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香港回歸20年】中資形成一條龍,拿下金融話語權

精華簡文

【香港回歸20年】中資形成一條龍,拿下金融話語權

圖片來源: 楊閔

瀏覽數

1880

【香港回歸20年】中資形成一條龍,拿下金融話語權

天下當期精選

九七主權移交後,香港從世界的自由港,成了中國的帳房。20年後,中國如何利用香港、改變香港,進而掌握這個世界金融中心的話語權?

英國作家莫理斯(Jan Morris)在講述大英帝國150多年殖民史的《香港》一書曾形容,香港是大英帝國最驚心動魄的終曲。那麼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或許也是中國崛起的序曲。

中環的皇后大道上,並立的中國銀行、滙豐銀行和渣打銀行,是香港一步步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起點。對面的舊立法會、政府總部,旁邊還有濃厚英國情調的木球俱樂部,這裡是港英時期的政治經濟核心,表面上人群熙攘依舊,但20年後,政經場域的轉移已不言而喻。

外資、中資兩樣情

香港特區政府總部及立法會搬到金鐘,座落一旁的是解放軍大樓。曾在90年代主宰香港經濟命脈的英商,隨著政權移交,也淡出了經濟影響力。

19世紀就立足香港與大清國做生意,百多年歷史的怡和洋行和太古集團,影響力已大不如前。近日太古集團的國泰航空因去年虧損5.75億港幣(近23億台幣),兩波大幅度裁員近千人。

中資則是另一個榮景。

今年,海航集團在5個月內以高於市價的272億港元,拿下舊啟德機場4塊共3.7萬平方米的政府土地,引起香港社會高度注目。

根據彭博社6月的報導,20年來,香港十大IPO上市顧問投行從外商銀行主導,到今天前十大有九家是中資銀行。

一位金融界人士回憶,90年代的中環是日商銀行稱霸,現在則是中資銀行的天下。騰訊是香港的股王,市值佔H股10%(見小辭典)。香港股票交易所年報顯示,中資公司在香港股市市值已達六成。

 

經過20年,中資企業、中資金融機構、中國人才,在香港形成緊密結構,在被譽為世界三大「紐約、倫敦、香港」的香港金融中心,逐漸掌握話語權。

中國因香港國際化

 「現在的香港根本繞不開中國,」負責去年全球最大IPO案、中國郵政儲蓄銀行在港上市,Davis Polk&Wardwell律師事務所前合夥人戴安通(Antony Dapiran)根據多年經驗發現,「所有經手項目的客戶如果不是中資企業,那麼談判方的客戶也必定是中資企業。」

來自澳洲的戴安通,坐在鰂魚涌站糖廠街的餐廳,點了一杯紐西蘭啤酒。窗外的太古坊是港島東新晉的金融區,租金是中環的三分之一,花旗、星展、摩根大通、AXA安盛亞洲總部等已進駐。週五傍晚,糖廠街酒吧會有許多外籍金融白領,中環則有更多講普通話、穿短袖襯衫的中資投行雇員。

1999年,戴安通在北大畢業後來到香港,而後在京港穿梭長達18年,經手過建設銀行、工商銀行、農業銀行、人民保險等知名中國國企IPO案,總金額達700億美元,是香港執業律師為中資企業IPO的先鋒,也代表著香港的專業服務領域(Profession Service)最重要功能:「懂得中國」。

「這的確是香港最核心的優勢,香港對中國『很有用』(useful),」他觀察到,2001年中國加入WTO和世界接軌,中國國企需要國際資金與外滙來發展國內業務,也透過上市作為內部改革的動力,便將香港作為最重要的上市平台。

根據中國商務部統計,過去10年香港是中國最重要 FDI(外商直接投資)來源,每年高達六、七成,但情況已有轉變。2015年開始,中國對外直接投資(ODI)超過外商直接投資(FDI)。

「現在中國有的是錢,他們不需要國際投資者,而是需要聲譽。在香港上市是為了增強信用認可,外國投資者比較願意交易,」戴安通分析。

企業、銀行、人才一條龍

2008年金融風暴,中國從遍地重創的歐美國家中趁勢興起,2012年擴大香港人民幣市場轉向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中資企業開始「走出去」收購全世界,香港成了中資企業海外借貸中心,迎來一波榮景。一位金融界人士預估,那3、4年多了20%的工作機會,但現在又大裁員回歸常態。

路透社1月報導,中國對外併購(中國化工集團及騰訊)大幅增長刺激香港信貸量,2016年香港信貸總額達1060億美元,增長22%,創紀錄新高。再加上近日中國加強資本管制,企業資金出境困難,香港也成了中資企業海外融資的重要來源地。其中包含在港高價搶地的中資地產商,和一帶一路的基建項目。

彭博數據顯示,年初至今,以中資銀行為主的銀行團,共提供了199億美元的跨境併購貸款,市佔率從去年的0.9%躍升至4.4%,中國企業宣布的海外交易規模約為1571億美元,超越去年全年約1092億美元的歷史紀錄。

相較於港商及外商銀行放貸保守,中資銀行願意承擔高風險貸款,在香港的市佔率乘勢上升,一如30年前港資取代英資的情節,中資投行以低價搶下市佔率。

一位香港知名地產商公關透露,雖說是自由市場競爭,但中資銀行放貸給中資地產商,對在地的港商造成不小壓力。3月港媒報導,今年以來,如萬科、海航等中資地產商的銀團貸款總額高達近198億港幣,中資企業和中資銀行「魚幫水、水幫魚」的環環相扣,香港成了中國國家資本主義運用自由市場最好的平台。

這個趨勢,也反映出對中國人才的需求上。戴安通離開的律師事務所,在香港辦公是大約100位律師,香港人佔五、六成,中國背景三分之一。他也觀察到,中資投行約有七成是中國背景的人才。

香港還有多少時間?

面對話語權的移轉,中資企業+中資銀行+中國人才成了鐵三角,香港的優勢在哪裡?

「香港作為中國的一部份,是中國的海外窗口,這20年最重要的改變是成為中國資金輸出(China Outbound)的中心 ,這種特殊地位是其他金融中心譬如新加坡比不上的,」滙豐銀行大中華區總裁黃碧娟表示。坐在滙豐「總行大廈」頂層四十三樓的會議室,全面透明落地窗設計,讓半山、中環、金鐘和維多利亞港就在腳下。

1865年成立的香港上海滙豐銀行,雖是英商,被港人暱稱為「香港銀行」,是在中國最大的外商銀行。近年緊跟著中國政策,大力推廣一帶一路,認為是香港的生存之道。

黃碧娟分析,中資銀行贏在中國市場的人脈,但香港還是以專業服務與豐富經驗取勝。香港在法治、會計、法律、仲裁、監管等金融架構的穩定性,再加上人才集中,都是讓香港之所以能成為與紐約、倫敦並駕齊驅的「紐倫港」的原因,「這個世界絕對容得下更多的金融中心。」

「香港懂大陸的做事方式,和海外市場的聯繫也很好。對中資企業來說,直接走到外面,要找對的上市顧問、法律顧問也比較難,香港是懂得提供服務的地方,先派人來港把計劃做好再走出去是安穩作法,」黃碧娟說。

「香港還可以20年,」一位曾在上海多年的香港銀行業公關高層認為,2008年就誇口在2020年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上海,即使上海交易所得總量超過香港,但要成為自由、公平、透明的國際金融中心路還很長,「香港需要大陸,大陸也需要香港,其實香港好好的,對大家都是一個指標。」

當香港價值遇上中國價值

一位日商銀行業務高管的香港年輕人Mike,卻深有危機意識。

「內地同行學得很快,」2008年入行,待過港商及日商銀行,也有中資企業經歷,他明顯感受短短3、4年,香港金融專業對中國的優勢已經不再。

他回憶這幾年和大陸本地銀行合作開發業務的變化。一開始是人到深圳關外,當地銀行副總級領導已在車上恭候大駕,先去吃飯,再見客戶。慢慢的,來接關的變成經理,再來是司機,之後沒有車,現在是打電話去,對方說先寄資料來參考看看。

「最近去內地最大感受是,他對你們說的外面世界已經不新奇了,他覺得是你不懂國內,不是他不懂海外。」 近10年,Mike也發現,中國金融市場很多高風險商品,無論產品發行、商業模式、交易結構,都是針對內部需求、制度、監管的需求搭出來的,變化之快,香港或其他市場都跟不上。

「中國金融監管也動態,有時鬆、有時緊,外人完全不能理解,國內產品怎麼做法,這種創新是香港沒有的,這十年大陸金融業的發展,成功經驗和香港關係沒有太多,」Mike說。

「『信任』(Trust in the system)是香港最核心的價值,」戴安通認為。說到底,香港無可取代的優勢還是英國人留下的遺產:適用於全球市場經濟的普通法(Common Law)和國際標準的金融監管。

但Mike從許多經驗發現,國際規範對中資企業已經沒有太大意義,中國不是在制度上改變香港,而是在市場參與程度影響香港。「因為他們有話語權,金融市場裡你不為他調整就做不到生意。監管者可能會堅守,但市場不會。未來會是監管者和被監管者的博弈,誰贏了,誰守不住,制度就要改了,這是時間的問題,很快就會改變。」

「曾經我們以為中港兩制只是同軌不同速,20年後真正明白,中港根本是不同的軌道,」劉細良的覺悟顯得滄桑。但他深信,如果沒有堅守「香港價值」的「香港人」來運作這套英殖民留下的遺產,「香港」這個對中國依舊有用的「系統」也無法發揮優勢。

但一位不願具名的專業人士也發現,許多中資企業不真正遵守法規,已影響到香港的監管機制。這幾年中資企業作假帳的醜聞,再加上許多中國投資者來香港炒股,導致各種內幕交易。

「香港和中國愈整合,對內監管的情況就愈糟,」這位專業人士憂心忡忡,法治和仲裁是香港國際金融地位的最後防線,但隨著香港政治緊縮,未來不是太樂觀。(責任編輯:賴品潔)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全站通行 83折優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