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鮮乳坊 獸醫賣牛奶 幫鮮乳產業看病

精華簡文

鮮乳坊 獸醫賣牛奶 幫鮮乳產業看病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987

鮮乳坊 獸醫賣牛奶 幫鮮乳產業看病

天下雜誌625期

獸醫的工作環境,讓龔建嘉看見了台灣乳品產業問題。更因對辛勤酪農的疼惜,他決定做小農與消費者之間的橋梁,顛覆通路遊戲規則,要讓我們喝的牛奶,有三大品牌外的優質選擇。

兩年前,「鮮乳坊」創辦人龔建嘉是一位全職獸醫,每天開車到全台各地牧場,把手伸進牛的直腸觸診。「因為和牛親密接觸,我知道每一家牧場,每一頭牛的身體狀況,」他說。

現在,龔建嘉多了一個身分。他還是幫牛看病,但其他時間賣起了鮮乳。

獸醫賣鮮乳,要從兩年前的網路集資說起。

鮮乳坊創辦人龔建嘉(左1)與農場主人。(劉國泰攝)

當時,味全因為母集團油品出問題,牛奶品牌遭消費者抵制。

第一線與酪農接觸的龔建嘉十分不捨。「酪農天還沒亮就開始餵牛,一年365天沒得休息。台灣的牛奶很好,卻因大品牌食安出問題連帶受害,」他說。

自己的牛奶自己救

龔建嘉當時想,「如果消費者不想買大品牌,有沒有其他選擇?如果酪農不想賣給大品牌,有什麼其他選擇?」

「網路直送」是一種可能。龔建嘉在群眾募資平台上集資,短短兩個月,募到600多萬元。

兩年過去,原本只是網路集資,現在有了穩定的通路。

零售市場的全家便利商店、Jasons Market Place、連鎖麵包店哈肯舖以及路易莎咖啡等,都成為鮮乳坊的客戶,固定配送的訂戶也有兩萬人。小蝦米挑戰大鯨魚的戲碼正在上演。

鮮乳坊的牛奶有什麼特別?首先,是獸醫從源頭幫消費者把關。

目前與鮮乳坊合作的牧場,都是龔建嘉長期合作的農戶。此外,鮮乳坊與農戶另外合聘了兩位駐場獸醫;去年開始,更陸續找了四所大學、40位獸醫系學生,在寒暑假期間到牧場實習。

鮮乳坊也以聯名的方式,與牧場共同推出鮮乳。也就是說,消費者從包裝就可得知,買到的每一罐牛奶出自哪個牧場。

這和過去的做法很不一樣。龔建嘉解釋,以往乳品大廠是用同一輛乳車,巡迴多個牧場收乳。把生乳混在一起,消費者很難得知手裡的牛奶是哪個牧場出品。

單一乳源 資訊透明

龔建嘉說,推出聯名品牌的用意,一方面是要讓資訊透明,另一方面,把牧場打造成可信賴的品牌。他們也把合作牧場的資訊放在網路上。

此外,鮮乳坊只賣「鮮乳」,不賣「保久乳」或「調味乳」。

龔建嘉解釋,市面上很多品名為「牛奶」的產品,其實不是鮮乳,而是加工過程與成分更為複雜的保久乳或調味乳。但因全部放在同一個架上賣,消費者很難分辨。

哈肯舖把旗下多個產品改用鮮乳坊的鮮乳。哈肯舖副總經理楊郁雯說,鮮乳坊的鮮奶很純,用來做含乳量高的布丁、醇乳蛋糕,或加在茶飲裡都很適合。雖然成本高一點,但消費者可以直接品嘗到鮮乳的味道。

鮮乳坊與工研院合作開發低溫配送系統,確保鮮乳直送到消費者手中時,能維持4至5度的低溫。(劉國泰攝)

逐漸打造出自有的通路,龔建嘉希望能幫酪農爭取更多的權利。

他說,過去酪農與大乳品廠之間的關係,是酪農只負責照顧牛,產銷都掌握在三大乳品廠手中,權利關係不對等;訂定乳品收購價的權力,也掌握在政府與大乳品廠手中。

鮮乳坊因此重新與酪農議價,以高於收購價格、但不會貴到末端市場無法接受的範圍,向酪農收購生乳。鮮乳坊也訂出規章,將一部份盈餘回饋給酪農。去年第一次發出紅利。

龔建嘉說,有好的收入,酪農才會投資新設備。養牛是很花錢的行業,從牧草掃地機、擴充牛舍、降溫設備到換地墊,花費是百萬起跳。「但只要牧場的舒適度提高,乳品產量與品質就會好。」

龔建嘉說,這兩年不斷與消費者溝通的結果,已經有愈來愈多消費者知道鮮乳與保久乳或調味乳之間的區別。整體乳品產業也該重新思考,未來要提供哪樣的產品給消費者。

從源頭把關,動物醫師幫牛看病,也幫牛乳產業看病。(英文版請見english.cw.com.tw)(責任編輯:黃韵庭)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25期《幸福臺灣味 》>>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