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香港回歸20年】從兩制到一國 習時代的香港變奏曲

精華簡文

【香港回歸20年】從兩制到一國 習時代的香港變奏曲

圖片來源:gettyimages

瀏覽數

5465

【香港回歸20年】從兩制到一國 習時代的香港變奏曲

天下當期精選

主權移交二十年來,「被融合」的香港,如何成就中國,又如何歸於平淡?為什麼主權回歸,人心卻沒有跟著回歸?習時代的香港,如何面對一場貌合神離的中國夢?

七一前夕,香港特區政府歡迎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晚宴,又是個冠蓋雲集的良辰。習近平站在台前,眾人等待,他將給香港什麼樣的「禮物」。

「我們要讓香港分享內地廣大市場及發展機會,包括滬港通、深港通及債券通,」習近平用屬於自己不急不緩的節奏說完惠港政策,也不忘對香港人信心喊話,「我想對香港同胞說『三個相信』,相信自己、相信香港、相信國家。」

這是習近平2013年擔任國家主席以來首次訪港,滿街高掛的五星旗在艷陽下彷彿燃燒了起來。迎接他的除了被民主派人士高掛黑布的金紫荊像,和下塌飯店外比人高的路障,香港人也有個禮物等著他。

主權移交20年前夕,港大最新民調顯示,30歲以上的港人有24%中國人認同,但18至29歲年輕人僅3%,創1997年以來新低。一帶一路峰會後,中國成為新世界秩序的態勢日益明顯,但港人對香港前途信心淨值卻不到10個百分點,1997年和2007年都有60、70個百分點。

「主權回歸,人心沒回歸,」政治評論人劉細良說來意味深長。

為了香港回歸二十年的歷史時刻,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首次訪港,將卸任的特首梁振英、新任特首林鄭月娥、中聯辦主任張曉明隨侍在側。(GettyImages提供)

香港的「一國」新現實

然而無論香港人的認同和信心如何每況愈下,中國對香港的政經影響力全面覆蓋,已是不可逆的事實。

「維持兩制需要很大代價,」曾在特區政府擔任核心幕僚長達7年、與北京打過無數交道的劉細良有著深刻體會。他回看,江澤民時代的董建華政府,算是香港最接近一國兩制、最高度自治的時期,但2003年7月1日50萬人大遊行後,北京開始收緊管制,胡溫時代的曾蔭權政府更像是北京的「權宜之計」。習時代的香港,則是格局已定,從一國兩制全面進入「一國」的年代。

這幾年,位於西環的中聯辦(中國政府駐港機構)常送往迎來金鐘政府(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總部)官員。5年前梁振英當選隔日就到,林鄭月娥則是當選3日之後拜訪,「西環治港」之說不脛而走(見小辭典)。一位前新聞官透露,中聯辦、港澳辦都是港府時常聯繫的對口單位,政治上「兩制」早蕩然無存。3月特首選舉,刮起民意旋風的曾俊華,在小圈子投票依舊不敵中央欽點的林鄭月娥。

 

灣仔港灣道上的會展中心,是20年前主權移交儀式所在,今日也是折射出中國經濟影響力的場域。北京控股、國酒茅台、華潤大廈、中石化的總部在夜晚閃爍,許多中資企業都是先在灣仔落腳,再以雄厚的國家資本慢慢進駐中環。

新香港的面貌逐漸清晰。如果說50年代開始,位於跑馬地的新華社、北角的福建幫及華潤集團、全港的左派學校及地下黨傳聞,中國對香港的影響力是隱晦的,那麼回歸20年後,中國已成了香港無所不在的地景。

三個融合大計

和英國殖民統治160年只想利用香港大賺貿易財不同,「一國」是中國管治香港的核心邏輯, 體現在地理、經濟、人3個面向的中港融合,20年來已有明顯成效。

地理大融合從海陸並進。

在海上,耗時8年,全世界最長的跨海港珠澳大橋今年底將開通。通車後,珠海至香港將由現在的水路1小時、陸路3小時以上,縮短至半小時以內。即便弊案纏身,這個耗資超過千億人民幣、全長55公里的超級大橋,有如繩子將香港與珠三角緊緊綑綁在一起。

在陸上,廣深港高鐵香港段已經完工,明年通車。綿密的中國高鐵網絡正式將香港併入,香港可透過高鐵到達中國任何一個大城市,大量人流將更頻繁來往。高鐵、跨海大橋將香港與珠三角的地理隔閡完全打通。

經濟大融合則在地理將接合之際推出

2015年的十三五規劃,首次另立港澳專章,定調香港之於中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特殊作用。今年3月,李克強在全國人大會議提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計劃」。香港跟廣州、深圳、珠海、佛山、中山、東莞、肇慶、惠州和江門九市及澳門特區並列,提出「1小時生活圈」,媲美紐約灣區、東京灣區以及洛杉磯的全球第四大都會區,讓香港與珠三角經濟帶在地理上、文化上、經濟上更加融合。

經濟上中港互補依賴。台灣經濟研究院景氣預測中心主任孫明德分析,《天下》2017年兩岸三地一千大調查可以看出,包括港交所、金融服務、物流、地產等香港業者,獲利率是兩岸三地最好,原因之一,就是香港作為中國與世界連結的中間角色。

最後的融合,則是人。

優秀的中國學生到香港念書,更容易接觸國際一流的企業、技術、人才,於是出現了到香港念書、珠三角創業的新型態。深圳無人機公司的大疆創新創辦人汪滔,就是最典型在香港求學、深圳創業開工廠的模式。這種善用香港優勢結合珠三角資源,讓香港與珠三角的關係如膠如漆。

香港各地出現布滿五星旗及紫荊花旗的旗海,在豔陽下彷彿燃燒了起來,也象徵主權移交20年的新現實。(達志影像/路透社提供)

從魚水相幫到貌合神離

然而,為何受到中央重視、「內地大好,香港就會好」的論調,沒有讓香港人更開心?

「大灣區計劃將國際一流的城市,放在和二、三線城市一樣地位,背後隱含著什麼?」一位資深香港媒體人道出許多港人的真實焦慮。過去香港殊異的地位「被改變」,從世界的自由港,成為中國南方城市群之一,是港人內心最難解的結。

區域經濟專家、港大地理系副教授王緝憲認為,許多港人認為回歸後香港被邊緣化,但香港本來就是地理上的邊緣,「與其說香港衰退,不如說是回歸正常。」

50年代冷戰,中國被西方自由陣營封鎖,又與蘇聯關係緊張,香港成了進出中國的唯一門戶,時代機運造就香港全球第一大港和航運中心的地位。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香港參與甚深,80年代香港製造業大批移至中國,提供管理人才、營運模式和融資平台,造就了深圳新區,為中國經濟起了領導作用。

香港街上已能看見慶祝回歸20週年的霓虹燈。(黃明堂攝)

90年代外資因天安門事件大量撤離,港台及東南亞華商大舉投資,尤以港商為大宗。2002年中國加入WTO,更善用香港籌募資金,走出國際。但隨著中國更加開放,香港轉口功能弱化,從過去世界第一大港的地位,到現在是中國第四大港,20年前香港GDP就佔全中國五分之一, 現在只有3%。

如今北京掌握了話語權,香港主流思惟已深信,這個小島不能沒有深圳的東江水,沒有華潤集團進口中國的食物,香港的繁榮是中央給的。

「『充分利用,長期打算』是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周恩來對毛澤東獻策的對港定調,也是中港關係永恆的主旋律,」劉細良從歷史對照中看到香港的宿命,「被利用感」恐怕也是港人最深刻的感受。

香港的發展主體在哪?

但實際上,中國需要香港,想要在國內複製很多個香港,至今還是無法完全取代。

「香港還是非常重要,大陸對外貿易有八成在香港成交,香港始終是幫助大陸完成貿易的中間人角色,可以幫助提升大陸產品到國際標準,」王緝憲認為。

區域經濟整合使得過去面向世界市場的香港,內嵌進中國的經濟體中,全世界對中國市場求之不得,香港有近水樓台之便。站在中國發展角度思考,王緝憲認為香港強化國際金融中心角色,和珠三角的其他城市互補,是合理的區域發展策略。

但從香港視角出發,依附中國發展的經濟體,不是沒有代價要付。

根據香港統計處2015年的數字,香港就業人數為382萬人,金融服務業約24萬,金融業佔香港GDP18%,就業人口比例卻不足7%。現在香港經濟結構九成是服務業,產業過分單一化,創新科技局副局長鍾偉強分析,60、70年代香港製造業佔GDP3○%,現在只剩下1.2%,香港必須思考「再工業化」。

香港知名政商雙棲、萬泰控股集團主席田北俊認為,轉口貿易、房地產、物流、專業服務的「中間財」,造就香港過去的成功。現在大部份的香港資本家靠地產還能有不錯收益,卻不懂如何投資新創科技,再加上香港早已不重製造業,失去經濟成長新動能。

萬泰控股集團主席田北俊表示,香港逐漸流失經濟成長動能。

「內地經濟好,香港一定好,這個在未來無庸置疑,」田北俊說。但曾擔任多年立法會議員的自由黨榮譽主席、政治立場屬溫和建制派(意即親政府派或親中派)(見小辭典)的他也看到,「香港主要經濟命脈已是中資全面掌握,炒高了地皮,控制了民生,香港人想要民主普選的政治主張,會更難達成。」

 

香港所強,內地所需

說到底,中港問題的本質,還是政治。

「從正常國家的發展規劃,中港整合本來就是合理思惟,差別在於北京是極權政府,才會敏感,」曾在港幾年,現在深圳創業的資深中國媒體人賈葭觀察到,港深關口每日通關高達50、60萬人次,口岸要增加到10個,單就經濟層面來說,大灣區、港珠澳大橋、港深高鐵,的確是香港所需,許多香港人的反對是過於政治化。

但香港商界還是深具現實感。

金寶集團主席李秀恆認為香港若能配合中央步調,仍有很大機會。

80年代以鐘錶業起家,典型中小企業經歷中國改革開放過程的金寶集團主席李秀恆認為,香港在過去30年的第一個10年,是中國經濟的領導角色,第二個10年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合作局面,現在香港人心態必須調整為「香港所強,內地所需」。

2013年,梁振英政府提出一帶一路的「超級聯繫人」角色,便是試圖讓香港在習近平的中國夢佈局中取得一點話語權,於是「大灣區」和「一帶一路」成了香港政府及商界的流行語。

「今天香港怎麼可能沒有大陸?我們怎麼吃飯、喝水?沒有大陸,我們怎麼提供服務?真是不可思議!」剛以香港中小企業代表、中華廠商聯合會會長身分,風光辦完兩岸四地經貿合作國際論壇的李秀恆提高了聲調,他的身後是中國國寶畫家劉宇一的複製畫作《良辰》。

這幅為香港回歸而繪製的名畫,原作要價2300萬港幣,畫面中所有中港澳知名人物都在一場宴會歡聚,象徵重返祖國懷抱的香港將擁有大好前程。

中國國寶畫家劉宇一的名作《良辰》,描繪百位中港知名人物以紀念香港回歸。(楊閔攝)

「不要老感覺香港很慘,」李秀恆說,「競爭絕對有,但我們也不怕。內地也在進步,香港只要配合大陸的方向走,未來有很多機運。」

20年前的良辰,香港命運沒有選擇地從英女皇的殖民地移轉到東風崛起的中國。如今隨著習時代的中國夢主調,香港的新現實將從一國兩制更收納為一國的治理。(責任編輯:賴品潔)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