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經濟五四三》這張罰單該開嗎?為什麼依法行政可能是件壞事

精華簡文

《經濟五四三》這張罰單該開嗎?為什麼依法行政可能是件壞事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提供

瀏覽數

1893

《經濟五四三》這張罰單該開嗎?為什麼依法行政可能是件壞事

Web Only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是社會普遍期待,公務員也都被要求要「依法行政」。但美國威斯康辛州有一位警察,卻法外開恩,少開了一張罰單,為什麼反而可能是件好事?

假如有位警員在開違規停車罰單時,看到某輛逾時停車,但擋風玻璃上夾了一張紙條,上頭寫著「(警察)開恩憐憫我吧!我昨天是走回家的。這是比較安全的選擇!」你認為,警察應該怎麼做呢?

儘管無法百分之百肯定,但合理推測,這位車主多半是前一天晚上開車時,發現自己可能因為喝了酒,不適合繼續開車,所以就把車子停在停車場自己走回家,以致逾時停車。為了避免酒駕而逾時停車,警察應該就此法外開恩嗎?

以上案例,可不是我虛構的。根據CBS新聞2017年6月12日報導,美國威斯康辛州沃索市,真的有一位警員遇到這樣的情況。由於從來沒有看過違規停車的車主寫這種求情紙條,他覺得這位車主的做法很有意思,所以最後決定只開警告單,警告車主下次不要再犯,上面還寫著「如你所請,法外開恩!」報導沒有詳述警員的決策過程,只簡單地說,他欣賞車主的老實,也喜歡車主所做的選擇(不酒醉駕車),所以就用比較幽默的方式來回應,而不是硬梆梆地執行法律。

如果是在台灣,警察會怎麼做呢?

畢竟依法論法,這樣的求情照理講是沒有用的:違規停車就是違規停車,不應該有例外。而且以台灣社會一般常見的關說文化來說,與其在擋風玻璃上留下自己寫的求情紙條,還不如留下寫著某某立委助理的名片,說不定更有用處。所以像前面新聞中所提到的這種美式幽默,大概很難在台灣的文化處境下看到。

可是,如果警員真的照章執法,會產生什麼樣的結果?「依法行政」究竟有什麼問題呢?

這邊的麻煩在於如果所有的警員都按規定辦理、忠實地開罰,那其實等於就是變相鼓勵那些喝了酒的人都冒險把車子開回家,免得被開違規停車罰單,而不是像這位車主一樣,寧可把車子停在停車場內,自己走回家。畢竟冒險開車還是有機會在被攔下來之前先抵達家門,不像把車子停在原本不能過夜停車的停車場肯定會被罰款。

這種「有損失的可能」跟「肯定吃罰單」的兩難抉擇,其實就是經濟學上的「風險決策」。而且雖然大多數人都厭惡風險,也就是在面對可以「獲得」報酬的決定時,會避開比較有風險的選項;但在面對可能會「損失」時,大家常常會落入「損失趨避」(loss aversion)的陷阱,寧可賭一把,也不願意選擇「肯定會罰錢」的選項。

問題是,酒醉駕車可能對旁人造成很大的危險,但車主在做這個決定時,多半不會考慮這個「殃及他人的額外效果」,也就是經濟學一般所稱的外部性(externalities)。結果就是常常會有人酒醉駕車出車禍,讓無辜的人受害。

因此,從制度設計的角度來看,如果能夠鼓勵更多車主減少酒醉駕車,整個社會應該會更美好。相反地,如果警員不顧車主求情、堅持依法行政,雖然確實會減少違規停車的情況,但副作用就是讓更多喝了酒的車主決定賭一把,使得酒醉駕車的情形惡化。

車主沒喝酒,也違規停車怎麼辦?

所以,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這位警員的決定確實有所本,因為這種做法提供正確的誘因,讓喝了酒的車主選擇比較安全的做法(停好車、另想辦法回家),而不是冒險把車開回家。

但是如果再仔細往下想,我們會發現,此例未來可能會衍生的問題:如果以後大家不管是不是真的有喝酒、通通拿這個理由求情怎麼辦?特別是「寫紙條求情」並沒有多少成本,因此任何人都可以模仿新聞中這位車主的做法。長期下來最後真的很可能會變成牛驥同皂,警員也無法分辨這些求情紙條的真偽。不過,由於這是「首次」有違規停車的車主用避免酒駕當理由來求情,所以單一個案應該是可以法外開恩的,但這並不是長期「均衡」的狀態。

有趣的是,該位警員所屬的警察局確實在新聞傳開後,呼籲大家「如果要喝酒,就乾脆不要開車出門」。顯然知道這種法外開恩只能是單一個案,如果大家真的都有樣學樣求情,那就不好囉!(責任編輯:洪家寧)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