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慢遊紐約,與藝術相遇

精華簡文

慢遊紐約,與藝術相遇

View from Gansevoort Street. 圖片來源: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提供,Ed Lederman攝

瀏覽數

1713

慢遊紐約,與藝術相遇

天下雜誌626期

在紐約,藝術無所不在。各種形式的藝術都能找到自己的舞台,不僅展示於美術館中,更流動於街頭,每一片城市地景,也都不可或缺。

來到紐約,它隨處、隨時、不期然撞見的風景與藝術,展現出的多元、突梯與超越想像的無限可能,令人深深愛上這座城市,無論在下著雪的冬夜,或艷陽高掛的夏日。

紐約是一座當代藝術之城。

60年代的普普藝術教父安迪沃荷的「成名15分鐘」論影響至今;80年代的凱斯哈林、巴斯奇亞,從塗鴉藝術獲得的靈感,創造出新普普藝術的高度。

今年五月,巴斯奇亞的作品在藝術拍賣會上,拍出史上第二高價的紀錄,超越安迪沃荷。似是驗證古老的希臘諺語,「人生苦短,藝術長久。」

而當代藝術的美好之處,「在於得以最新的思想與看法,來構成一個展覽,」著名日本策展人、森美術館館長南條史生在其著作《為當下策展》裡寫道。

在紐約這個當代藝術大本營裡,藝術無所不在,而且不一定只在博物館裡。

布希維克的街頭塗鴉,充滿生命力。(周敏攝)

在街頭 塗鴉藝術於此復活

布希維克(Bushwick)與威廉斯堡(Williamsburg)兩區,近年因中產階級化及地皮高檔化而造成地價、租金上漲,但仍吸引各國遊客前往朝聖。其中,以塗鴉藝術再造街區的布希維克尤其獨特。

布希維克在90年代是個街頭幫派滋事頻繁、令人卻步的地區。從街頭成功轉化為藝廊、並吸引各國旅客特地前往,起因於一位當地居民費卡羅拉的個人遭遇與再造行動。

現為街頭藝廊Bushwick Collective的策展人,費卡羅拉告訴《紐約時報》,90年代時,他的父親死於街頭,僅因為他脖子上的金項鍊與口袋裡的少數現金;加上母親於2011年因病過世後,他內心的傷痛一直沒能痊癒,於是將重心轉往重振鄰里、打造一個安全街區。

合法取得許可後,他將布希維克的街道牆面化為戶外藝廊,並邀來許多塗鴉藝術家一起彩繪街頭,讓他們的作品重新賦予鄰里新興的力量。同時,還為遊客提供免費導覽。

一排排低矮紅磚牆面上的塗鴉,在某方面來說,也承繼了80年代興起於紐約、後因市長朱利安尼整頓市容而掃蕩一空的街頭藝術。

布希維克近年以藝術再造街區,邀請塗鴉藝術家以牆面為畫布,重新活化鄰里,迎來各國遊客。(周敏攝)

在空中 廢棄鐵道串聯城市風景

空中鐵道公園(High Line)位在曼哈頓西南區,由廢棄鐵道改建,全長2.33公里,植栽綠化、表演區域等規劃完善,開通後迅速成為各國遊客必訪的景點之一。

一名瑞士的遊客說,這裡提供你另一種看紐約的視角,就像在三層樓高的空中散步,周遭景物和以往看到的完全不同,彷彿置身未來場景。

空中鐵道公園一角,階梯式座位,自由入坐,馬路即劇場,整個城市都是正在進行的舞台。(周敏攝)

時而穿梭於建築高樓間,時而迎來一片寬廣如劇場的表演區,有時還能碰上演出。在夏日的夜晚,還有露天電影放映。最南端的盡頭,串聯起雀兒喜市集與惠特尼美術館。

但這次,牆面上一幅創作標語引來路人紛紛注視停留,黑壓壓的美國地圖,標示著「Donald Make America Psycho Again」(川普讓美國再次驚魂)。

「Donald Make America Psycho Again」(周敏攝)

在橋下 感受新創藝術脈動

新哥德式建築風格的布魯克林大橋,本身就是一則傳奇。1883年通車時,是全球第一座鋼索懸索橋。

布魯克林大橋連接了曼哈頓與布魯克林,是全球第一座鋼索懸索橋。(Ambrose Eng攝)

橋下的丹波區(Dumbo),近年因為科技新創公司的遷入以及年輕藝術家聚集,豐沛的創作能量,令紐約客深深憶起70年代蘇活區的活力。

橋下多處大型紅磚建築,現多改裝為藝廊、新創空間與餐廳等。

「聖安妮倉庫」(St. Ann's Warehouse)表演中心便是由香料磨坊改建而成,在911事件後遷居於此。承襲了過去近40年的傳統,每年的經典偶戲演出與音樂會,是表演藝術愛好者們的必看戲碼。

布魯克林橋下的丹波區,吸引許多新創公司與青年藝術家入駐,舊時的紅磚廠房紛紛改建為劇場、餐廳與藝廊等。(Ambrose Eng攝)

每年九月「丹波藝術節」(Dumbo Arts Festival)一連三天開放藝術家工作室的活動,是當代藝術迷的必訪行程。

由日本新生代建築師藤本壯介設計的複合式空間Usagi NY也進駐於此,結合日本當代藝術展覽、咖啡與設計書店於一爐。

正在布展的複合式空間Usagi NY,融合藝廊、咖啡與設計書店。(周敏攝)

而今年二月初,橋下不遠處的布魯克林大橋一號酒店(1 Hotel Brooklyn Bridge)悄悄試營運時,就已經以它充滿環保意識與在地集結的主張引起關注。

點餐時,一位服務人員驕傲地說,「我們的咖啡是使用布魯克林當地的Devoción咖啡,飯店裡盡可能回收利用每一樣東西,包括水。」

布魯克林大橋一號酒店挑高舒適的大廳,隨處可見大自然的元素。(周敏攝)

大廳挑高的牆面上,是由當地藝術家設計的大片植栽牆,更大量以回收自當地植物園、工廠的木材重新用作家具,將大自然可運用的元素盡可能引入室內,讓當代的奢華旅館有了重新定義的可能。

而近年布魯克林當地青年發起再造的生活運動,包括精釀啤酒、水耕農業與咖啡豆烘焙等,正逐漸從餐桌上的實踐,匯整為一股在地集結的力量,向世界發聲。

在美術館 以VR體驗藝術

2015年,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南移至肉品加工區,由皮亞諾(編按:義大利建築師,早期因設計巴黎龐畢度中心而聲名大噪)設計建造,標示出一個博物館時代的新氣象。

建築風格採用紐約下城普遍的Loft風,大片玻璃、無樑柱的寬闊空間,每一樓層都延伸戶外,「戶外陽台採階梯式的下降結構面向城市,刻意降低巨大結構給人的壓迫感,」皮亞諾建築事務所合夥人德拉尼如此描述惠特尼新館。一樓的餐廳有如玻璃屋,刻意打破室內室外的空間分隔。

聞名的「惠特尼雙年展」,由創辦人葛楚.惠特尼於1932年創始,聚焦於美國當代藝術,早已是全球藝界經典盛事。今年雙年展首度在新館舉行,啟用兩位新生代亞裔策展人,邀請63位藝術家參與展出,展出作品包括繪畫、裝置、錄像等。

一名出生於80年代紐約的當地藝術家沃夫森,透過VR裝置展現他的影像作品。他認為,人們通常認為VR科技有很強的互動性,但卻忽略它的「孤立性」。他的觀點在於,臨場感並不等同現場感,當你目睹一場街頭暴力發生(他所創作的影片內容極為暴力),透過VR裝置觀看的「體驗」,會將你隔絕於事件之外,進而造成孤立。

藝術回應現實現下的氣氛與觀點,有時令人感到戰慄。「在現在政經社會局勢騷動不安的情況下,許多藝術家都拋出相同疑問:個體與社會如何互動?我們又將如何思考、如何生活?」策展人之一洛克斯解釋。

2017惠特尼雙年展的行為藝術作品《自由》,藝術家Puppies Puppies在美術館的陽台上,扮裝為自由女神。(周敏攝)

在博物館 凝望歷史傷痕

911國家紀念博物館或許是世上最靜默的博物館之一。

博物館裡,收集了歷史上的這一天,1600多件現場遺物與230段語音片段,沉重無比的物件,與空氣中凝結的沉痛,卻是與全人類休戚與共。自2014年開館以來,已吸引全球超過800多萬人次參觀。

世貿大樓的舊址,現由兩座巨型人造水池取代,各一英畝大小的池面,倒映著樹影,潺潺流水滔滔如海浪,吸納所有聲音,持續奔流向下,湧進池底巨大的空洞裡,象徵著這座城市與人們內心巨大的傷痛空白;而周圍植栽400棵沼澤白橡樹,與一棵自事件現場救出而存活至今的「倖存者」豆梨樹,象徵無比希望。冬去春來,隨著季節更迭、葉落重生,在這一處草木扶疏的現場裡,生命的流轉亦復如是。

911 國家紀念博物館內,人們凝視著美好的過往與傷痛的瞬間。(周敏攝)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