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看好戲】從小說到螢幕 台灣劇場女王怎麼捉妖?

精華簡文

【看好戲】從小說到螢幕 台灣劇場女王怎麼捉妖?

圖片來源:李思敬攝

瀏覽數

2041

【看好戲】從小說到螢幕 台灣劇場女王怎麼捉妖?

Web Only

妖,生在人心;精,隨時而化。世間男女的糾葛是文學藝術亙古不變的主題。「閱讀時光II」電視單元劇《妖精》改編自王定國的同名小說,自四月正式播出後,在網路平台上持續熱播。領銜主演的劇場女王姚坤君演技大爆發,她是如何與導演溫知儀聯手,捕捉那隻在男人心裡跳舞的妖精?(慎入,內含劇透)

「我們要去探望多年來母親口中的妖精。」當年闖入家庭的第三者現在得了失智症,被送入安養院,要是妳,會是什麼心情?要是你呢?你/妳會去「探望」嗎?

讀完王定國的短篇小說《妖精》,一邊讚嘆著如此銳利迷人的筆鋒,輕微嘲諷的詩意,一邊在想,怎會有人有這麼大膽子改編這篇小說放上螢幕?

小說中,正宮老婆終於等到正義的大旗緩緩舒展,趁著「妖精」法力不再,決定耀武揚威押著自己一老一小兩個男人,活逮「那女人」一臉狼狽的困窘樣。誰知真正窘的是,太太在安養院捉妖捉到最後,捉到的是一隻光腳跳舞的「可愛精靈」。

應台視「閱讀時光II」之邀,改拍這篇小說為電視單元劇的導演暨編劇溫知儀說,除了想藉這部影視作品重新探討「真愛」的定義,她也想對經歷過外遇的夫妻關係做更深的討論。身為女性的她,尤其想對妻子的「心態」(mental condition)挖掘得更深。

在小說中的妻子,迫不及待前去收割苦候多年的勝利戰果,得知消息的第二天,就帶著全家出發去會一會這個當年侵門踏戶、現今無力反擊的對手。

單元劇版本中的妻子,則充滿了猶豫掙扎,一家三口的「行前準備」煎熬了五天六夜才真的踩下油門。幾天之中,夫妻情緒起伏不斷,暗潮洶湧不算,正面爭吵少說也有三次。

出發探望「妖精」前,夫妻兩人再也壓抑不住的情緒,兒子連忙勸架。(李思敬攝)

對單元劇中的太太淑英而言,與其說「妖精」,不如說是「心魔」,她一樣也是在捉妖,只是還沒出家門她就在捉,她用盡了千方百計想要捉的,是住在丈夫漢忠心裡的那隻妖。

因爲,就算現實中的妖精患了失智症不再構成威脅,只要活在漢忠心裡的那隻妖精仍是活活潑潑青春可人,她身為法定妻子的身分就形同廢紙,她就不是他的「真愛」。

劇中,基於婚姻與家庭的責任,漢忠聲稱已是用盡全力在忘掉那段陳年往事。只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祕密,至少漢忠有試著努力把祕密層層包裹。他相信,不用自己的祕密去打擾別人,也是一種溫柔。

戲劇的微妙張力,就在淑英悄悄撒網與漢忠一個閃神漏網之間,繃得緊緊的。

劇場女王姚坤君的表演祕訣

一通打破平靜的電話,傳來十幾年前的「小三」梓雲已罹患失智症且被送入安養院的消息。這時不知情的丈夫走向飯廳,淑英連忙對兒子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在確定漢忠真的對那女的已完全忘情以前,淑英不能冒任何喚起更多舊夢的風險。

姚坤君的表演實力在劇場界早有「百變女王」的封號,過去也曾以公視人生劇展《娘惹滋味》入圍金鐘獎迷你劇集最佳女配角,雖說這是她第一次擔綱螢幕女主角,卻絲毫沒有一般劇場演員演電視劇常讓人覺得跳tone的誇張。除了角色情緒飽滿,她說祕訣全在「線條」。

淑英看著兒子,沒有說話,她輕抬食指──一個祕密在母子間形成。飾演淑英的姚坤君用這一小小動作,說明表演的「線條」。(截取自閱讀時光II《妖精》單元劇影片)

表演線條的比例,取決於動作與畫面的大小關係。姚坤君說明,劇場舞台空間大,情緒靠「走位」表現,譬如角色一生氣就會離開現場;但螢幕聚焦的空間小,角色如果生氣就離開畫面,這就是線條大到一個鏡頭也裝不下。

她再舉例,演員在劇場舞台上低頭吃麵,雖然情緒飽滿,但除了頭幾排觀眾看得到演員臉上的微笑,其他千百位買票進場的觀眾什麼都感覺不到,只知道他在吃麵。這就是相對於整體畫面,線條太小了。

就以前文提到的噤聲手勢為例,若在一間上千席位的大劇院演出,一個演員可能只是20公尺寬的舞台上一個小點,他當然要誇張地弓腰伸頭,把食指比到撮起的嘴唇上,最好還發出長長的「噓」聲,以身形動作加聲音,盡量運用一個人身上所有可傳達訊息的工具,讓最後一排觀眾也能清楚接收到劇情。

但螢幕不一樣,導演已經把鏡頭聚焦在姚坤君腰上半身,她在這一鏡的「舞台」只有一個電視螢幕寬,她的身體已佔了「舞台」畫面的四分之一,所以她選擇讓噤聲的手勢──那隻原該噓到嘴邊的食指──只抬到胸口小小劃了一下。

就靠著這一抬一劃的線條,兒子被劃進了淑英的祕密陣線,觀眾也被姚坤君拿捏自如的演技,捲入一場屋簷下的捉妖祕密行動。

淑英一個人在家做飯的下午,她為自己放的音樂卻是她老公與那個女人的定情曲。(李思敬攝)

在做任何決定前,淑英決定先做頓好的,大宴全家。一個人在家做飯的下午,淑英放起了黑膠唱片──《蕭邦練習曲作品10第3號》,就是那首讓日劇《101次求婚》女主角與戀人魂牽夢縈的曲子──觀眾看見她在廚房裡的孤單背影,一次又一次使勁摔著絞肉,那是特別要做給漢忠吃的獅子頭。

事後觀眾才知道,原來那張黑膠是當年梓雲送給漢忠的禮物。

曾獲金鐘、金馬獎肯定,並持續參與各大國際影展的溫知儀,希望可以更純粹地用「影像」傳達訊息,盡可能少用文字語言,因爲那表示已將文字轉化成影像中的元素。

「在外遇對象送給她老公的音樂中,我們看見淑英身為受害者的憤怒,而這憤怒又不是直接寫在臉上或咆哮出聲,而是藏在料理準備給她老公吃的獅子頭的動作裡,」她說明,「那一場,那一顆淑英憤怒做獅子頭的推軌鏡頭,背景是柔和的音樂(弦外之音),畫面是淑英憤怒的背影,透過前後累積的劇情,觀眾可以讀到這顆鏡頭的『多義性』,很多層次或擁有非單一意義的影像呈現,是我的目標。」

在小說中,這頓加了一堆好菜的晚飯,是妻子首戰告捷的慶功宴,是宣布出門探望小三而做的豪華排場;但在單元劇中,這頓溫知儀口中的「鴻門宴」多了一層女人才有的心機。

有大螃蟹、有獅子頭、有蒸魚、有醉雞,淑英料理了一桌非比尋常的盛大晚餐,準備問老公漢忠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李思敬攝)

淑英用一種淡漠而緩慢的語調提起了那通電話,她不動聲色地問,「漢忠,我們是要去還是不去?」

姚坤君說,「淑英從老公的答案,就可以知道他現在在想什麼?是不是還念著那個妖精?」淑英最希望聽到的答案當然是「不用去了啦,事情都過了」,但漢忠始終沒說出這最理想的答案,他說,「我沒有意見,妳決定就好。」聽了這個回答,淑英透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和語氣繼續周旋,姚坤君說,「那就是真的不開心,又不能表現不開心的壓抑,」她細膩的表演,讓淑英的每個呼吸、微微轉動的脖頸都滿溢著情緒。

溫知儀大讚姚坤君是一位天才型的演員。飾演漢忠、與姚坤君有多場對手戲的趙擎,在幕後花絮裡也說,「她太會演了,稍不注意,你的戲會被她搶光光!」

姚坤君為淑英設定的「角色終極目標」(super objective)是:證明自己。

然而心裡的妖精層出不窮,捉也捉不盡。更弔詭的是,妖精不只在漢忠心裡,妖精也在淑英自己心裡。淑英的每句刺探都在提醒漢忠妖精的存在。

淑英冷漠、壓抑、不屑、按耐、怨懟、震驚、惱怒、自苦,因為淑英每一次成功證明自己的對,也就證明了自己的失敗。觀眾看著姚坤君展演一個女人所有複雜細膩的心情變化,層次清晰,好像連她的睫毛都受著深深的痛。

誰是錯過?誰是真愛?

在小說中,「真愛」對男性來說,是那無法擁有的惆悵,封存在青春記憶裡的完美典型,是錯過的那一個人。只不過「真愛」一旦進入「家」的領地,就只能是妻兒口中的「妖精」。

單元劇站在女性角度,試著讓觀眾可以看到另一種心情複雜的「真愛」。「或許對淑英來說,這個曾經背叛她的男人就是她的「真愛」,淑英是用折磨自己,來換取她自認的真愛,」姚坤君說,「『嫉妒』會殺人,嫉妒讓淑英無法放下所有事,但她也因此錯過跟先生重新經營這段婚姻的機會,她錯過了自己的人生。」(責任編輯:洪家寧)

線上觀賞:台視隨選直播平台

「沒有想到,妖精也會老,我也老了!我好老!」原以為只要證明自己可以打敗妖精,卻發現真正傷人的是歲月。姚坤君的哭功出名,常被人形容成有如「水龍頭」。她說,只有真的傷心,才會很快流淚,一旦開始流淚,就可以收了,「因為所有在哭的人並不想繼續哭。」(李思敬攝)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