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logo

切換側邊選單 天下全閱讀 切換搜尋選單
切換會員選單

《經濟五四三》小孩吵架怎麼辦?有請寇斯大師

精華簡文

《經濟五四三》小孩吵架怎麼辦?有請寇斯大師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瀏覽數

2824

《經濟五四三》小孩吵架怎麼辦?有請寇斯大師

Web Only

暑假到了,小孩在家的時間增加,口角、大打出手的機率也暴增。父母要如何做事主公親?不妨運用199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寇斯 (Coase) 的定律,來增加家庭和諧。

近期家裡的紛爭增加了。哥哥考上音樂班後,練大提琴的時間增加,但這對常需要繳交英文錄音作業的妹妹可不是件好事,因為每首曲子總有需要琢磨的地方,而且常反覆出錯而成為噪音。於是妹妹嫌哥哥技術差,而哥哥則以俗諺「不會駛船,嫌溪彎」加以反擊,兩個鬧到反目成仇。

家長該怎麼做呢?裝隔音設備? 可惜所費不貲。將時間錯開? 但兩個人都堅持在「黃金時段」練習。請哥哥降低練琴音量?但這麼做長期可能會減低練習的成效。再者,對家長而言,誇獎兩人的好學已經來不及,怎會輕易比較練琴與語文的經濟效益。

這類問題,在每個家庭都層出不窮,也或許是199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寇斯 (Coase) 討論外部性理論的極佳應用[1]。簡述如下:

(1) 外部性是雙方相互造成的。若妹妹和家長心態一樣,只要哥哥有練習、有一絲點進步,就會欣慰地眉飛眼笑,哪有干擾的問題;此外若不是兄妹同時需要練琴與錄音也不會導致紛爭。

(2) 只要權利清楚界定,透過自願性的交易就可以達到最適當處置。前述問題,主要在於該時段哥哥是否有「練習」或是妹妹是否有「不受干擾」的權利,並沒有事先清楚規範。當「所有權」界定後,權利會透過交易落到較重視的人之手,也帶來符合經濟效率的結果。

(3) 交易成本太高會使得上述結果無法成立。在人多的案例,就會有拿翹或是搭便車等交易成本問題,而可能使交易破局。

這些經過 Stigler 的整理,即成為眾所周知的「寇斯定理」:不論權利給誰,若無交易成本,則透過交易能主動到達到經濟效率。換言之,如果爭執不下的雙方,最後能夠有共識達成「交易」,就表示能兩全其美,各自歡喜。

不過,交易顯然不像老師在黑板上輕易畫下供給與需求兩條曲線或是用一連串數學說明的「黑板經濟學」,這麼容易達成。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法學院院長 Farnsworth曾有個重大發現[2]。他訪談了 20 個如: 空汙、養狗的噪音、照明設備太亮…等擾鄰案件(因為外部性而起)的律師,發現訴訟過程導致的「敵意」或情緒,使得這些案件,即使在訴訟後也沒有後續談判,沒有交易,更沒有解決。這個發現嚴重地挑戰寇斯定理[3]

當然,Farnsworth 所訪問的案子是上訴案件,樣本有先天的偏頗。因為通常能事先交易調解的早做了,會到上訴法院的,大都是不願交易的。再者,案件量少且訪問的是律師,有些案主並不會告知律師,後續的處理情況。

那麼法院判決後,到底「交易」能不能真的發生,讓爭議的資源做最有效的運用呢?中研院法律所張永健研究員與筆者[4],做了有系統的研究。我們利用2011到2013年間3百多個無權占有他人土地興建地上物的民事案件,輔以地政事務所的地籍資料來做研究。依我國法律,土地占有人(興建建物的人) 沒有租賃、借用或其他權利,地主必勝,能要求占有人拆屋還地。

我們認為,比較值得討論的情況是,如果建物價值高於地主的土地價值,拆除不符合經濟效率,會有訴訟後交易的誘因。我們做出的實證與Farnsworth不同,資料顯示有6%的案件,地主後來將土地賣給占有者。進一步的分析更發現,若(1)建物與土地的市場相對價值較高、(2)交易雙方人數越少 (以上兩點符合寇斯理論的預測)、(3)被告若聘請律師 (這或許和律師較能於法庭上冷靜地就法論理,免於兩造訴求情感發洩而造成敵意有關),則越容易發生訴訟後土地所有權的轉移。

再利用Google 街景進行調查,我們也發現這些案件只有 13% 非法占有土地的建築物是被拆除,相反地,卻有 43 % 是被保留下來的。雖然由於資料的侷限,我們無法再進一步分析,這43%是否都進行了訴訟後交易[5]。台灣的實證似乎看出,寇斯定律還是可以用來有效解決爭端。

回到我們的家務事,面對爭執不下的兄妹倆,一個簡單的方法就是事先說好將隨機決定黃金時段「干擾」的所有權,並請雙方決定將怎麼協商以進行交易,而家長的任務則是避免過程中雙方敵意的產生。或許這也是學習相互體諒與合作的最佳開始,畢竟「家和萬事興」。

(作者感謝中研院法律所張永健研究員的討論,與楊上緯先生的研究協助)

[1] Coase, Ronald H. 1960. The Problem of Social Cost. Journal of Law & Economics 3:1–69. 此一經濟學論文也成為在法學期刊中被引用最多的文章之一。

[2] Farnsworth, Ward. 1999. Do Parties to Nuisance Cases Bargain after Judgment? A Glimpse Inside the Cathedral.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Law Review 66 (2):373–436.

[3] 因為若無交易真的是普遍現象,那法院對權利配置的判決將變得相當重要。畢竟,判決錯誤下無效率狀態將無法修正而持續下去。

[4] Chang, Yun-chien and Chang-Ching Lin. (2017) Do Parties Negotiate After Trespass Litigation? An Empirical Study of Coasean Bargaining. Working paper.

[5] 可能是占有者賣給地主、或是於權利確定後繼續承租、或是直接留給地主。

 

關鍵字:

好友人數

文章下載

PDF下載 付費閱讀
 
登入會員看更多

訂閱全閱讀,全站通行