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政黨席次過半 馬克宏為何成為歐洲的希望?

精華簡文

政黨席次過半    馬克宏為何成為歐洲的希望?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5658

政黨席次過半 馬克宏為何成為歐洲的希望?

Web Only

馬克宏以政壇新星之姿,贏得生涯首場選舉,就是法國總統的職位,他創立的前進黨(LRM),挾著強大民意,拿下過半席次,雖然不如預期多,但仍然與盟友民主運動黨以355席,約6成的席位,穩坐國會最大黨。《經濟學人》分析,馬克宏將成為強大的法國政治勢力。

法國各地民眾挺身對抗讓他們失望的政治階級。

6月11日國會第一輪投票結果顯示,馬克宏在僅僅14個月前創立的前進黨,可望在577席中贏下多數席次。社會黨將失去至少90%的席次,其領導者甚至連第二輪都進不了。共和黨可望保住較多席次(編按:結果出爐,最後共和黨得票率21%,拿下125席,成為最大反對黨),但不過幾週之前,它們還期望能贏下這場選舉。

馬克宏為遍佈西方民主國家的不滿之情提出了新答案。

他承諾打破左右之別,希望能讓法國恢復活力和自信、並在德國的協助下重振歐盟。各國那些被吵雜之聲淹沒的政治人物,也都十分關注馬克宏。

馬克宏要有好想法,也要有能力實現這些想法,才能讓這場革命成功。他有嗎?

馬克宏是出現在正確時刻的正確人選。

選民受夠了法國那了無新意的政壇,想要一個外人。他雖然出身當權階級,但也從來不是政黨人士。

他刻意讓前進黨有如脫離過往之物。半數前進黨的候選人都是政治新手,半數是女性,其競選主軸為反貪腐;目前國會之中,最常見的年齡為60-70歲,前進黨的政治新手平均年齡則為43歲。

多數民粹派堅持左傾或右傾,馬克宏的革命則走中間派路線。

他用不帶偏見的方式借用左右兩派的政策。在開放與封閉之爭中,他也在貿易和移民上大致採行開放立場。就法國而言,他是個經濟自由派。

最重要的是,他是個樂觀派。數十年來,法國深陷於陰鬱的信念之中,認定政治充滿爭鬥,但也沒有真正的解決方案;這也傷害了改革。而在歐洲其他地方,民主常被視作毫無欣喜之情的交易,政治人物以空泛承諾要求選民支持,卻只能換來福利裁減和問題重重的公共服務。

不知怎麼的,馬克宏說服法國人,讓他們相信進展確實有可能。

他反擊民粹派對自由市場的嘲弄,並認定移民和外國競爭會為法國帶來活力;面對歐盟懷疑派,他也堅稱歐盟會放大法國的力量。

單有好想法是不夠的。馬克宏必須打破法國那30年來的習慣,也就是改革會受到強硬左派的阻撓。

成功有賴在兩個領域早早取得明顯的成功:「就業」以及「對德關係」。

法國的失業率是德國的2倍,25歲以下年輕人的失業率更超過20%。企業不願創造永久就業機會,是因為社會福利的負擔高,以及裁員和解雇困難又昂貴。馬克宏想調降就業稅,並讓職場協商更有彈性。

德國已經不再相信法國能跟上腳步;就業市場改革成功,則有助贏得德國的信任,管控公共支出和官僚亦是如此。常常態度冷淡的德國,應該選擇相信馬克宏;就提升歐元區活力、強化歐元區的結構而言,他是最棒、也可能是最後一個機會。

前進黨大獲全勝,讓這樣的計畫更有機會成功。

馬克宏十分幸運,他的主流右派對手費雍(François Fillon)因為貪腐指控而遭受重創。法國的兩輪選舉制度,也更加放大前進黨的勝利。強勁的歐盟經濟會創造就業(馬克宏必須減緩預算裁減的腳步,才不會對此造成威脅)。穩定掌控國會,也會讓他有辦法抓住此良機。

然而,反對聲浪也將移往街頭。舊有當權階級警告,這場選舉讓馬克宏的權力大得危險,不到50%的投票率也讓他缺乏民意基礎。強硬左派工會,也已經威脅要對勞動市場改革反抗到底。

法國總統的權力確實很大,然而,法國近年的問題源自政府力量不足,而不是政府力量過大。

投票率是低,但幾年來它一直都在下滑,也沒有美國或加拿大那麼低。工會是為會員發聲,但那只佔8%的勞工,無法代表民意。

很多地方都有可能出錯。馬克宏承擔的期望極大,前進黨雖有富有經驗的政治人物可以維持秩序,但也有可能會混亂又不專業。

罷工和示威必定會出現;痛苦現身之時,也必須一次又一次地向法國民眾強調改革為何對法國有利。

風險十分明顯,但馬克宏已然達成的成就則更為驚人。法國、歐洲和中間派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他身上。

(本文由「經濟學人」獨家授權轉載)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加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