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北倫敦恐攻之後 極端蔓延,英國怎麼辦?

精華簡文

北倫敦恐攻之後    極端蔓延,英國怎麼辦?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1559

北倫敦恐攻之後 極端蔓延,英國怎麼辦?

經濟學人

接連發生汽車爆衝的恐怖攻擊事件,但是6月19日的午夜,北倫敦的芬斯伯里公園附近,清真寺外的小貨車攻擊事件,沒有高喊「為了阿拉」,而是咆哮著「這是為了倫敦橋」,衝著穆斯林人而來。接連的恐怖攻擊,出現以牙還牙的報復,英國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又準備怎麼應對?

這場景可能會發生在倫敦橋、西敏市、柏林或尼斯。一個人開著廂型車衝撞行人、散怖仇恨──如此行為熟悉地令人傷心。

然而,這一次的受害者是穆斯林。6月19日午夜過後,在北倫敦的芬斯伯里公園地區,一輛廂型車衝上穆斯林福利院附近的人行道,造成1人死亡9人受傷。

目擊者表示,攻擊者從車上跳出來,大喊「殺光穆斯林」、「你們活該」,接著才被旁觀者壓制。

來自卡地夫的中年男性奧斯朋(Darren Osborne)當場遭到逮捕。警方和政府明確地將此次攻擊描述為恐怖攻擊,首相梅伊召開緊急內閣會議。攻擊者的行為已經將焦點移往極右派的威脅。

Prevent為英國政府的反恐策略的一環,也常因為不公平地聚焦於穆斯林而遭受批評。事實上,它應對一切形式的極端主義;2015年,Channel(為Prevent的計畫之一,向有可能極端化的人提供教育、諮商和支持)獲得的轉介之中,約15%與極右派有關,70%與伊斯蘭極端主義有關

Moonshot為對抗線上暴力極端主義的組織,創立者拉瑪林干(Vidhya Ramalingam)表示,極右派極端主義者目前在政治上帶來的威脅十分低落。曾在2010年贏下超過56萬票的極右派英國國家黨已然崩垮,在2017年只拿到4,642票。它那短暫的政治成功,可能也是它衰落的原因之一;它試圖成為合法的政治運動,可能惹怒了行動派。

極右極端主義者並沒有太多共識,大多數活動也都是出現在網路之上。

提賽德大學的費德曼(Matthew Feldman)表示,但他們還是有個共同之處,也就是對穆斯林懷有恨意。正如芬斯伯里公園攻擊事件所示,暴力極端主義的風險正在上升

Channel獲得的轉介人數亦呈現成長。去年,英國政府禁止了國家行動(National Action)團體;國家行動支持殺死工黨議員考克斯(Jo Cox)的梅爾(Thomas Mair),也是二戰後在英國遭禁的第一個極右派團體。在女王演說中,英國政府也宣佈組成新的反極端主義委員會

極右派的意識形態與伊斯蘭極端主義者不同,但極端化的過程幾乎完全相同。

風險最高的人,通常也是最脆弱的人,也許是因為精神健康或藥物問題。喪親等突如其來的事件,可能會促使他們連繫極右派團體,進而擁護這些團體的極端意識形態。

因此,應對方式也十分相似。警方等單位會在挑戰其意識形態之前,先試圖找出極端化的個人潛在肇因。

然而,想在極右派之中找出高風險者十分困難;以穆斯林極端主義而言,有清真寺、學校等機構可以著手,穆林斯通常也集中於特定區域。

尋找極右派高風險者的方式之一,就是尋找仇恨犯罪突增的地區;對部分少數種族來說,仇恨犯罪如今已太過普遍,許多人也根本懶得回報。

芬斯伯里公園事件最讓人擔心之處在於,它可能是在回應先前的攻擊事件,也可能會觸發「以牙還牙恐怖主義」的循環;極右派極端主義和伊斯蘭極端主義是一體的兩面。

不過,從穆斯林福利中心的伊瑪目瑪哈茂德(Mohammed Mahmoud)的應對之中,仍能看出一些希望;他和其他人保護駕駛不受憤怒的群眾傷害,並將駕駛交給了警方。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