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名人談台味Ⅴ/陳菊:苦牢裡最想念的滋味

精華簡文

名人談台味Ⅴ/陳菊:苦牢裡最想念的滋味

圖片來源:王建棟

瀏覽數

2581

名人談台味Ⅴ/陳菊:苦牢裡最想念的滋味

天下雜誌625期

甜甜鹹鹹的菜包、米醬醃過的雞肉,是她最想念的「媽媽味」——只是技藝失傳,想吃也難了。

高雄市長陳菊以一頭捲髮,被網友暱稱「花媽」。雖然平時公務繁忙,但她喜歡在一天的忙碌之後,晚上回到家,一個人靜靜吃飯。吃得清淡、心也清淡。

在宜蘭長大成人,陳菊記憶中最能代表台灣的味道,卻是濃得化不開的「媽媽味」,那也是宜蘭三星鄉的風土所孕育的獨有味道。

以下為專訪摘要:

台灣味,就是媽媽的味道。

我家是大家庭,每年的農曆過年、7月半,都會有很大的拜拜。我印象特別深,我的媽媽和嬸嬸都會自己做粿、做菜包,菜包的外面是用米和黑糖相拌做成粿,餡則是用蘿蔔絲炒蝦米和肉,包在粿內再去蒸炊。

有人稱為「黑草仔粿」,有人說是「菜包」,在我的家鄉非常普遍,吃起來甜甜鹹鹹的,那個味道非常溫暖。到現在都很難忘。

除了菜包,當時農村社會,每逢農曆年節都要拜很多神,從祖先到土地公、上帝公等。牲禮也不能重複使用,因此要準備雞、鴨、豬。

我家都會殺豬,切很多豬肉拜拜,也少不了宰雞、鴨,因為一時吃不完,媽媽會用很大的鍋,把所有的肉滾過一遍,再放入大甕內用米醬去醃,留著過年慢慢吃。

米醬是糯米曬過之後,經過發酵而做成。醃過一段時間,等到要吃的時候,就把雞、豬拿出來,肉上面會有濃濃的米醬味道。那是當年坐6年多的黑牢時,我最想念的滋味。

1986年,我坐牢回來。美麗島時代的好朋友到宜蘭去看我,當時正好是過年前後,媽媽端出米醬醃過的雞肉,到現在我都還記得,朋友吃過後連說,「這是全世界最好吃的雞肉。」

現在看到肉,我常常會想,這麼多肉如果可以用米醬醃起來,該有多好。但要有很大的甕,也不能醃太久,因為放太久會太鹹,從甕中取出來後,還可以放蒜頭、宜蘭蒜,不但味道有很多層次,還有種特別的滋味。

這是我能想到的台灣味,故鄉的味道。只是現在媽媽和嬸嬸都過世了,留下來的人也已經80、90歲,想要吃恐怕也吃不到了。(責任編輯:李郁欣)

 

【延伸閱讀】

名人談台味Ⅰ/蔡康永:台灣味,配角最搶戲

名人談台味Ⅱ/一青妙:台菜提醒我是台灣人

名人談台味Ⅲ/程安琪:吃飯做菜,享受母愛

名人談台味Ⅳ/林百里:經典台味就是王家菜

● 更多內容,請見天下雜誌 625期《幸福台灣味 》>>

photo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