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香港回歸20年】「港漂」的告白,誰是香港的未來?

精華簡文

【香港回歸20年】「港漂」的告白,誰是香港的未來?

耿春亞,一家互聯網新創公司的董事總經理,屬於「港漂」的新香港人。 圖片來源:楊閔

瀏覽數

5518

【香港回歸20年】「港漂」的告白,誰是香港的未來?

天下當期精選

當中國菁英來到沒有邊界的香港,從就學、就業、成家,參與一場典型資本主義社會的開放市場競爭。優勝劣敗之後,這群新香港人,會是未來香港社會的中堅嗎?

2001年的一個褥熱夏夜,是安徽長大的耿春亞在香港的第一晚,睡在深水埗唐樓僅容得下一張單人床的劏房(見小辭典)裡,窗外閃爍著霓虹燈,樓下流動著皮條客及流浪漢,讓他一夜難眠。當時他只有22歲,是北京清華大學到香港城市大學交換兩個月的大三生。

 

隔日一早,他走路到九龍塘的學校上課時,沿途都是漂亮的別墅豪宅,他瞬間體會了深水埗與九龍塘的15分鐘腳程,就是香港天堂與地獄的距離。

「那兩個月讓我決定在香港創業,」這個典型資本主義社會的黑暗和光亮讓耿春亞神往。他感覺只要足夠努力、願意付出代價,就能在這個城市得到自由。

2002年他透過專才計劃回到香港城市大學攻讀半導體材料工程碩士,2004年畢業就在香港科學園區創業。2009年拿到香港身分後,成家立業,將在內地的父母接來,一待就是15年。

現在,他是香港一家互聯網新創公司的董事總經理。

九七後的新香港人

像耿春亞這樣的「新香港人」,是九七後來港中國人的典型,稱為「港漂」。

歷經20年代新中國革命、50年代國共內戰、60年代文革,以及80年代改革開放,前面四代中國移民多是為了脫貧和躲避戰亂而偷渡來港的中下階層,但九七後的第五代新移民截然不同。

香港統計處統計,主權移交20年來,拿到香港身分的中國新移民是26萬人。但除了這些人之外,香港有更多大量流動的中國學生及工作者。近日香港媒體報導,2016年最少有10萬中國人在港居住、工作與念書。其中有5萬多人是憑單程證入港;兩萬多人拿學生簽證,畢業學生留港有9千人;內地人才輸出計劃有1萬人;投資移民計劃有2萬5千人。

許多中國人透過來港接受高等教育、單程證、人才計劃及投資計劃來港,居留滿7年後取得香港身分。這些人多是中產菁英,20年後已是香港許多領域的中堅。

你可以在香港媒體圈、商界、學界、專業領域看到這些人的身影。例如創業在深圳,住在香港半山的騰訊馬化騰、無人機公司大疆的汪滔,甚至阿里巴巴的馬雲都透過優才計劃成為香港永久居民。

耿春亞充滿熱情的說,「我的夢想是有朝一日要拍一部『甜蜜蜜』續集,」

電影「甜蜜蜜」裡張曼玉和黎明是從中國來到香港打拚的底層,但耿春亞認為第五代新移民的故事已經完全不同,擔任「在港內地畢業生聯合會」主席的他,充滿的的自信和中國國勢呼應。

這是中國青年力爭上游的故事,他們為追求更好的生活而來,喜歡香港的自由和開放,願意付出高昂的生活成本向上流動。但這種中國社會的求存本能,也必然與香港社會產生碰撞。

大學校園是第一個相遇場

中港碰撞的領域,首先就在大學校園。根據香港教資會統計,1998年第一批來港學生只有1%,到現在是12%。去年在港的中國本科生有6千7百多人。雖說每年香港八所大學限額招收1千5百名中國學位生,不超過15%,但研究生不限制人數,每年約1萬5到2萬人。

來港的中國學生也是每個省份高考分數最頂尖的優等生。

香港大學多年來與清大、北大名列中國前3名大學。中文大學、科技大學也是排名前5名。另一方面由於獎學金名額不多,香港生活費和學費高,能來的中國學生多來自家境不錯的中產階級,社會及文化資本甚至比許多香港本地生高。

分別以全北京市文科第二名,以福建省前一百名考進港大的中國學生Kitty和Ann對《天下》表示,她們都是可以上北大、復旦等一流大學,因家人期望選擇了港大,也在香港拓展了國際化的視野。

個性奔放不拘的Kitty,曾在幾間香港媒體工作過。她關心香港社會運動,曾去旁觀雨傘運動,是少數對訴求港獨的香港本土派青年抱有同情的港漂。這幾年她雖被香港社會因中國高壓迸發出的能量深深吸引,但也很快失去了興趣。

「我留在香港,是因為工作和香港身分好用。和內地朋友不同,我可以隨時出國,想走就走,更方便追星,」熱愛嘻哈文化(Hip-Hop)的Kitty說。她廣東話不錯,和香港朋友處得來,但也覺得香港社會太不瞭解中國,容易亂貼紅色標籤。

Ann則坦言,由於語文、對學業的重視程度及使用社群媒體不同,中港學生在學校不大交集。已在外商公關顧問公司工作的她觀察,香港的確是相當國際化的環境,平日有不少外國和香港同事,但就像「把油和水放在一起,但油水分開,比例不同,也融不在一起。」

當全世界都要中國人才

相較於台灣招收中國學生比例不能超過2%,並嚴格限制就業,根據香港集思會調查,大學4年畢業後,計劃多留3年,好拿到居留證的港漂大約三分之一。

根據香港學者梁啟智的研究,就算這群學生不打算長期留港,但每年有近萬名中國學生進入職場,的確對本地畢業生帶來壓力。勞動市場也因為供過於求,起薪20年來沒有太大變化。

香港經濟已與中國密不可分,從事金融業的香港青年Mike也積極往中資銀行尋求發展。

「來港的大陸人都是甲組選出來的,我們是乙組甚至丙組和他們競爭,」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30歲從事金融業的香港青年Mike觀察到,過去在中環1週會聽到1、2次普通話,而且是短期出差來見客戶。但現在是每天都會聽到5、6次普通話,愈來愈多是爬山、小孩就學等生活相關的內容。

由於主要客戶都是中資企業,中環金融圈是中資銀行和中國人才的天下,早已不是新聞。

「未來更多中國人成為合夥人的趨勢明顯,」達維律師事務所(Davis Polk & Wardwell)前合夥人戴佩里安(Antony Dapiran)觀察,「現在事務所找人,西方人沒有特別優勢,沒有流利中文的談判能力都不行了,我算是幸運來早了20年。」

雖說全世界求才若渴,而且多數中國本科生都是以高於本地生3倍學費來港,中國研究生更撐起了香港高教市場,在出生率下降的香港的確需要優質的中國人才。

代表香港工商界立場,萬泰控股集團主席、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表示香港不該過於保護主義,歡迎大陸人才。但他也同意,過去英國統治時也沒這麼多英國人來港,太多大陸菁英的確影響到港人機會。

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認為香港需要大陸人才。

「沒有中國人來,以前也是老外來,都是一樣的,」一位金融業公關說,但這位自認典型香港中產的母親也坦言,量變會造成質變,看到職場上中國同事的表現,對自己孩子的未來感到擔憂,「中國人都很優秀,我感覺香港年輕人競爭不了,我送孩子到國際學校念書,告訴他畢業就去國外發展,不要回來。」

港漂與北漂的流動門檻不同

耿春亞認為,香港人和中國人無須分別,「大陸人才不把香港當競爭對手,香港的競爭者是全世界。香港定位要改變,要迎接競爭,要抓住中國機會。」

香港人才當然可以去中國開疆闢土,稱為「北漂」。但前《信報》總編輯陳景祥觀察到,許多香港高階人士到中國發展,最後還是水土不服,鎩羽而歸。

中國看似很大,香港人流動到其他城市的門檻卻相對高很多。

再兩年就居滿7年的Ann考慮要不要為了香港身分放棄國內戶口。因為她發現,由於事涉機密,許多國企的中高層職缺不會考慮港澳背景,國內中小企業也不大愛用內地之外的工作者,「現在國內人才太多,競爭也很激烈,相較之下,在香港我感覺大陸人還是吃香。」

對港漂來說,在香港讀書、工作就像在中國任何城市的流動一樣自然,但對北漂來說,進入中國社會卻有許多無形門檻。

Mike因為大三暑假曾參加中港學生交流計劃,到北京與北大清華等中國菁英學生交流並維持聯繫,才讓他有機會多瞭解中國。也在初入職場時,願意開拓中國業務,在金融圈闖出自己一片天。他觀察到多數香港人沒有人脈,也沒有興趣。

近日他決定要接受挑戰,離開外商銀行到中資金融機構負責其海外業務。「我可以接受比我強的人當我老闆,中國人也無所謂,我不相信我會比他們差,」但他話鋒一轉,對香港人的前途並不樂觀,「中國是需要香港的殼,不需要香港人。香港不是沒有未來,是未來的香港沒有香港人。」(責任編輯:賴品潔)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