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宜蘭土拉客實驗農場 一起生活一起種田 教授女農打造共食圈

精華簡文

宜蘭土拉客實驗農場 一起生活一起種田 教授女農打造共食圈

土拉客在宜蘭實驗,以同居共食支持友善耕作與多元理念。圖中為成員蔡晏霖。 圖片來源:劉國泰

瀏覽數

623

宜蘭土拉客實驗農場 一起生活一起種田 教授女農打造共食圈

天下雜誌625期

校園裡的教授、街頭上的社運人士,如今卻捲袖子、挽褲腳下田去。女農團體「土拉客」,親身實踐友善環境農作,建立同居共食模式,和在地農業學習交流,也把好食物、好理念,分享給更多人。

每週三半夜,交大副教授蔡晏霖從新竹風塵僕僕趕回宜蘭,把車停好,走下車時總會深呼吸一口宜蘭農村的空氣、聆聽蛙鳴,彷彿是一種儀式,讓她從學術切換成務農模式。

任教於交通大學客家文化學院人文社會系的蔡晏霖,是個人類學者,也是宜蘭「土拉客實驗農家園」的一員。

這個目前有6名成員的女農團體,是2012年初由社運工作者吳紹文和兩個朋友一同成立,蔡晏霖於年中加入。

土拉客(Land Dyke)的名字取自70年代歐美生態女性主義者的歸農潮,有「用土地來招呼人客」的意思,音近台語「托拉庫」。

理解在地的農村實踐

這群女生嘗試在農村實踐「多元家庭」,先以新竹作為居住基地,在桃園大溪實驗務農。2014年土拉客決定住農合一,選擇了蔡晏霖長大的宜蘭,作為長期發展基地。

土拉客和當地73歲、種了一輩子菜的朱美橋學習。在蘭陽平原經營成以水稻為主,輔以蔬菜、雜糧的多元農場,並透過不同成員以寫食農教育書、開書店、辦農村講座等方式,來推廣食農教育。

走進土拉客位於三星鄉大洲村的溪埔菜園,各式青菜長得茂密蔥綠。

對學術、社會運動者出身的蔡晏霖和土拉客來說,以友善環境工法種出讓消費者安心的食材,是投入農業最基本的價值觀。

但四年實踐下來,並不容易。

「當隔壁田都在噴藥,蘭陽溪上游的農地在用化肥時,一定都會受到影響,」蔡晏霖說,實際下田會發現,風、水、空氣是流動的,土地是一體的,想像一個全然純淨的友善環境農業,不但困難也背離現實。

但土拉客在可控的範圍仍有所堅持,譬如烘穀後不加化學藥劑,或手撿福壽螺而不用有機資材除螺。

「我們想成為不同類型的農夫,願意付出更多勞力,」蔡晏霖強調,友善農業有很多路徑,土拉客對「多元性」的追求,是一路走來愈見清晰。她認為台灣的農業模式是社會集體選擇的結果,不該用同樣標準去要求其他農民。

共食促多元支持體系

土拉客這些年有遭遇什麼困難嗎?蔡晏霖歪著頭思考許久。

土拉客搬到宜蘭後,水稻收入就足以支持共食生活,目前正朝向付給代耕者合理酬勞的目標努力。經營四年下來,透過親友及社運網絡,已經有不錯的銷量。

他們的「少量多元」策略除了減少行銷壓力,也能滿足顧客一次買到多種食材的需求,更進一步開發加工產品,增加附加價值。

蔡晏霖認為自己是幸運的。因為務農的門檻雖高,但土拉客的同居共食模式,形成了一種兼具農事、生活、心理的支持體系。

其他成員花時間累積農業知識,請教老農、和新農交流,讓她可以兼顧學術和務農。而她直到去年才從玩票性質,轉向真正承攬一塊面積約一.六分地的水稻田。

「我們相信好好生活,就可以種出好吃食物分享給朋友。只要身心安頓,成員就更有心力投入友善農業,既幫助自己也幫助他人,」蔡晏霖說。

食農教育做中學

蔡晏霖也透過在學校開課,作為食農教育的操作平台。

她平均每年都會開一門「台灣城鄉關係」的課。一週在課堂談全球食農體系結構問題,一週和新竹在地農場合作的「土地學堂」,帶學生去農場幫忙,從實作中理解友善耕作,以及遭遇的問題和解決方法。

「你每天三餐都在參與台灣的農業,」蔡晏霖認為,真正的食農教育是要讓台灣每個吃飯的人,成為有意識的生活者和飲食者,且有賴政府的政策引導,才會產生正向循環,影響農民選擇的生產方式。

安心安全的食物,其實是每個人的責任。(英文版請見english.cw.com.tw)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