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永豐金吹哨人張晉源:我活在楚門的世界

精華簡文

永豐金吹哨人張晉源:我活在楚門的世界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155773

永豐金吹哨人張晉源:我活在楚門的世界

天下雜誌626期

永豐金前董事長何壽川遭收押,永豐餘百年家族岌岌可危。打開潘朵拉盒子的,是何壽川過去8年最信任的人。台灣史上最高層級的吹哨人張晉源,在家族金控分走半邊天的台灣金融界,掀起玉石俱焚的戰爭,能換來金融從業人員的尊嚴嗎?

2016年11月25日晚間,已過9點,永豐金控不尋常地連發出14則重大訊息。更不尋常的是,其中7則都與同一個人有關──永豐金控財務長兼永豐銀行總經理張晉源。

那一夜,這位曾是永豐金控頭銜最多、薪水最高的經理人,被拔除了永豐金控財務長、銀行總經理、董事、中國子行董事、證券董事、人身保險代理人董事、金控發言人等7個職務,變成一位沒有任何業務的資深副總經理。

「肯定其在銀行總經理任內的表現,但為使其專心處理繁瑣司法事務,公司董事會做出調整職務的決定,」永豐金控新聞稿一字一句輕描淡寫。

司法案件是指去年永豐金遭鼎興牙材詐貸案,偵訊後張晉源以300萬交保。

表面上「合理」的安排,看在熟悉張晉源與永豐金董事長何壽川關係的人眼中,卻怪異到極點。

為何壽川工作才9年,張晉源卻已是他的頭號愛將?何壽川信任他,2015年甚至讓他出任家族投資公司的法人代表,擔任王國的核心——永豐餘控股監察人。就連跟了何壽川超過30年的老臣游國治,都沒有這種待遇。

誰也沒想到,這個深夜的人事令,在半年後,造成近10年台灣金融家族版圖的最大變化。

頭號愛將,打開潘朵拉的盒子

6月16日檢調搜索永豐金與永豐餘,18日法院裁定何壽川收押禁見,19日金管會立刻拔除其董事長職務。

扳倒何壽川的,正是半年前,被他拔除7個職務的張晉源。

過去半年,在媒體、金融界、監理官、立委間,張晉源的名字就像《哈利波特》裡,大家隱晦不言的「那個人」。

「檢舉者是誰,大家心知肚明,工會鄭重呼籲他(指張晉源)要有江湖道義,若您(指何壽川)請辭,即應停止爆料,」永豐銀行企業工會6月一封公開信,除了要求何壽川辭職,也對張晉源喊話,措詞嚴厲。

但「錯,是我嗎?是我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但做錯事的人是我嗎?」半年來,第一次接受具名訪問,談到工會的公開信,他反問。他接著說,「我的理想不是吹哨,我是想要讓這個環境變好。」

張晉源走上吹哨人這條路,是意外,也是必然。

進入永豐金9年,擅長併購的張晉源,多半擔任策略長、財務長、發言人等非業務工作,前年中才出任銀行總經理。沒想到,才上任1年就出事了。

去年7月,牙材商鼎興貿易開始跳票,張晉源心中警鈴大作。他指示同仁:「需要幾百個牙醫才會跳票4億,疑似詐騙,請報警。」

他覺得很奇怪,為什麼牙醫師可以借這麼多錢?加上鼎興負責人姓何,雖然熟悉何家的經理人告訴他,鼎興不是銀行的利害關係人,但為求慎重,他透過助理親自去查,是不是與銀行有什麼其他關係。

透過一份古老的顏家家譜,經過身分證父母欄比對,張晉源找到鼎興負責人何宗英的配偶顏媛美,與永豐銀行董事何宗達(何壽川堂兄何政廷之子)是三等血親的證據──鼎興是何宗達沒有被申報的董事利害關係人。

依據「銀行法」,利關人不能做無擔保貸款,且必須送董事會做成重度決議,還必須揭露。永豐銀行明顯違法。

張晉源立刻派員通知金管會,銀行局長王儷娟第一時間受理。同一時間,他也向何壽川報告。8月11日,張晉源甚至在法說會上主動告知媒體此事,「永豐金高層意外自爆『案外案』,」《聯合報》當時如此形容。

「我不會快樂的,因為我是銀行總經理,一定也得負行政責任,」張晉源接受專訪時,陳述第一次通報時的心情。

張晉源說,過往,他只要發現何家人不合適的利害關係人往來,何壽川都會支持他依法處理,但這一次,對於堂兄何政廷、堂姪何宗達,何壽川明顯態度保留。

「他認為,何壽川偏袒自己的堂哥家族,」一位熟悉內情的金融界人士說。

一位董事透露,何壽川與張晉源最大的爭論,就是如何向何宗達追償。何壽川與部份董事認為,把錢拿回來第一優先。當時,律師意見是「何宗達的責任已進入刑事調查,等刑事追究之後,再做民事求償。」何壽川也告訴董事,何政廷家海外有財產,銀行的罰金與損失,他會想辦法讓堂哥家族還錢。提出告訴後,反而拿不回錢。

但張晉源強勢主張依法論法,要控告何宗達求償。他不斷衝撞銀行、金控董事們。

被中國大使館救出來的人

張晉源堅持依法論法,態度強勢,看在凱基證券老同事眼裡並不意外。「他本來就是很猛的人,」一位凱基證券前同事說。

除了2004年幫辜仲瑩操盤,打敗劉泰英、陳敏薰拿下中華開發,張晉源在凱基最出名的事蹟,就是接管韓國分公司一役。

亞洲金融海嘯後,香港凱基證券在韓國併購了一家券商,派張晉源與現任南陽實業董事長蔡維力去接管。韓國工會強大又團結,希望用包圍公司的方式,逼公司同意他們的條件。

但張晉源堅持不從,知道員工要來抗爭,他預先將大樓淨空,只吩咐蔡維力在大樓外待命。當天韓國工會用鐵鍊將大門鎖死,喊聲震天,他一個人待在辦公室裡,跟工會對峙了10個小時。

直到深夜11點,他要求蔡維力打電話到中國駐韓大使館,以香港券商代表身分求助。透過外交斡旋,最後才被韓國警察破門救出。

「我查過法律,夜間挾持是違法的,」他回答地精準俐落。

對沖基金交易員出身,他是1992年索羅斯狙擊英鎊一役的見證者與參與者。對沖基金的訓練,必須冷靜研判市場、法規架構的弱點,進行套利。用在併購上,他熟悉經營權大戰實務眉角,他幫何壽川打敗國際牌洪家,拿下永豐金控經營權。又簽下全球最大銀行工商銀行入股永豐金、永豐銀的意向書。透過一次次的戰役,取得何壽川信任。

儘管態度強勢,直到檢調搜索前,張晉源與董事會的衝突,依舊是茶壺裡的風暴。

直到去年10月21日,檢調登門搜索永豐金,他的世界崩解了。

他被300萬交保後,看到報紙上寫:「何宗達律師公開表示,何宗達長居日本未經手核貸業務,且永豐銀早知雙方姻親關係。」張晉源終於知道,主動通報金管會、原本以證人應訊的自己,為何一夕間會由證人變成嫌疑犯。

永豐銀貸款鼎興是否涉及不法,到底有無勾結,目前尚由北檢偵查中。張晉源、何宗達都交保候傳。

「我感覺,自己活在楚門的世界,」張晉源自剖。電影中,金凱瑞飾演的楚門渾然不知,自己從小到大的人生,原來只是全球最受歡迎的紀實性肥皂劇《楚門的世界》。發現真相後,他開始對身處的世界開始懷疑。

在大小併購案中,憑著專業,張晉源總是「藝高人膽大」,可以全身而退。沒想到,卻在最傳統的利關人交易中栽了跟斗,從此官司纏身,他覺得被冤枉、憤怒。

交保後,張晉源仔細回想案發後種種,開始對「許多熟悉不過的日常人、事、物」信心鬆動。

他懷疑,前述何宗達律師的說法,是否是串通好的。

他想起,進行鼎興內部調查時,接到對三寶建設超貸案的檢舉。他組織專案小組,愈調查愈發現,案情可能涉及金控高層。11月下旬,他將手中蒐集到的資料向金管會舉報請求調查,卻也愈來愈擔心,他的吹哨人身分會曝光。

11月24日晚間,他最後一次以銀行總經理的權限,登入徵信系統,開始拚命列印三寶案的相關資料。「那天我的感覺是,在電腦後面有人盯著我們,我印了什麼資料,他們都知道。」

隔天,董事會臨時動議拔除他所有的職務,僅保留金控資深副總經理職位。張晉源知道,自己的身分已經曝光了。

6月初才順利當選新一屆永豐金控董事長的何壽川,因三寶案羈押後,已被解職。(黃明堂攝)

身分曝光,玉石俱焚

「在國外,吹哨人保護的關鍵就是不能曝光,」鑽研財經犯罪的交大科技法律學院副院長林志潔直言,「一曝光,往往導致兩敗俱傷、玉石俱焚。」

除了「勞基法」與「證人保護法」,「台灣現在對吹哨人毫無基本的制度性保護,」林志潔直言。

2015年初,廉政署送行政院的「揭弊者保護法」只適用於公部門,兩年多沒有走出行政院。「私部門公益通報者保護法」更只是研究報告,根本沒有送出法務部。

林志潔強調,吹哨人保護有三個重點:第一,身分要保密;第二,工作要保全;第三,人身安全要保障。而其中,身分的保密最重要。

她舉香港廉政公署為例,為了保護吹哨人,廉政公署不會傳吹哨人出庭當證人,而是把舉報當情資,自行去蒐證。美國聯邦則授權檢察官,可以直接對吹哨人緩起訴或不起訴,不用上法庭。

「因為財經犯罪現在都是集團組織犯罪,一定要有內部人吹哨,才能知道組織犯罪的全貌。但這樣的吹哨人大部份也是涉案人,所以必須用緩起訴,交換更關鍵的涉案高層,」林志潔說。

身分曝光的張晉源,顯然是狀況最糟的吹哨人。何壽川與「檢舉人」在立法院與媒體的攻防,加上他過往被何家信賴的程度,讓獨立董事、金管會、員工更小心行動,深怕可能事涉私人恩怨,更怕被利用。

永豐金董事會、員工很早就知道,張晉源動作不斷,但沒把握的是張晉源的動機。

半年來,金融市場謠言不斷,說擅長併購的張晉源,將結合金主搶奪經營權。何壽川甚至回補不少股票,保衛經營權。結果,今年根本沒人跟何家搶經營權。

「未來,我不可能在台灣任何一家金融機構工作了,」張晉源說,謠言是抹黑他的障眼法。

他強調,自己的動機很單純,就是想要發起一個公民運動,讓管理大眾資產的金融從業人員能夠堅持公司治理。

「我應該已經是台灣史上位階最高的吹哨人。我一直告訴自己,我們一定要活得好好的,不能讓金融人看見吹哨人的下場很悲慘,否則以後誰敢吹哨?」他說。

張晉源認為,如果他吹哨後,獨董可以組成獨立調查小組、金管會可以快點處理,就不會有媒體、立委爆料。可是對基層犯錯嚴厲無比的稽核、法遵、獨董、董事會,這些現有體制卻對高層犯罪完全視若無睹,沒有發揮任何監督制衡的作用。

時間無法倒轉,沒有人知道,如果超貸案沒在媒體曝光、如果立委不窮追猛打,結果會如何。但永豐金弊案不斷曝光,卻導致工會對他反感。

工會理事長鍾馥吉具名公開信直言,何壽川與檢舉者的網內互打,基層員工到第一線推廣業務很困難,企業客戶端對銀行逐漸失去信任。

銀行員工會秘書長韓仕賢轉述,工會也知道張晉源不是無的放矢,但不諒解為何一波波對外放話?公司名聲不好,客戶講得很難聽,員工人心惶惶。

「金管會不相信何壽川,也不相信張晉源,」一位永豐金控高階經理人觀察。

獨立董事能發揮什麼作用?

張晉源主張,獨董能獨立行使調查權,董事會不得拒絕,但過去半年,他不斷傳Line訊息、電郵、簡訊要見獨立董事,都沒有成功。

創拓國際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楊家欣直言,台灣獨立董事的獨立性仍嫌不足。結構性因素是台灣經營、所有權不分離。

在國外吹哨人檢舉經營不法,董事會或獨董一定會聘請外部獨立專家進行調查。但台灣大股東同時掌握董事會與經營權,涉及大股東的弊案,獨董在董事會很難調查。

「獨董懷疑大股東,唯一的武器只有辭職,」一位熟悉公司法與實務的前金控總經理直言。

一位永豐金董事會內部人,在《天下》查證時透露,永豐金的獨董們曾兩次與理律律師深談,律師意見是「何壽川是否不法、背信,只有檢調才有能力調查。」

3位獨董雖然沒有請辭,但開始要求必須完整記錄獨董發言,並且緊盯三寶建設追加房地產擔保,加強揭露。在獨董要求下,永豐銀大陸子行行長鍾敏敏,親自負責討債。

「1月到5月,永豐金審計和薪酬委員會月月開會,遠超過一般公司1季或半年1次的頻率,獨董對永豐金的檢討與監督,遠超過外界的想像,」獨董聯合聲明指出。

「永豐金是金融機構,現在就像漂在大海上,第一要務要先靠岸,不可能讓它亂,大家要撐著,」這是獨董告訴永豐銀經理人的話,似乎也是這3人的態度。

張晉源不以為然,「船是不可能靠岸的,如果不把3、5個賊抓起來,船上所有的人都會被看成是賊。」

4月起,更讓張晉源壓力爆表的是,永豐金開始調動親近他的員工。「迫害我找進來的同仁,這讓我很不舒服,」他直言。

金管會目前還在調查,張晉源主導的美國遠東銀行出售案,為何要用私人電郵與財顧、買方往來與價格的合理性。

最近,張晉源終於與獨董許建基碰面,獨董也陸續約見遭調職、遭調查的員工。

永豐金控代理總經理莊銘福表示,永豐金將參照金融業的best practice(最佳實務做法),以建立內部的「檢舉制度、檢舉人保護制度」。個案部份,內部已進行調查,但不對外評論。

是抓耙子,還是正義使者?

「吹哨人的心理壓力是很大的,」林志潔分析。尤其吹哨人身分曝光後,所有人都會向他尋求保護,許多後續的爆料和檢舉,也都會湧向這位曝光的吹哨人,期待他成為正義使者,為大家出頭。

吹哨者在台灣更深層的壓力,其實來自於文化。台語稱舉報者為「抓耙子」,可以反映出,社會對背叛者的反感。

但林志潔提醒,為個人恩怨亂寫黑函或告狀並不是吹哨,也不會受到吹哨者法規保護。反之,「若是基於公益所為的吹哨,是為了組織更好,這其實不是一種背叛,反而對組織的忠誠。」

身為廉政署「揭弊者保護法」的參與者與「私部門公益通報者保護法」研究者和起草人,林志潔認為,法規的不同主要是反映各國文化。日本2004年雖有「公益通報保護法」,但很擔心會變成黑函文化,因此要求內部通報優先,讓組織先有內部調查與改正的機會。

金管會副主委鄭貞茂指出,已要求各公會訂出自律規範,再研議法制化。但許多人懷疑,在經營與所有權不分離的台灣,自律根本不可行。

林志潔直言,現行「企業誠信經營守則」只是柔性指導,金管會不妨率先改為賞罰分明的良行準則。譬如中國農業銀行紐約分行被紐約金融局重罰68億台幣,比台灣兆豐金的裁罰更重,原因之一就是「壓抑吹哨人的舉報」。因此,「要罰到讓業者感到痛並且願意改正反省,」她說。

金融法規應率先保護吹哨人

在外部吹哨部份,林志潔建議,不妨將現行金管會的周邊機構「保險犯罪防制基金會」改制為「金融法令遵循與犯罪防制基金會」,建立金管會受理舉報的單一窗口。

「金融業擁有存戶、保戶的金錢,若又是上市櫃公司,影響公眾利益最大,屬高度管制的行業,應該率先修法,加入吹哨人保護,」她主張,而其中,在財經犯罪裡賦予檢察官緩起訴的裁量權,也是關鍵。

在何壽川遭收10天後,約訪張晉源。最後一個問題是,你覺得永豐金案要怎麼收尾?

「我也不知道要怎麼收尾,」他坦白地說,茫然地像個剛打完越戰的士兵。

他突然提起了「董氏基金會」。

他說,小時候住在桃園八德眷村,資訊不太發達。不知道何時開始,他知道有個董氏基金會,在推菸害防制、勸人戒菸,「大多數的人應該都跟我一樣,不知道『董氏』是誰吧!但他在我心裡,種下了一個小小的種子。」

從去年7月鼎興跳票開始,近一年的戰鬥,接下來,他對立法與行政部門會不會增訂吹哨人保護法、政府怎麼根本解決金融業公司治理,毫無把握。「我是一顆種子,」他希望。

過去20年,每10年1次的家族金融機構弊案輪迴,讓一些專業金融人跟著陪葬。在家族金控分走半邊天的台灣,如何讓獨立董事擺脫大股東掣肘,能查小案、也能查大案。讓吹哨人受到合理的保護,提供另一道防腐機制,也許才是永豐金案帶來的最重要啟示。(責任編輯:洪家寧、李郁欣)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26期《鳳梨酥模式》>>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