我常希望大家先把意識、注意力落回身體。因為身體會帶動快樂,如同親近大自然時,腦袋停止思考,再聞點味道,全身就快樂。

但人的意識常偏重在腦袋,不會意識到身體,甚至從沒感受過氣脈的轉變,這就等同於沒有生命。

這時,要花點時間,讓自己把生命的根,透過身體找回來。像是靜坐、跳螺旋舞;或透過一短一長、四短一長的步調,調整呼吸;甚至可以練習和身體對話、向身體感恩,去感受、欣賞、享受身體。

這樣的快樂是個起步,下一步,要連身體都超越,落回「心」。

臣服:接受生命的變化

這就要不斷回到「臣服」和「參」兩大法門,它們的動力最大,還可隨時帶到生活中實踐。

「臣服」指的是接受這個世界、接受眼前的全部考驗——不論遇到好事、壞事、沒有事,或不舒服、沒希望、受委屈、掉眼淚、吵架或創傷等,不斷接受瞬間帶來的變化。因為宇宙不會犯錯,所以不斷告訴自己,「我都可以接受,這剛剛好是我需要的一堂功課。」

試著洗腦自己,這每個人都能做到。原則是,不論面對什麼,都對自己說,「It's ok。」

雖然這聽來有點不理性——「我能接受我的不完美」、「我能接受和別人吵架」,甚至「我接受『我沒辦法接受』」,但肯定一切是ok的、圓滿的,這就是臣服。

特別的是,這裡的「接受」,不同於「放掉」;放掉一切很難做到,但是可以學著去接受。試試看,就知道兩者差別。

有些人還問我,「這是不是發呆、什麼都不做?」剛好相反,你本來就有佛性,讓心帶著你往前走,只是往哪走不重要,因為你肯定一切;甚至有什麼阻礙、痛心,「I am ok,」我滿足到底,我感恩、感謝這個生命。

一路接受,有意思的現象就出來了。你會發現念頭、煩惱開始減少、甚至沒有了,然後就會浮現愛、喜樂、寧靜這些人們的本質,也不需要再從人間找東西。

「參」的練習:觀察自己

另一個法門是「參」。在古代,這常是修行的最後階段。它並不困難,反倒最不費力,但人們卻常質疑,「可能嗎?有那麼簡單嗎?」

參,指的是不斷地透過體察「我」的念頭與感受,提醒自己回到真實。例如,當不快樂的念頭浮現,可以自問:誰不舒服?誰有反彈?誰不斷有傷痛、悲傷、失落、不安?

最終的答案是「我」——我不舒服、我有反彈、我認為生命不快樂。

進一步再問:「我是誰?」至少重複三次。此刻,腦海自然踩剎車,念頭被帶走,寧靜、沉默的空檔出現。不知不覺,你就從念頭的境界,落回心、落回空,如此簡單。

我還想介紹一個「我在」的靜坐方法(I AM meditation),它同時結合「臣服」和「參」兩大法門。

閉起眼睛,好好坐著,吸氣、吐氣,觀察自己的呼吸,然後邊呼吸邊重複兩個字——吸氣時說「I」,吐氣時說「AM」。這能讓你脫胎換骨、減少念頭,自然達「止」的境界。

試著不斷嘗試,這個力量是不得了的。

這股快樂能量還能擴展,一個人快樂,旁邊的人都能感受到;這是一種「場」的觀念,很像颱風眼,表面寧靜,但「場」的力量有無限潛能,周邊的人自然被捲到裡面。

經過這次工程,人們能大規模醒覺過來,善意也會擴散。

【編輯推薦】

不合理的快樂 - 存在的喜悅

作者:楊定一

出版日期:2017年05月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